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说东周列国》之十五 ...

《说东周列国》之十五 红颜本无过 唯怨赏花人(上)

分享

朝临寒雨晚临风
面似桃花身似萍
自古红颜多薄命
家亡国破入楚宫

【新三才首发】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一个娇美如花的旷世佳人,使三个诸侯国的国君发生了一场“夺芳大战”,致使一国被灭,一个国君被囚。后来,她的后嗣将南蛮楚地建成了南方大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就是她的曾孙。这位“生北地,虏南国”的佳人就是享有“桃花夫人”美誉的息妫(陈国国君之女为妫姓,因嫁于息国国君故称 “息妫”。),后被楚文王抢入楚宫强为夫人,又称“文夫人”。

息妫,陈国国君之女,于西元前684年嫁于息国国君息侯为夫人。息国是周武王时封给周文王第37子姬羽达的封地,爵位为侯。本文中的息侯是姬羽达的后裔。上苍将艳如桃花的陈国国君之女赐予了息侯,同时,一场亡国失妻的灾难也悄然而至……这一切都起因于息妫的姐夫——蔡国国君蔡哀侯对息妫的见色起心、不守礼规。

蔡国,是周武王封予自己的同母弟姬度的封地,爵位为侯。蔡哀侯姬献舞是蔡国的第13代国君。西元前694-675年在位。西元前684年,蔡哀侯迎娶了陈国国君的女儿为夫人,称蔡妫,是息妫的姐姐。这一年,息妫也出嫁了,因陈国与息国不接壤,息妫要先取道蔡国才能到息国。息妫入蔡,做为东道主的姐夫设宴相迎。见了息妫,这位姐夫惊呆了,人间竟有这等美女!——目似秋水,眉如远黛,肤如凝脂,桃染香腮,笑声好比风吹银铃,行动有如弱柳扶风。恍惚间不觉身处何处,飘飘然似在瑶池仙宫。席间蔡哀侯多有失礼之举,不知是因为贪了杯,还是因为贪了色。献舞的逾规越礼之举,为蔡国和自己酿下了无尽的灾祸。

息妫终于到了息国,息侯为娶得天仙般的佳人而喜不自禁之时,息夫人在蔡国受辱一事却不期传到了息侯耳中,息侯闻讯如同怒火中烧,他要报复蔡侯对自己的轻视与无礼!息国的国力远不及蔡国,息侯动了一番脑筋,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息侯派人到楚国去游说楚文王:“现在周王室衰微,周天子之位形同虚设,各诸侯国都在扩充辖地和人口,楚国虽强,怎奈深居南方,不能入主中原。如果楚王想称霸中原,我们国君为楚王想出一条妙计——楚国可假意攻打息国,我们向蔡侯求救,蔡侯与我们息侯是连襟,必来相救,楚王可藉机俘获蔡侯,让蔡国臣服于楚国,为将来进攻中原打下基础。”文王应计而行,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援息的蔡哀侯掳回楚国。

献舞原本是来援息抗楚的,结果息侯安然无恙,自己倒成了楚国俘虏!正当献舞云里雾里之时,楚国有人告诉了他事情的来龙去脉,听罢缘由,献舞不为自己曾经的过错懊悔,反而想出一条毒计——息侯啊息侯,你能利用楚王让我被囚楚国,我要利用楚王让你痛失夫人、国破家亡!

一次献舞被楚王召见时,伺机向楚王说:“都说楚宫多美女,依我看,虽然楚宫佳丽成群,但比起一人来,却都显得俗媚了些。”楚王面带不悦:“你是讥讽寡人眼力不够?”献舞说:“岂敢!岂敢!并非大王眼力不够,只是大王机缘未到。如果大王肯放我回国,我定能使今世最美的女子来侍奉大王,这女子想来也只有王母娘娘的瑶池仙宫里才会有啊!”

“快说,她在哪?”楚王一听,果然兴致大起,“上天入地我也要让她来陪伴寡人。”献舞说:“佳人难得,却也不必上天入地,此人就是息侯夫人。息侯是什么东西?竟也配有如此的佳人相伴?只有大王这样的英雄才配有仙子一样的美人相伴。大王灭了息国,那息夫人连同整个息国的土地和臣民不就都是大王的了吗?”

不久,楚文王兴师伐息。弹丸之地的息国,哪里是虎狼之师的楚军对手?顷刻间,息国就由一个侯爵的诸侯国变成了楚国的一方辖地。楚楚可怜的息夫人,先于出嫁途中受辱于姐夫蔡侯,刚刚开始的息夫人生活又被楚文王彻底粉碎,国破家亡的息夫人,随着得胜的楚军进入楚国,成为楚文王最为得意的一件战利品,因为这一仗就是为了息夫人而打的。

如果没有蔡哀侯的见色起心、逾规越礼,就不会有息、蔡两国的交恶,蔡哀侯也就不会受囚于楚国;如果息侯有楚庄王“绝缨会”上宽恕唐狡“酒后戏王姬”的胸怀,也就不会发生国破家亡的悲剧了。

“仁义守礼,灾祸远焉;忍让宽仁,福德至焉。”不知两败俱伤的蔡哀侯和息侯是否明了这一道理。

(未完待续)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作者所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