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曹玮智勇震西夏(圖)

曹玮智勇震西夏(圖)

曹玮是名将曹彬之后,曹彬有四子,比较著名的是曹玮和曹璨。曹玮少年时代就跟随父亲左右在军队中服役。宋太宗曾经问李继迁叛乱谁可为将出战,曹彬当即推荐曹玮,于是太宗立即召见了曹玮,这一年曹玮只有19岁,当时宋朝人才济济,曹玮暂时还没有机会展露才华。

太宗死后,真宗继位。真宗问曹彬四子中哪个更出色,曹彬回答曹璨更像自己,但曹玮更出色。曹彬死后那年,曹玮接到诏书,西域战事吃紧,他还来不及为其父持丧,就赶往镇戎军担任指挥官。当时三十多岁的曹玮已经羽翼丰满了,在军界赢得了很高的评价,“驭军严明有部分,赏罚立决,犯令者无所贷。善用间,周知虏动静,举措如老将”。应该说曹玮的确实有资格接受这个充满溢美之词的评价,不过刚到边防的他,威望还不是很高,一次曹玮视察边防,发现部队工事挡箭版不符合规定,当即要求更换,这时一位老将见曹玮年轻当即顶撞说:“我们这里从来就是这个规格。”曹玮一听立即说道“那么今天这规格就的改新的”。从此以后,全军上下都对曹玮慑服。因为宋军驻地是半平原地区,宋军步兵部队较多,和游牧民族骑兵交手比很吃亏,防御工势很重要。曹玮到任后修筑堡垒,开挖战壕,防御为之改观。

曹玮对部队训练严格,有一个故事可见一斑,曹玮有一次去拜访一个朋友,朋友很奇怪曹玮身为大将,为何来我家不带护卫,门外一点动静也没有。等到朋友送曹玮出门时才发现,门外居然部署着三千铁甲军,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只见三千铁甲鸦雀无声,战马一声嘶鸣也没有,静的就像没有人一样。

不久后曹玮率军在西门川伏击西夏的李继迁,斩获甚多,顿时曹玮在西域威名鹊起。曹玮又写信给当地各部落,晓以利害,恩威并施,于是各部落纷纷表示效忠宋朝。

曹玮还在当地招募民兵,招募“弓箭手”,按武功好坏给其土地,官军几乎很少给他们给养,但这些人因为有了土地,一旦敌人入侵,事关切身利益,作战时候最为勇猛,甚至超过了正规军。

西夏李继迁死后,曹玮上奏朝廷,希望能称此机会灭亡西夏,但西夏李德明非常狡猾,假意卑躬屈膝讨好宋朝,宋朝受到了蒙蔽,丧失了良机,最后酿成李元昊叛乱的悲剧。当时不少当地部落企图归顺宋朝,但不少宋将怕得罪西夏李德明不敢接纳,曹玮力排众议,果断出兵,接纳归降,李德明摄于曹玮威名不敢挑衅。不久曹玮又和另一位名将秦翰合作破章埋族于武延川,分兵灭拨臧于平凉,于是陇山诸族皆来献地归顺宋朝。

北宋建立后,吐蕃集团和宋朝,西夏之间关系错综复杂,时战时和。当时,河湟地区吐蕃族部的首领李立遵,得知厮啰系吐蕃赞普之的后代,可借以号召部众,于是,他挟厮啰以号令附近各族部。公元1011年,李立遵动员了三万多精锐铁骑,准备攻打宋朝。顿时边关谣言纷纷,形势吃紧,曹玮积极准备战事,上书朝廷要求增兵,但真宗看到曹玮不断要求增兵的要求,反认为他害怕了,准备派人换了他,于是真宗召见了大臣李迪听取意见,李迪大吃一惊,说曹玮乃是名将,要求增兵说明他对局势有着清醒地认识,我们在关右还有机动部队可以使用,应该立即调拨。真宗问李迪曹玮能否胜利,李迪毫不犹豫的声言曹玮必定可以取胜。

李立遵不久带领他的部队向宋朝开战了,李立遵企图激怒曹玮,要他在某日在秦州决战,曹玮不为所动,以逸待劳,带领6千名骑兵在三都谷设下埋伏。李立遵带着部队大摇大摆来到三都谷,曹玮当时正在吃饭,听到斥候报告不慌不忙继续吃,很快又报,敌军离宋军只剩下几里了,曹玮这才出兵,他来到阵前,看到土蕃军一名敌军高级将领正在策马跑来跑去,到处指挥列阵。曹玮当即问最善射的部将李超,是否能干掉那个指挥布阵的敌将,李超表示,只要15个骑兵就能做到,曹玮当即下令,给你100个骑兵杀死敌将,如果失败了,你就提头来见我。李超胆识过人,带领骑兵飞也似的杀向敌人。就在接近敌阵的时候100个骑兵突然向左右分开,李超中间杀出,一箭命中,敌将当即毙命。敌军顿时大乱,此刻曹玮抓住战机也身先士卒带领100多名骑兵从后方攻击吐蕃军队,宋兵金鼓齐鸣,奋力搏杀,李立遵一下子就被宋军冲垮了,死伤惨重,1万多人被宋军杀死,宋军追奔20里缴获辎重牛马无数。此战宋军以少胜多获得了辉煌的胜利,真宗得到捷报,非常高兴,赏赐曹玮金带,锦袍。

三都谷之战,宋吐关系上重要的一战,以宋朝的胜利载入了华夏的战争史册。从此吐蕃基本上很少骚扰宋朝,可以说这一战打出了宋吐之间的和平,曹玮对此功不可没。

此后曹玮选募神武军二百人,在野吴谷大破马波叱臈,获生口、孳畜甚众。又在吹麻城打击了土蕃部落鱼角蝉私立文法活动。不久河州、洮兰、安江、妙敦、邈川、党逋诸城皆纳质归顺。

西夏的军队经常骚扰北宋的西北边境,百姓不得安宁。曹玮凭他的勇敢和智慧一次次打败了敌人的进攻。东都事略和梦溪笔谈记载着一个战例,表现了曹玮的智慧:

在西北边疆,西夏的军队一见“曹”字旗帜,便知宋朝常胜将军曹玮军来到,稍一交锋便溃逃了。曹玮心想:“我军一到,他们便逃。我军一走,他们又来骚扰,如此进进退退总不是办法。只有把他们引出来,彻底消灭方能解除后患。”

第二天,曹军赶着敌人撇下的牛羊,抬着缴获的战利品,散散漫漫地往回走。

西夏统帅听探子飞报:曹军贪图战利品,部队毫无纪律,一片混乱。西夏军觉得这是战胜敌方的机会,便率军回马撵上宋军交战。

曹玮部队拖拖拉拉地走到一个地势很有利的山口,即摆阵迎战。

过了半天:,远处飞马骤驰,尘土遮天,西夏军队赶来了。曹玮笑笑,便派人到西夏军队那边传言说:“贵军远道而来,将士十分疲乏,我们不想趁人之危而作战,先请你们休息一下,待会再决胜负。”西夏统帅一听,认为对自己有利,便同意了。

过了一会儿,曹玮认为时机已到,又派人过去通知:“休息好了,开始吧!”

当即,山谷中战鼓震天,双方人马好一番厮杀。没多久,西夏军队就被打得尸横山野,死伤大半。

曹玮的幕僚觉得奇怪,堪称慓悍骁勇的西夏军怎么怎么好好交战就全线溃败了呢?曹玮说:“昨天我们双方一交战,他们就逃,其实这是为了保存实力,不与我主力硬拼。为了彻底解决他们,我便以贪图战利品的幌子迷惑他们,装作军纪涣散的样子引他们上钩。不出我所料,他们果真上了当,100多里路追来,肯定相当疲劳;而我们休整了半天,以逸待劳稳操胜券。但当时迎战,我方必定会伤亡较大,因为他们刚到士气还很盛,决战的精神很足。我便故意让他们休息,这下就挫伤了他们的士气,精神亦松弛下去。要知道:走远路的人,干重活的人,停下来休息一会后会感觉到浑身象散架一样。这时出击,我们就很轻松地取胜了!”

一番话,说得幕僚们心中佩服不已。

曹玮的对手对他也非常尊敬,厮啰听到有人提到曹玮“即望玮所在,东向合手加额”。契丹使者经过曹玮驻地,一律慢行,不准策马飞奔。

曹玮战功彪炳,受到真宗信任。宋史记载“”真宗慎兵事,凡边事,必手诏诘难至十数反,而玮守初议,卒无以夺。”后来曹玮死后李元昊叛乱,宋朝名将葛怀敏就被赐予曹玮穿过的铠甲显示荣耀。

曹玮以其出色的战绩,巩固了宋朝西北边,在中国战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