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历史上唯一列传正史的女将军...

历史上唯一列传正史的女将军――秦良玉

【新三才首發】秦良玉,明末战功卓著的女军事统帅、民族英雄、军事家。曾率“白杆兵”参加平播、援辽、平奢、勤王、抗清、讨逆(张献忠)诸役。累功至柱国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太子太傅、少保、四川招讨使、中军都督府左都督、镇东将军、四川总兵、忠贞侯、一品诰命夫人。死后南明朝廷追谥曰“忠贞”。

中国历史上有许多令人敬佩的巾帼英雄,但实际上,正式列入国家编制的女将军,只有秦良玉一位。不管是正史中没有记载的穆桂英、樊梨花以及花木兰,还是载入正史梁红玉、妇好、冼夫人、平阳公主、瓦氏夫人等等,她们都没有自己的本传。

明朝的抗倭英雄瓦氏夫人也和秦良玉一样都做了总兵(武一品),但是她只是在土司传中带了一下,并没有给她专门立传。冼夫人只是进入隋书《烈女传》也没有自己的本传,梁红玉只是以杨国夫人的封号在自己丈夫的列传里露了个脸而已,也没有自己的本传

所以说秦良玉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正式载入正史,有自己独立的本传,并进入国家编制的女将军,并不是杂牌将军。

言归正传,下面就让我们领略一下这位女将军风采。

协助丈夫维护地方的安定

秦良玉是一位苗族姑娘,她的家族因深受汉文化的影响而汉化,却仍保持着苗族强悍尚武的特点。明神宗万历元年,秦良玉出生在四川忠州城西乐天镇郊的鸣玉溪畔。父亲秦葵是明朝贡生,育有三男一女,秦良玉排行第三。

秦良玉自幼就随父习文练武,从小就一直接受良好的儒家教育,秦葵对儿女一视同仁,让秦良玉与其兄秦邦屏和弟弟秦民屏一起读典籍、学骑射,秦良玉自幼天资聪颖,父亲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造就了秦良玉出众的文韬武略。比起其兄弟来,秦良玉禀赋超群,文翰得风流,兵剑谙神韵。父亲夸她是一个奇女子。

史书记载:“良玉善骑射,料敌如神,兼通词翰,常为男子装。”

明神宗万历二十年,刚满二十岁的秦良玉嫁给了石柱宣抚使马千乘为妻。石柱也属忠州,是一个苗族人为主的郡县。马千乘祖籍陕西抚风,因祖上建立了战功,被封为石柱宣抚使,官职世代沿袭,最后传到了马千乘身上。

因石柱地处偏远,民风慓悍,时有叛乱兴起,所以宣抚使最重要的责任就是训练兵马,维护安定。秦良玉嫁给马千乘,她一身文韬武略派上了用场,几年时间,她就帮着丈夫训练了一支骁勇善战的“白杆兵”。

所谓“白杆兵”,就是以持白杆长矛为主的部队。这种白杆长矛是秦良玉根据当地的地势特点而创制的武器,它用结实的白木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必要时,数十杆长矛钩环相接,便可作为越山攀崖的工具,攀登悬崖峭壁很方便,非常适宜于山地作战。马千乘就靠着这支数千人马的白杆兵,使石柱一带长年太平无事。

明万历二十六年,播州宣抚使杨应龙勾结当地九个生苗部落公然反叛朝廷,播州在现在贵州遵义一带,地势险峻,叛军依仗天然屏障横行无忌,四处烧杀抢掠。朝廷派遣李化龙总督四川、贵州、湖广各路地方军,合力进剿叛匪。马千乘与秦良玉率领三千白杆兵也在其中。由于白杆兵特殊的装备和长期严格的山地训练,因此在播州的战争中经常给予叛军出其不意的打击,不论山势如何险峻,白杆军都能出奇而至,宛如神兵天降,令叛军闻风丧胆。

最后,叛军集中兵力固守播州城,城外设下五道关卡,分别是邓坎、桑木、乌江、河渡和娄山关,每道关卡上都有精兵防守。在攻打邓坎战役中,秦良玉带领五百白杆兵作为主力。邓坎守将杨朝栋见对方兵力很少,准备一举消灭,于是把手下五千精兵全部拉到阵地上。秦秦良玉部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的包围和进攻,毫不畏惧,无数次冲锋陷阵浴血混战,愈战愈勇,战斗中她生擒杨朝栋,敌兵见头领被擒,顿时乱了阵脚,五千人马全线溃败。

接下来,官兵又顺利地拿下了桑木、乌江、河渡三关,直达播州外围的娄山关。娄山关山势高峻险要,仅一条小路通过关口,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攻打娄山关的主要任务又落到了秦良玉夫妇身上。秦良玉夫妇带领几个精明强干的士兵正面进攻,吸引敌军注意力,其他将士从关卡两侧的悬崖处,攀越上关,顺利攻下娄山关。紧接着官军一鼓作气,攻克播州城,杨应龙自焚而死,彻底平息了叛乱。

此次战役,秦良玉受到总督李化龙的赞赏,命部下打造银牌一面,上书“女中丈夫”四字,表彰秦良玉的功劳。

十多年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秦良玉丈夫马千乘死于云阳监狱中。起因于万历皇帝派来的监税太监丘乘云向石柱索取贿赂,马千乘自恃于朝廷有功,不予。于是丘公公指使人捏造罪名,马千乘被逮捕入狱,活活折磨而死,时年四十一岁。秦良玉含泪忍痛,以大义为重,殡敛丈夫后,未有生出任何反叛不臣之心,反而继任丈夫出任石柱宣抚使。她忠于职守,尽心尽力护卫石柱的太平。

抗击清军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建立“大金(后金)”,两年后,萨尔浒一役(战场在今辽宁抚顺以东),明军惨败,自此之后,驻辽明军几乎是闻警即逃。

东北告急,明廷在全国范围内征精兵援辽。秦良玉闻调,立派其兄秦邦屏与其弟秦民屏率数千精兵先行,她自己筹马集粮,保障后勤供应。沈阳之战,秦氏兄弟率“白杆兵”率先渡过浑河,大战中杀满洲兵数千人,终于让一直战无不胜的八旗军知晓明军中还有这样勇悍的士兵,并长久为之胆寒。由于众寡悬殊,秦邦屏力战死于阵中,秦民屏浴血突围而出,两千多白杆兵战死。但也正是由此开始,秦良玉手下的石柱“白杆兵”名闻天下。得知兄长牺牲消息后,秦良玉自统三千精兵,直抵榆关布防(今山海关),控扼满州兵入关咽喉。由于“白杆兵”战斗力强,明廷再下令征兵两千。秦良玉闻诏即行,与弟弟秦民屏驰还石柱,征调士兵准备援辽。

会到石柱后,适值重庆内乱。永宁土司奢崇明借奉诏援辽的名义,率数万人马与其女婿樊龙里应外合占据了重庆,并围攻成都。秦良玉趁天黑敌军无备,突袭贼军驻于长江和嘉陵江上的水军,尽焚其舟。由于秦良玉调度有方,成都围解,重庆也很快得以收复,叛乱得平。

川地平定之后,秦良玉立即率兵返回。天启皇帝下令文武大员对待秦良玉皆要以礼相待。感动之下,秦良玉更加竭尽全力抵御清军,其弟秦邦屏不久在陆广做战中战死。

崇祯三年(1630年),皇太极攻榆关不入,便率十万八旗军绕道长城喜峰口入侵,攻陷遵化后,进抵北京城外,连克永平四城,明廷大震。

秦良玉接到诏书之后,即刻提兵赴难,星夜兼程,直抵宣武门外屯兵。当时,闻诏而至的各路勤王官军共二十万有余,但都畏惧满洲兵的狠武,无人带头出战。秦良玉的“白杆兵”一直为满洲兵所忌惮。年己五十五岁的秦良玉,率兵发起进攻,加上明军中又有孙承宗这样的老将配合,最终迫使皇太极连弃滦州、永平、迁安、遵化四城,撤围而去(山海关未能攻下,也是满洲军撤兵原因,他们怕日后遭首尾截击)。

北京围解之后,崇祯皇帝特意在北京平台召见秦良玉,优诏褒美,赏赐彩币羊酒,并赋诗四首以彰其功,现抄录两首:

学就四川作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蜀锦征袍自剪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

崇祯皇帝处于多事之秋,很少有闲情雅兴题诗作词,能为秦良玉作诗表彰实为难得。崇祯皇帝还特别御赐秦良玉一件精美的龙凤袍。该袍现藏于重庆市三峡博物馆,为国家一级文物。

秦良玉叩谢圣恩后,班师回石砫。

抗击张献忠

崇祯七年(1634年),张献忠农民军破夔州(今重庆奉节),进围太平,秦良玉提兵赶至,张献忠军队退走,川东大定。秦良玉军队连战连捷,解除太平之围。

崇祯十三年(1640年),罗汝才部进入巫山,又被秦良玉率兵击走。

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上吊自杀。消息传来,秦良玉服孝痛哭,哀动左右。张献忠所部此时尽陷楚地,又向四川杀来。秦良玉向当时的四川巡抚陈士奇呈献《全蜀形势图》,希望官军能增兵坚守蜀地十三处险隘。陈士奇不予采纳。

张献忠农民军数十万长驱直犯夔州。秦良玉驰援,由于众寡太悬殊,兵败而去。她的失败,标志着蜀地的沦陷。张献忠相继攻克万县、重庆、成都,并在当年年底称帝,建立“大西”政权。

张献忠占领蜀地,只有遵义、黎州及秦良玉的石柱地区未归于”大西”。慑于秦良玉威名,张献忠部无一兵一将入犯石柱。投降张献忠的明朝官员向各地土司送去“大西”政权印信,各地土司大多畏惧接受。秦良玉接到印信,马上当众毁之,慷慨言道:“吾兄弟二人皆死王事,吾以一孱妇蒙国恩二十年,今不幸至此地步,怎能以残余之年以事逆贼!石柱一地有敢从贼者,族诛之!”

不久,又有噩耗传来,秦良玉独子马祥麟先前被明廷征调到湖广御敌,战死于襄阳。死前,他给母亲写信:“儿誓与襄阳共存亡,愿大人勿以儿安危为念!”见儿子绝笔书,心如刀割,但她乃大义妇人,提笔在信纸上写道:“好!好!真吾儿!”

张献忠东征西战,几乎囊括了全蜀,却唯对石砫弹丸之地无可奈何。己六十八岁高龄的秦良玉,带着她手下历经百战的白杆兵,誓死保护这一带的安定。一直到张献忠败亡,起义军终没能踏入石柱半步。

清顺治五年端阳节过后,七十五岁的秦良玉,在一次检阅过白杆兵后,刚刚迈下桃花马,身子突然一歪,结束了她戎马生涯、传奇的一生。

后代许多文人题写诗词赞叹这位奇女子,现抄录两首:

(一) 桃花战马锦征裙,召对平台策大勲。多少登坛飞将在,须眉都愧女将军。

(二)  卸却金钗排虎符,提兵十万上皇都。西南嫠妇援东土,愧煞中原少丈夫。

清末女英雄秋瑾也有一首诗,赞颂这位女将军:古今争传女状头,谁说红颜不封侯。马家妇共沈家女,曾有威名振九州。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