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韩愈为什么给一个泥瓦匠写传...

韩愈为什么给一个泥瓦匠写传记(图)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中国历史上人物传记汗牛充栋,公卿大臣、名医侠客不胜枚举。贩夫走卒的身影大多默默地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然而唐代大学者韩愈却给一个泥瓦匠做了一篇传记,读起来饶有趣味又发人深思。下面是这篇传记的大概意思。

泥瓦匠这个职业既卑贱又操劳,可是有个叫王承福的人以此为生,却神态自信安然,话语平实无奇却很深刻。他本来是长安城周边的农民,天宝年间兵荒马乱的就当兵了,在军旅中十三年,提拔做了军官,后来辞官回乡,土地田产也不要了,就靠双手干泥瓦匠的工作维持生计有三十多年了。在谁家干活就吃住在谁家,把挣来的钱付给主人食宿的费用,还有剩余就散发给路上穷苦有病需要帮助的人。

王承福解释说:粮食种下自己就长,布匹绸缎得桑蚕吐丝再织成,其他的生活必需品也都需要通过人的劳作去创造,可一个人不能什么都干,这就需要社会分工的不同。当君王的治理国家维持正常社会生活,大臣们帮助君主具体的处理社会事务。根据个人能力的不同,社会责任有大有小。执行在社会里的职责而得到生活来源,如果只管获取报酬却不尽自己应尽的职责,这样一定会受到上天的惩罚而有灾难。所以我一天都不敢对泥瓦匠的活敷衍了事。我这工作比较简单,肯卖力气就行了,把该干的干好了获取自己相应的工钱就问心无愧,所以我内心很坦然。体力活只要肯卖力气就能干好,而劳心之人就困难的多,有时想干好却没那么多智慧,这也是为什么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呢,就选择一个干起来简单对得起那份工钱的职业,这样我心里就不觉得亏欠谁什么了。

王承福接着感叹道:哎!我这么一个泥瓦匠,经常去富贵之家有很多年了,有的去过一次,等再经过那里,他家都已经变成废墟了;有的去过两、三趟,后来经过也变成一片荒芜。我就问他们的邻居,有的说触犯刑法被杀了;有的说这家主人死了,儿孙又保不住基业;有的说主人死了家产被官府没收了。我看这不就是拿了钱不办事而遭到报应了吗?难道不是才智不足却要干大事因此有危险吗?难道不是做了很多有愧于心的事吗,明知自己没那本事为什么还要处在担当重责的职位?做人付出的少而索取的多,富贵怎么会长久呢?得和失的关系没正确对待,怎么会长久呢?我心里真为他们难过呀!喜欢过好日子而不愿意贫贱,这是人之常情,我也一样,但是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就选择我力所能及的职业去做。

王承福又说:功劳大的人,生活也就更富裕,就能够封妻荫子。我能力小,养不起家,所以也就不成家了,我是个靠卖力气吃饭的人,如果成家又养不起妻子儿女,心里一定忐忑不安时时焦虑,那就还得累心,最后身心疲惫,这么下去就算是圣人也受不了。

开始韩愈听得不太明白,边听边想:这可能是个贤德之人,所谓独善其身就是这个意思吧!可韩愈还是不能苟同他的观点,他光考虑自己身心自在,却不关心别人,估计这是道家扬朱流派的主张,他们不肯为天下苍生损失自己一毫一毛,竟然把家庭当作累赘,还能指望他们为别人付出什么呢?虽然如此,也比那些患得患失、贪图私欲而道德败坏、甚至为私利舍身殒命的人贤明百倍。他的这番话还是很让人警醒的,所以韩愈就为他做了这篇传记而给世人做个借鉴吧!

这篇传记里的故事讲完了,很佩服这个泥瓦匠王承福的观点,怪不得堂堂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历史留下了他的声音。王承福的这番话如果在我中学时代看了可能会不以为然,人做亏心事和遭遇厄运有什么关系呀?一点逻辑关系也没有呀!但现在我明白了聪明和智慧的区别,聪明是在一件具体的、短时期的事情上头脑反应快;而智慧则更注重事情的本质、目光也放得很长远。往往越是耍小聪明越是障碍的看不到本质、看不到远处,只能看到眼下利益的得失,把很多个眼前看到的东西组合在一起也是出不了自己狭窄的内心,就像盲人摸象,摸得都是局部,把这些局部拼起来在盲人心理也还是一团乱麻,可是明眼人从远处一眼就把整只大象看得很清楚,所以我现在学会从长远看事情。

以前练过武术,听老师傅讲:我一辈子没见过神鬼,对这些事不确信它的存在,可是因果报应我相信,这么多年见了太多的人和事,做坏事的人当时不可一世、春风得意,过多少年一看大多数都没好下场。还有我父亲说文革的时候有的人做什么积极分子,好像很革命,其实都是假公济私,使出的招数都很坏,把别人整得够呛,后来这些人都没得好,甚至不得善终。这两个长辈说的都是他们一生看到的事情印证了因果报应之说。

自己的长辈说话当然相信,那是他们用一生实践得来的结论,这就是智慧。我自己工作之后看到有的同事很能捞钱,都该退休了还想尽办法不离开工作岗位,每月明面儿的钱是普通同事的十来倍,有三个人没几年都六十出头就暴病死了,还有人替他们可惜,不是可惜别的,是可惜能挣那么多钱却死了,殊不知就是挣钱太多死的,这是糊涂人看事都是反的。如果说是单纯的工作劳累那也说不通,这几个人都是老专家,生活水平都很好,相反天津有个老人白芳礼从七十多岁起靠蹬三轮车挣钱捐助失学青少年,风里来雨里去,寒暑不辍,简单的每天只吃馒头喝白水,干到将近九十岁,九十几岁去世时留下的财产只有一辆三轮车和一个收音机,白芳礼老人比那几个专家要辛苦得多吧,生活条件很差吧,身体比他们强,寿命比他们长,去世后多少人为老人流泪,谁的生命更有意义!

虽然善恶有报很难通过科学证实出来,从自己这些年看到的事也说明做人的付出和索取要本着善念和良心,最起码,哪怕是出于私心也得记住王承福的话:食焉而怠其事,必遭天殃!

下面是韩愈写的这篇传记《圬者王承福传》的原文,足可玩味:

圬之为技贱且劳者也。有业之,其色若自得者。听其言,约而尽。问之,王其姓。承福其名。世为京兆长安农夫。天宝之乱,发人为兵。持弓矢十叁年,有官勋,弃之来归。丧其土田,手镘衣食,余叁十年。舍于市之主人,而归其屋食之当焉。视时屋食之贵贱,而上下其圬之以偿之;有余,则以与道路之废疾饿者焉。

又曰:“粟,稼而生者也;若市与帛。必蚕绩而后成者也;其他所以养生之具,皆待人力而后完也;吾皆赖之。然人不可遍为,宜乎各致其能以相生也。故君者,理我所以生者也;而百官者,承君之化者也。任有大小,惟其所能,若器皿焉。食焉而怠其事,必有天殃,故吾不敢一日舍镘以嬉。夫镘易能,可力焉,又诚有功;取其直虽劳无愧,吾心安焉夫力易强而有功也;心难强而有智也。用力者使于人,用心者使人,亦其宜也。吾特择其易为无傀者取焉。

“嘻!吾操镘以入富贵之家有年矣。有一至者焉,又往过之,则为墟矣;有再至、叁至者焉,而往过之,则为墟矣。问之其邻,或曰:“噫!刑戮也。”或曰:“身既死,而其子孙不能有也。”或曰:“死而归之官也。”吾以是观之,非所谓食焉怠其事,而得天殃者邪?非强心以智而不足,不择其才之称否而冒之者邪?非多行可愧,知其不可而强为之者邪?将富贵难守,薄宝而厚飨之者邪?抑丰悴有时,一去一来而不可常者邪?吾之心悯焉,是故择其力之可能者行焉。乐富贵而悲贫贱,我岂异于人哉?”

又曰:“功大者,其所以自奉也博。妻与子,皆养于我者也;吾能薄而功小,不有之可也。又吾所谓劳力者,若立吾家而力不足,则心又劳也。”一身而二任焉,虽圣者石可为也。

愈始闻而惑之,又从而思之,盖所谓“独善其身”者也。然吾有讥焉;谓其自为也过多,其为人也过少。其学杨朱之道者邪?杨之道,不肯拔我一毛而利天下。而夫人以有家为劳心,不肯一动其心以蓄其妻子,其肯劳其心以为人乎哉?虽然,其贤于世者之患不得之,而患失之者,以济其生之欲,贪邪而亡道以丧其身者,其亦远矣!又其言,有可以警余者,故余为之传而自鉴焉。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