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古代名医﹕刘河间

古代名医﹕刘河间

分享

【新三才网讯】刘河间(1110~1200) ,名完素,字守真,自号通玄处士,别号宗真子,河北省河间县人,又号河间居士,人称“刘河间”、“河间先生”,并称其所创学派为“河间学派”。他是金代医学家,“金元四大家”之首,“寒凉派”的创始人,“温病学”的奠基人之一,是中国医学史上在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对后世有很大贡献和巨大影响的伟大医家。 

北宋大观四年(1110年)农历3月15日,刘河间出生在河北省肃宁县洋边村(今师素村),乳名天喜。幼年丧父,家景贫寒。政和七年(1117年)时,因水灾随母亲逃难到河间县十八里营(今刘守村)。后来他母亲生了病,因为家穷,去请了三次医生,医生都不愿来。结果,因为延误治疗,他母亲病死了。刘河间生活的时代,是南宋与金朝南北对峙、战乱频仍的时期。在这烽烟不熄的战火中,广大民众不但常遭流离之苦,还经常受到疫疠的侵害。当时的医学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以致许多患者得不到治疗或因庸医误治而死。刘河间幼年时就聪慧好学,特别好读医书。由于母亲病逝,眼见许多百姓枉死,刘河间便立志学医,济世救人,决心为穷苦的病人治病。

刘河间学习十分刻苦,有独立钻研的精神。在长期读书探索和实践观察中,他认识到,要想济世愈疾,必须牢固掌握医学理论,打破一般医生只重实践,不问医理,墨守成规,不图進取,但求其末,不求其本的世俗习惯。他很反对晋唐以来不少医家注重搜集中药方剂,而忽视医学理论研究的倾向。他还進一步领悟到,“济世者凭乎术,愈疾者仗乎法,故法之与术,悉出《内经》之玄机,其余千经百论,皆非至道造化之用”。因此他对一般医书常常只是浏览,唯有对《黄帝内经》里的《素问》这部经书爱不释手,朝夕研读。但《黄帝内经》的文字简练,许多话说得很隐晦,还有明显的删节或断简的痕迹,所以要想研究透彻是十分困难的。他研习起《素问》来,往往达到废寝忘食的程度。他把该书作为自己“终身诵读”之书,从二十五岁一直读到六十多岁,日日不辍地读了三十五年![2]

刘河间早年开始学医时,曾经四方云游、到处寻师。一天,他出远门寻师没找到人,回家途中天已黑了,又突然下起雨来。他又冷又饿,想找个地方避避雨。借着电闪的光,他见前边有座很大的庙宇,就上去敲门。一位老和尚把他让進庙里,留他过夜,给他吃晚饭。饭间给他一种酒喝,香纯无比,好似醍醐灌顶,他喝得酩酊大醉。睡梦中,他看见一位慈眉善目的白胡子老头,对他说: “小伙子,你不是要拜师学医吗 ? 我教给你吧。”刘河间一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磕头。于是老人授给他种种医术。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小庙的地上,身旁放着一本医书。捧起书一看,书名下方写着“陈希夷著”四个字。从此以后,他便对医术通晓明白,临证治疗,每每得心应手、随治而愈,于是医名远播。在他三十五岁时,已经名闻遐迩,远近地方的百姓都尊称他为 “河间神医刘完素”。

下面关于刘河间的小故事,已经在民间传了八百多年。这些故事至少从某一个角度反映了他当时医术的高超和神奇。不然,“神医”之名怎么会不胫而走呢?

息城李左衙的妻子得了白带病(一种妇科病),看过好些医生,都说是寒气引起的,用的都是姜、附、硫黄、起石之类的热药。治了三年,白带反而越来越多,病情越来越重,眼看难救了。刘河间到息城行医,李左衙就请他到家中诊治。刘河间认为是用药不当造成的,应该先开肺窍、除胸热,就给病人服寒凉药。一剂服后,吐痰三升;连服三天,白带污水不再流了。半年之后,身体完全康复了。两年之后,生下一个儿子。

金熙宗时,右丞相韩企先患病:发热、口渴、烦躁不安、小便不畅、大便泻痢。服了众医近百剂药,病势有增无减,只好在城门悬榜求医。当时才二十岁的刘河间去揭了榜。经过按脉察色及问诊后,他所言症状样样与韩企先之现症吻合。韩向他索方,他稍加思索便提笔写下:滑石六两,甘草一两,共研细末。告诉了韩服法后,他声称三日便能见效。韩企先照方服了三贴,果然小便通而泄泻止。韩感叹之余,便劝他弃医从政,但河间不愿意,只要求赐医书若干。以后此药就叫“六一散”。处方简单、效果显著,刘河间曾把它用于七十多种病症,并称其“热证之仙药也,不可阙之”[3]。后世医家对此方亦多青睐,对其药物的加味和处方的意义多有发挥,以至产生出许多不同的方名来。两味药的小方,有如此奇效和若大名声,实不多见。

有一次,刘河间外出行医,在山路上遇到一只老虎,冲着他大张着嘴巴。但看上去又不象要吃人的样子。河间老远看见,虎口里卡着一个东西,就想法把它拿了出来。老虎向他点点头就走了。原来那是个玉簪。他决定把它卖掉,换点钱花。这一卖就闯祸了:簪子是公主的,失踪好几天了。刘河间被抓起来了。他说玉簪是从虎口里得到的,没有人相信,就把他关進了监狱。有一天,娘娘突然得了病,看了许多名医也没治好。皇上就叫张贴告示:若有能治好娘娘病的,有重赏。刘河间就去把娘娘的病治好了,这才让他出狱回家去。

一天傍晚,有位年纪四十上下的病妇登门求医。刘河间为她号脉,发觉她不是人。病妇知道自己被看出来了,就告诉他:“我原是狐仙,可从没有伤害过人。” 刘河间说:“请把你得病的原因告诉我。”狐仙说:“我刚生过孩子,还没满月。前几天在河边洗脸,一只疯狗来咬我,我就急忙趟水过河,被凉水一激,就得了这病。”刘河间说:“治好你这病不难,但需要一味药材,咱北方没有,要到很远很远的交趾国去取。”狐仙说:“这不用愁,我让孩子们去取。” 次日天发亮,狐仙的儿子真的把药取回来了。刘河间为她处方配药,让狐仙拿回去煎服。一剂服下去,病就好了。狐仙不忘救命之恩,前来感谢说:“赠先生这匾镜子,日后如遇大灾大难,这面铜镜能帮你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刘河间被强留在皇宫里那段时间,药王就在皇宫里司药。有一次,皇上得了重病,经御医们多方治疗都不见效,于是诏请河间。刘河间诊断是伤寒。由于接到老母病重、乡邻多患伤寒的家信,他心中很不平静。在给皇上处方时,竟把一味关键的药落下了。晚上看到药方时,他脑子“轰”的一声:遭殃,把这味药落下,就成了毒药。皇上服下,等不到天明,就可能归天。这是弑君之罪。与其落个剿斩,不如自己吊死。”于是解下腰上的丝绦,拴在梁上。

这时药王一脚踏進来,婉惜地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你就不想想你的助手是谁 ? 我已把你落下的那味药添上了。刚才听张内侍说,皇上服下药安静地睡了一觉,醒后觉得浑身轻松舒服,准备下诏请你明天進宫再诊。” 从此刘河间望、闻、问、切倍加细心,开出方子后,总是静心点念三、五遍。药王抓药也非常认真:每逢抓药,总用警木镇好药方,每味药都单包,总包时还细心核对,唯恐半点疏漏。据说开药方一式两分,就是刘河间留下的;用“警木”镇住药方,每味药单包就是药王传下的。

由于长期研读《素问》,刘河间对《素问》中的许多理论了然于心,而且往往有独到的见解,在后来他自己的著作中用起来得心应手,成为他创造新理论时的理论根据,使他在医学理论的研究中,能够独辟蹊径,开金、元医学争鸣之先河,并创立了对后世影响很大的“河间学派”。

运气学说,又称“五运六气”,是《黄帝内经》中观点较高、视野很大的一种理论。其理论体系的生发点是:“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气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损益彰矣。”“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也就是把天、地、人作为一个大系统来考虑其变化和互相之间的影响。其间出入升降的变化有其常规,“反常则灾害至矣”。它反映的是“天地之大纪,人神之通应”,也就是人、神对自然规律的顺应与和谐。汉儒的“天人合一”理论,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只不过在《黄帝内经》里把它用到病因学上,汉儒把它用到社会学上而已。[4][5]

运气学说在北宋大观年间又盛行起来,流传到北方金朝,使刘河间很受启发,并认识到,不了解运气学说而要医者无失是很难的。然而审视前代运气研究,又都是“歌、颂、钤、图而已,终未备其体用,及互有得失,而惑人志者也”。为此,他潜心研究五运六气学说,把它与脏腑病机、六气病机结合起来,新创五运主病、六气主病的疾病分类纲领,结合临床实际,去分析疾病发生、发展的机理和治疗规律,成为辨识临证病候的基本理论,为金元医学创新奠定了理论基础。

刘河间最突出的学术思想是“火热论”。他运用五运六气学说的基本原理,结合《黄帝内经》中有关病机的论述,提出“六气皆从火化”和“五志化火”的观点,成为认识临证病候的主要理论模式。他反对《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好用辛温火热剂的风气,认为连伤寒临证中各种证候的出现也多与火热有关,因此他在治疗方法上侧重寒凉攻邪,强调养阴退热和“降心火、益肾水”的方法,喜用寒凉药物,如黄芩、栀子、石膏、大黄、芒硝等,典型的代表方剂有“防风通圣散”、“双解散”、“凉膈散”和“六一散”等。他” 理”和”法”破”以”长”沿”的”热”表”成”,”治”温”病”辩”论”学”具有极大影响,实为明清温病学说形成的先导。

随着新“理论广泛流传,金元许多著名医家都师从或私淑刘河间,从运气角度探讨火热病机,善用寒凉药物和辛凉解表及泻热养阴的治法,最终形成了著名的“河间学派”,成为金元医学理论突破的先锋。由于他们处方遣药善用寒凉,后人也称他们为“寒凉派”,刘河间也就成为“寒凉派”的代表医家。

刘河间从《黄帝内经》中摘录出“病机十九条”[5],其中属于“火”“热”致病的有九条,共计十七种大的疾病类型。而属于“风”“寒”“湿”等原因致病的,只各有一条,几种类型。不仅如此,他还将火热病的类型从十七种扩充到五十多种。这就是他称为《素问玄机原病式》中的二百多字。刘河间对这二百多字做了两万多字的注解说明,使该书成为他的代表著作。在这本著作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病都属于火热病,或与火热有关,由此体现了刘河间学术思想的核心“火热论”。

刘河间深研《内经》病机十九条,发现六气为病中缺少燥淫一条,他便加以补充:“诸涩枯涸,乾劲皴揭,皆属于燥”[6]。使《内经》六气病机终于完全了。在杂病方面,《素问玄机原病式》对消渴病有独到之处。他发展了伤寒学说,力倡寒凉治渴热,给中医治热病另辟一途,对其后“攻邪派”,“滋阴派”之形成有所启示。刘河间还很重视针灸治法,在临床施治时重视井穴、原穴,并喜欢用五腧穴。他以“火热论”思想指导针灸临床治疗,形成了以清热泻火为基点的针灸学术思想,对金元以后的医家影响很大。

对于妇科疾病,刘河间在《河间六书》中提出了著名的妇科“三期分治法”:“妇人童幼天癸未行之间,皆属少阴;天癸既行,皆属厥阴论之;天癸既绝,乃属太阴经也。”因此对妇科疾病的治疗提出了“少年治肾,中年治肝,老年治脾”的三大法则。这一认识,为中医治疗某些妇科疾病提供了理论根据和宝贵的临床经验。

刘河间对中国医学的另一贡献,是疾病分类。他把疾病分为风、热、伤寒、积聚、痰饮、水湿、劳、燥、痢、妇人、补养、眼目,小儿、诸痛、疟疾、痔廔、杂病等十七门,成为后来研究医学的人对疾病分科的重要参考。

前人有言:“儒之门户分于宋,医之门户分于金元。[7]”而金元时期第一个自立门户、创建学派的就是刘河间和他的“河间学派”。此后又相继产生了三大学派,但其中两个学派的创始人都是“河间学派”中的人。另一与“河间学派”对峙的“易水学派”的创始人张元素,虽然不是“河间学派”中人,但也曾借河间得名、采用过河间学派中的学术思想。

张元素,字洁古,河北易县人,比刘河间大约小三十一岁。二十七岁时去试考经义進士落第,便弃儒学医。一天晚上梦见有人用大斧头、长凿子凿开他的心窍,把几卷书给他放到心里面去了。从此以后,他对医术了然于心、朗朗洞彻。尽管如此,他的名声还是因刘河间而起的。

有一次刘河间得了伤寒病,卧床八日不起,一直头痛、发热、呕吐,不能進食,他自己开的处方也无效了。张元素听到后,就去他那里探视病情。但刘河间却摆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把脸对着墙壁不理他。张元素说:“我来看你的病,你怎么能对我如此鄙视呢?”刘河间自知理亏,只好让他给自己诊脉。张元素诊脉后问他是否有过某类症状、服过某某药,他说确是那样。张元素就说:“你这就错了。你的药药性寒凉,下走太阴经,阳气被伤后汗发不出来。据你现在的脉象,你应该服某药某药就会有效。”刘河间大为折服,按他说的方法服药,果然就痊愈了。于是张元素医名大震。[1]

刘河间和张元素都是当时的名医。刘河间倡 “火热论”,处方以“降心火、益肾水”为主,好用寒凉药物;张元素则提出“古方今病不相能”的论点,“平素治病不用古方”,认为“运气不齐,古今异轨” [1],“化裁古方,创立新方”是他的主要特点。他们俩都重视运气学说,但张元素主要是结合临床,没有理论上的发展。他俩的共同之处是:都是药到病除的高手。刘河间和张元素都有许多追随者,刘河间立起了“河间学派”,张元素则建立起“易水学派”,这两个学派就展开了中国医学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理论争鸣”,并为另外几个重要学派的开创奠定了基础。

两大学派不但各有自己的学术特点和主张,而且培养了大批有成就的弟子。在传承师说的同时,这些弟子又发挥自己的特长,形成自己独特的学术创见,从旧派中创立起新的派别,形成金元“理论争鸣”的繁荣景象。

河间学派”创始人刘河间,力倡“火热论”,处方用药趋于寒凉,被后世称之为“寒凉派”。其私淑弟子张子和,主张“病由邪生,攻邪已病”,提倡“汗、吐、下” 三法治百病,独倡“攻邪论”,被后世称为“攻下派”。刘河间的第三代登门弟子朱丹溪,强调“阳常有余,阴常不足”,以滋阴降火为主旨,创立“滋阴学说”,被后世称之为“滋阴派”。

易水学派”创始人张元素重视刘河间运气学说的思想,将其基本原理作为建立药物理论体系及脏腑辨证学说的基础。其入门弟子李东垣,在接受其师“脏腑辨证论”的同时,提出“内伤脾胃,百病由生”的观点,撰著《脾胃论》,被后世称之为“补士派”。另一入门弟子王好古,提出“伤寒内感阴证”的理论,成为“阴证论”的倡导人物。

在上述两大学派最著名的六大医家中,刘河间、张子和、李东垣和朱丹溪四人,因其独创的理论体系、突出的学术成就、卓越的治疗效果和深远的历史影响,而被誉之为“金元四大家”。后世医家对刘河间的学术思想、医疗实践及其开创金元医学发展新局面的历史功绩,评价特高,因此尊之为“金元四大家”之首。

刘河间一生著述较多,其中最主要的有《黄帝素问宣明论方》,《素问玄机原病式》,《内经运气要旨论》(即《素问要旨论》),《伤寒直格》,《伤寒标本心法类萃》,《三消论》(附张子和《儒门事亲》),另有《素问药注》和《医方精要》已佚,其它以刘完素名义的著作还有不少,比如《习医要用直格并药方》、《河间刘先生十八剂》、《保童秘要》、《治病心印》、《刘河间医案》,《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等等。后人多把河间的主要著作统编成 《河间六书》、《河间十书》等,其中或加入金元其他医家的著作。

在刘河间晚年时,因其医学闻名、学有成就,医德又好,金代的章宗皇帝曾三次征召他去朝庭作医官,但他都坚决推辞了。他宁愿留在家乡为贫苦的百姓治病。金章宗(完颜景) “爱其淳素”,特别赐给他“高尚先生”的称号。他一生始终在民间行医,由于医德好,医术高明,活人无数,深受百姓爱戴。特别是在他长期行医的河间、肃宁、保州(今保定)等地,百姓中间一直流传着他治病的故事,人们至今还以庙会的形式持续着对他的记念活动。

刘河间辞世后,人们为了记念他,把他的出生地肃宁县洋边村改名师素村,把他长期生活的河间十八里营改名刘守村,而且在肃宁、河间和保州都建了庙宇、祠堂来纪念他。

他的家乡河间的老百姓特地建造了一座“守真祠”来供奉他。守真祠里有一座纪念碑,碑文刻着: “维彼守真,时生大金;名为仁医,古今播闻;活人甚广,种德克勤。”河间县的“重修观音禅寺碑记”载:“名医守真先师,施仁术而济众是地也,揆厥所始实守真之墓所在,遗迹尚存,而观音禅寺所由建焉。”也就是说,当时建观音禅寺也是为了记念刘河间的。据当地村民讲,他是坐化辞世的,人们把他的身体坐放在一口缸里,外砌八方形的砖墓,可惜此墓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了。

在保州(今保定市旧城外东南),人们为河间修了“刘守庙”。清末,西太后仰慕其名声,赐以匾额。地方官吏也派人翻修,现在人们看到的应是清代翻修后的面貌。刘守庙现存建筑有正殿三间,前院左右为厢房,有碑石四通,保存完好。庙内有一尊刘河间的坐式塑像,像前小匾上书“医德高尚”四字。由于后人每在他生日时,都来祭祀,久而久之就形成一年一度的庙会。每逢农历三月十五日,保定周围甚至北京的老百姓便从四面八方纷纷前来祭祀,这一风俗延续至今。“三月十五刘守庙”现在已经成为河北省各城市中最大的庙会,会期长达半月之久。

在刘河间出生地肃宁师素村的“刘守庙”,当地人也叫“刘爷庙”。明朝正德二年(1507年),敕封刘河间为“刘守真君”,圣名“贯古”。明朝万历年间 (1600 前后),师素村的刘守庙扩建为“刘守真君”庙。农历正月十五、三月十五,每年有两次师素庙会,一直延续到今天。从明朝敕封刘河间的史实来看,可能在刘河间的一生中,就不仅仅是“坐化”那一件超常的事情了。

参考文献:

[1]《金史·列传第六十九(卷131)》,[元]脱脱 等撰
[2]《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序)》
[3]《黄帝素问宣明论方》
[4]《黄帝内经·素问(卷十九)》(天元纪大论篇、六微旨大论篇)
[5]《黄帝内经·素问(卷二十二)》(至真要大论篇)
[6]《素问玄机原病式》
[7]《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8]“保定旅游网”;365 论坛>沧州关注>刘完素;(有关刘守庙;河间小故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