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伏波將軍是誰?蘇軾謫瓊渡海...

伏波將軍是誰?蘇軾謫瓊渡海往返順風題碑記(图)

分享

伏波将军马援

蘇軾謫瓊渡海,“以伏波為指南”,果然“往返順風”,便題《伏波將軍廟碑記》。李綱貶官萬州,“默禱海神,夜渡安然”,親書《伏波將軍廟碑記》,並撰《伏波廟陰碑》文。

伏波將軍者,西漢路博德、東漢馬援也。由漢而宋,遠隔千年,為何蘇東坡、李綱對兩伏波將軍如此尊崇?

馬援在歷史上是一位傑出的軍事家,赤膽忠誠,智勇雙全,為平定南域叛亂,維護漢朝江山統一有功,被朝廷封為伏波將軍。

《後漢書·馬援傳》和《資治通鑒》等史書對馬援“平定西羌,遠征交趾,駐軍邊塞,平亂武陵”,褒譽有加。他的《戒兄子嚴、敦書》發人深省,而“馬革裹屍”更是氣壯山河。

建功立業 生為人英

西漢武帝元鼎五年(西元前112年)四月,丞相呂嘉殺南越王趙興及漢將韓韆鞦,另立趙建德為王,割據嶺南。漢武帝命邳離侯路博德為伏波將軍,平定南越,以其地為儋耳、珠崖、南海、蒼梧、鬱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九郡,史稱路博德“前伏波”。

東漢建武16年(西元40年),交趾郡二女子徵側、徵貳佔據九真、日南及合浦等65城。光武帝劉秀命馬援為伏波將軍,將大小樓船二千余艘,戰士二萬餘人,斬徵側、徵貳,追捕余黨都羊等,斬獲五千余眾,分其地為封溪、望梅二縣,史稱馬援“後伏波”。

漢兩伏波,有功德于嶺南之民。《瓊州府志·路博德》載:南越蠻荒之地,秦雖置通吏,旋復為彝,邳離開九郡,其地始入中國版圖。馬伏波平定南疆,復郡縣,治城郭,引渠灌溉,以利其民,故《後漢書·馬援傳》雲:“自後駱越奉行馬將軍故事”。

“駱越”,秦漢時嶺南的別稱;“馬將軍故事”即“消除民族分裂,結束地方割據,促進國家統一,維護社會安定”的天下大事,是老百姓安居樂業的感恩故事,也是蘇東坡所說的“非新息苦戰,則九郡左衽至今矣”的社會進步、嶺南文明的歷史故事。

馬援幼年喪父,家道中落,兄長延師教其習《齊詩》,但他志於立業邊疆,不屑尋章摘句。不幸兄長病亡,馬援居留守孝,侍奉寡嫂,衣冠不整不進居室。後來,他墾荒隴西,亦耕亦牧,牛羊多至數千頭,稻穀數萬斛,竟散盡家財,留下“大丈夫處世,窮當益堅,老當益壯。發財致富,貴能濟世,豈可當‘守財奴’”的感言,悄然離去。

王莽末年,馬援在隗囂麾下當綏德將軍時說,公孫述目光短淺,是“井底蛙”,劉秀“才明勇略,非人敵也”,規勸隗氏歸順漢室。隗囂始順後叛,劉秀討逆,諸將猶豫,馬援“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力排眾議。劉秀誇獎:“伏波論兵,與我意合。”

隗囂雖被殄滅,但匈奴侵擾,寇患不斷。邊將來歙上奏:“隴西諸縣形勢危急,非馬援不能平定。”建武十一年(西元35年),馬援任隴西太守,奮不顧身,橫掃兇頑,飛箭穿骨,血染鞋襪。邊患漸息,劉秀獎賞牛羊數千頭,馬援全部分給將士。駐守隴西六年,馬援恩義撫眾,寬厚待人,任吏以職,復耕荒田,修渠引水,隴右清靜,郡中樂業。

建武十七年冬月,馬援官拜伏波將軍,率樓船二千余艘、戰士二萬餘人出征交阯。大兵到處,土人翹頭,兇頑降伏,復立“珠崖”,修建城郭,申明漢律。

有人認為,馬援“復立珠崖”,只是威令遠及,沒有真正登島。竊以為,如果不渡海作戰,哪用得上二千余艘樓船,二萬餘名軍士,何需

駐防四五載。況且,海北海南,一衣帶水,朝發夕至。馬伏波南征,在海南儋州、東方等地留下的“伏波井”以及文昌、海口、澄邁、儋州等地多不勝數的“馬伏波廟”,都足以證明渡海作戰的史實。

假如不是德澤一方,惠及百姓,焉能英風千古,廟食萬年!

破虜平蠻 馬革裹屍

平定南越,官封新息侯,馬援感慨地說:前伏波將軍首開九郡,功勞大,才封數百戶。而我功勞不大,卻饗福大縣。功薄賞厚,問心有愧。承蒙皇恩,賴諸位之力,我比你們先佩帶金紫,也喜也慚。馬援感念王恩,效忠國家的故事感人至深。

海南東方市舊名“感恩縣”,那裏有感恩河、感恩橋、感恩平原等諸多帶“感恩”字眼的地名。古老的感恩大地,曠野、河流、泥土、泉水無不洋溢著感恩氣息。

東方市十所村有漢馬伏波井,其井泉被稱為“感恩第一甘泉”。郭沫若曾考證該井並賦詩“水泉清冽異江灌,古井猶傳馬伏波”。千年古井所傳頌的是馬援在邊城被踐踏、百姓被蹂躪的危急關頭,“寧可戰死沙場,馬革裹屍還葬”的鏘鏘誓言。

東漢建武二十四年(48),武威將軍劉尚徵武陵五溪全軍覆沒。其時,馬援年逾花甲,鬚髮如雪,披掛上馬,威風凜凜,被劉秀讚為“矍鑠翁”,並率部出征。行前訣別家人,馬援說:“吾受朝廷厚恩,年歲漸高,常恐不能以身報國,今日如願,了無遺憾。”

這次出征,初戰告捷,進軍壺頭,遭逢瘴氣,不少軍士死於瘟疫,馬援也一病不起。東漢建武二十五年,西南邊陲將星殞落。為了漢家邊疆安寧,為了南越百姓安定,馬援實踐了他“馬革裹屍”的豪邁誓言。可是,功臣蒙冤受謗,爵位被削,禍及子女。

為什麼蒙此不白之冤?原因雖然很複雜,但導火線卻是那封流傳千古的《戒兄子嚴、敦書》。原來,兩個侄子少不更事,馬援告誡說:你們學龍伯高,即使學不好,仍不失為“謹敕之士”,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而學杜季良,如果學不好,就會成為“輕薄之人”,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犬”。想不到悄悄說的心裏話,卻成為仇家攻擊的口實。

相傳,馬援的祖先是戰國時被封為“馬服君”的名將趙奢,故子孫後代以馬為姓。馬援秉承祖技,善於相馬、相人,但不善於相家、相己,竟然不幸罹難。幸好,天道公平,人道公平,百姓公平,歷史終於還馬援以清白、公道。

兩岸香酒 同祭伏波

北宋年間,海北已建起伏波將軍廟。明末,海口大英山也有海北伏波廟。初聽好納悶,以為是海南海北,張冠李戴。無獨有偶,海口白沙坊現存伏波廟也叫做海北伏波廟,且所供奉的“西漢邳離侯路博德”和“東漢新息侯馬援”,與雷州伏波廟一模一樣。

為什麼海南伏波廟竟冠以“海北”二字?其實,海北海南,地理相近,音聲相和,習俗相同,直到海南建省前,兩地屬同一行政區域,除某個歷史階段屬於湖廣行省或廣西行省管轄外,大多屬於廣東。元至元年間(1264~1294),先後設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都元帥府和海北海南道肅政廉訪司,其治所在廣東雷州,時稱“雷州路”,後分設“瓊州路”,分別隸屬湖廣行省和江南諸道行御史臺。

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都元帥府管轄範圍包括雷州、化州、高州、欽州、廉州等5路和乾寧軍民安撫司,而乾寧軍民安撫司治所就在海口府城。此外,海北海南道還管轄南寧軍(今儋州市)、萬安軍(今萬寧市)、吉陽軍(今三亞市),其轄境包括環北部灣地區。

《伏波廟碑陰記》曰:正廟新息馬侯,別廟邳離路侯。《後漢書·馬援傳》和《資治通鑒》等史書對馬援“平定西羌,遠征交趾,駐軍邊塞,平亂武陵”,褒譽有加。其《戒兄子嚴、敦書》發人深省,而“馬革裹屍”更是氣壯山河。

馬援是雄才大略的政治家、軍事家,是頗有建樹的實干家、哲學家。為了“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地方安定,社會文明”,馬援奮鬥終生,功昭日月,其精神影響,曠古絕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