以人为鉴 曾國藩的一段難言之隱

曾國藩的一段難言之隱

分享

 

今日大學有公費生、自費生之別。這個區別,不僅僅是每年多花、少花幾千塊錢的區別,而隱隱有能力高低、臉面顯晦的差異。舊時科舉考試,也有這麼個問題。

  清代每科考畢,錄取人數自一百至四百餘名不等,分為三甲。頭甲三人,即狀元、榜眼和探花,賜進士及第;二甲諸人賜進士出身;三甲人數最多,賜同進士出身。這個“同”字,其實就是“不同”的意思。“同進士”著實令人尷尬:好似饑腸轆轆之時,旁人端上好飯好菜,卻赫然發現盤中粘著一隻青頭蒼蠅,為肚腸計,不能不伸筷子;一伸筷子,又噁心得難受。因此,稍稍自尊自愛之徒,都會將“同進士出身”當作一種不能一洗了之的難言之隱。

  日後成為中興英雄的曾國藩,每一念及個人檔案中這一段不算風光的記錄,依然無法釋懷。所謂英雄不問出身,一般來講,專就行伍出身而言;一旦入了文網,對這種出身,就往往諱言之。今日農工商吏,一朝發達,首要之事,即是鑽山打洞搞張文憑、補個出身,也算是這種心理的傳承。但是,腐朽的舊社會自上而下,卻很看重那張文憑,任你使盡渾身解數,依然頑固地堅持“惟名與器不可假人”的封建思想。因此,曾國藩縱然封侯拜相,極盡榮光,卻也沒辦法去掉那個討厭的“同”字。

  不能洗底,只有免提。你不說,我不說,大家都不說,就讓那“同”字隨風而去吧。但是,歷朝歷代,皇帝的禁諱也時常被觸犯;終其一生,曾國藩這個痛處倘若不被人踹上一腳,那未免有悖於“歷史之長期合理性”。誰來踹這一腳呢?歷史選擇了李元度。

  一日飯後,曾國藩與幕客們休閒扯淡,出個上聯求對,聯雲:“如夫人”。“如夫人”就是小老婆。“如”者,實“不如”也。引申之,此聯其實有七個字:“如夫人不如夫人”。如前所述,同者,即不同也;可以揣想,在座才子腦中閃現的佳對,十之八九都是“同進士”;明擺著,同進士非同進士嘛。只是,李元度口舌伶俐,一舉搶答成功,脫口而出:“同進士”。自保和殿傳臚(唱名)以來,幾曆三十年之久,曾國藩從未聽人當面說過這三個字。想不到,今天聽得如此親切。自然而然,面色大變,聚會不歡而散。

  六十老翁,終於看不破一個“同”字,可歎。只是,世間之人,搞得清同與不同其實無甚區別的,又有幾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