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功虧一簣的失足五憾君(三)...

功虧一簣的失足五憾君(三)(圖)

分享
2008-10-25-tradition01

4、后唐庄宗李存勖

南北朝乱世有前秦皇帝苻坚的功败垂成,五代十国乱世又有后唐庄宗李存勖重蹈覆辙。李存勖(公元885年至926年),应州人,小名亚子,唐朝末期河东节度使、晋王李克用长子,后唐皇帝。

 

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正月,李克用病死,李存勖于同月袭晋王位。李克用临死时,交给李存勖三支箭,嘱咐他要完成三件大事:一是讨伐刘仁恭(刘守光),攻克幽州(今北京一带);二是征讨契丹,解除北方边境的威胁;第三件大事就是要消灭世敌朱全忠。公元911年,李存勖在高邑(河北高邑县)打败了朱全忠亲自统帅的50万大军。接着,攻破燕地,将刘仁恭活捉回太原。九年后,他又大破契丹兵,将耶律阿保机赶回北方。经过十多年的交战,李存励基本上完成了父亲遗命,于公元923年攻灭后梁,统一北方,四月,在魏州(河北大名县西)称帝,国号为唐,不久迁都洛阳,年号同光,史称后唐。925年,后唐又出兵四川,灭前蜀,南方诸国大为震动。如果此时的李存勖挥师顺势南下,以他的军事才能和后唐的强大国力,统一中国指日可待。那样的话,就会再出现一个统一强大的大唐(后唐)王朝,中国历史就要彻底改写了。可惜,李存勖并没有顺势统一全国的志向和魄力。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不惜生命,是员勇将;但是在政治上,却是一个昏暗无知的蠢人。称帝后,他认为父仇已报,中原已定,不再进取,开始享乐。他不注意发展生产,增强国力,而是整日田猎、唱戏,亲信宦官伶人,疑忌功臣,弄得众叛亲离。他重用孔谦为租庸使,峻法以剥下,厚敛以奉上,致使民怨沸腾。公元926年,李存勖听信宦官谗言,冤杀了大将郭崇韬。另一战功卓著的大将李嗣源(李克用养子)也险遭杀害。是年三月,李嗣源在将士们的拥戴下,率军进入汴京,自立为帝,李存勖则为乱兵所杀。经过这一番折腾,后唐再无统一天下的雄心和实力,分裂割据局面继续了下去。

 

李存勖其实不如符坚,因为符坚尚有一鼓作气统一天下的雄心壮志,而李存勖则只知道完成父亲的遗志,报完仇后就以为大功告成,全然不顾天下分裂的现实即固步自封,不思进取。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存勖就像一位小富即安的土财主,和符坚差着一大截呢!

5、辽太宗耶律德光

2008-10-25-tradition02

鲜为人知的是,在五代乱世,在后唐庄宗李存勖坐失良机之后,中国还曾有一次结束割据、统一全国的机会,而曾面临机遇又丧失机遇的失足憾君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辽皇帝耶律德光。

 

耶律德光(902947),辽代皇帝,字德谨,契丹名尧骨,开国皇帝、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次子。927年耶律德光继位。936年,太原军阀石敬瑭为后唐主所攻,遣使乞援于契丹,太宗乃亲率辽军长驱入援,败后唐兵,册石敬瑭为后晋皇帝。从此契丹的势力伸入华北平原。946年,辽灭后晋,辽太宗入汴京(今河南开封),改国号契丹为辽,改元大同,欲久据中原,做中原皇帝。此时的大辽,已占据天下之半,尤其占据了政治中心中原地区,如果采取得当的政治、经济措施,稳定民心,发展生产,站稳脚跟后再挥师南下,统一全国也是极有可能的。然而,这位异族君主有建立中原王朝之心却无其能,还按在北方草原的老一套来统治中原,不久就把中原大地弄得乌烟瘴气,天怒人怨,不得不灰溜溜的回了北方老家。因为在连年南征中,他放纵辽军强掠中原人民的财富,自筹给养,名曰打谷草;在开封和各州搜刮钱帛,储于内库,准备运回北方;不放已投降的节度使和其他官员还任,而另派自己的子弟亲信担任地方长官。这些倒行逆施、滋扰民间的做法给中原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纷纷起义反抗。同时,契丹族人民也死伤惨重,厌战心理逐渐滋长。辽太宗在汴京驻留不足三月,已无法立足,对左右说:我不知中国之人难制如此!以天热不便居住为借口,被迫仓促北返,行至栾城病死。

 

上述五人虽境遇不尽相同,但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以自己的能力创造了机会,而终因志大才疏又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以致遗恨千古!

 

 《轉載請註明出處:新三才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