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海瑞判案—兇手是誰?(圖)...

海瑞判案—兇手是誰?(圖)

老園長則請缺一隻腳的年輕園丁阿仁帶他逛遊廣大美麗的花園

請假返鄉
 
龍、虎二衛士是海瑞的二得力助手,平日海瑞都帶他們出巡、辦案。這天,虎衛士突然向海瑞請三個月的假,理由是父親過世,留下龐大遺產,需要他回故鄉辦理父親的喪事,並處理父親的龐大遺產。

 
騰原鎮,是一個小鎮,這是虎衛士的故鄉,這裡民風樸素,虎衛士的父親是當地的大善人,平日救濟鄉民不遺餘力,使用的傭人也儘是殘障人士,管帳的是一位缺一隻手的老伯伯〈阿義〉,整理家務的是瞎了一隻眼的壯年人〈阿禮〉,負責龐大花園的是有兔唇的老園長〈阿忠〉,他底下有個整理整個花園但缺了一隻腳的年輕人〈阿仁〉。

 
當虎衛士回到家鄉時,眾傭人皆列隊迎接,管帳的老伯伯帶他查看所有的帳簿,整理家務的壯年人阿禮帶他巡邏周遭的庭院和層層的樓房,有兔唇的老園長則請缺一隻腳的年輕園丁阿仁,帶他逛遊廣大、美麗的花園,這座花園的花草、樹木都種植整整齊齊,許許多多輻射狀錯綜複雜的小道,小道二旁都種上小花、小草。人在花園疾走,很容易將花草踩死。
 
 
辦完父親的喪事後,虎衛士對於這些傭人的盡心盡力,感到欣慰,但有一件事情,使他大惑不解的是,父親最後來信講到他有重要的寶藏圖,放在他的書房,回到家裡後,因辦裡父親的喪事,無暇整理父親的書房,但最近似乎好像有人經常在此房間翻箱倒篋,有一天,天剛黑時,他剛從外面回來,又看到父親的書房有人在翻箱倒篋,身懷絕技,有一手射飛鏢的身手,馬上將飛標射出,那個人似乎中鏢了,但好像沒有受傷的感覺,身手仍然非常靈活,奔出書房往外逃,虎衛士緊追在後,最後消失在花園裡。由於天已黑,虎衛士為不打擾府內大小,只有回房休息。

 
第二天清晨,虎衛士一早就趕到花園,只看見花園裡小道二旁的小花、小草仍然整整齊齊,一點凌亂都沒有,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巡視父親書房左右都沒有看到血跡,本想詢問府內傭人,但由於告假時間已到,且父親重要的寶藏圖,也找到。便匆匆回都府,向海瑞報到。
 

小偷是年輕園丁
 

虎衛士將一切發生的事情,告訴海瑞,海瑞於是跟虎衛士一起到虎衛士騰原鎮,在見過所有傭人,並巡視書房和花園後,海瑞說他已知道兇手是誰。馬上就虎衛士府上,升庭辦案,虎衛士所有傭人都到齊,跪在庭下,海瑞大聲喝道:「大膽園丁阿仁,還不認罪。」

阿仁答:「大人,憑什麼要入罪小民。」

海瑞道:「大膽小民,你還不認罪,我把前因後果說出,讓你口服心服,第一個證據是你把缺腳的褲管掀開,就會看到你木頭假腳上留有飛鏢射中的痕跡,將褲管掀開,就會看到你假腳上的木頭留有飛鏢射中的痕跡。第二個證據是花園小道整整齊齊,在天黑時刻,如果不是平日整理花園,對花園四周環境非常熟悉的人,小道二旁本來是整整齊齊的花朵,應該會被踐踏得七零八落。」,掀開褲管,發展阿仁假腳上的木頭果然留有飛鏢射中的痕跡,於是阿仁伏首認罪。
 

嫌犯的推理
 

回府時,龍、虎武士不解問道:「本來是園丁嫌疑最大,但大人從哪條線路思考,說園丁嫌疑最大。」

海瑞笑道:「這個你就不知,因為園丁,缺了一隻腳,而假腳是用木頭作的,當虎武士告訴我說,兇嫌中鏢後,地上沒有血跡,我首先懷疑的是嫌犯必定有一隻假腳,等看到園丁後,証明我的推論是對的。且夜間在`花園奔跑,沒有踐踏花園的一草一木,除非對花園非常熟悉,平日已走慣了,一般人在大白天也辦不到。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