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谦恭大度的大将军卫青

谦恭大度的大将军卫青

分享

卫青画像

【新三才整理综合】北方匈奴一直是汉朝强大的外患,武帝以前均采取“和亲”的政策。至武帝时,繁荣的经济加上鼎盛的国力,反击匈奴的条件终于成熟。汉武帝启用年轻的将领卫青,七战七胜。最后使得匈奴无力与汉室相抗衡,远徙漠北。

苦难童年
卫青,字仲卿,河东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人。卫青的母亲在平阳公主家做女仆,因丈夫姓卫,她就被称为卫媪。卫媪生有一男三女,即儿子长君,长女君孺、次女少儿、三女子夫。丈夫死后,她仍在平阳侯家中帮佣,与同在平阳侯家中做事的县吏郑季私通,生了卫青。后来,他的母亲感觉供养他非常艰苦,就把他送到了亲生父亲郑季的家里。但郑家的人根本看不起卫青这个私生子,让他到山上放羊,卫青受尽了歧视和凌辱。

卫青长大后,不愿再受郑家的奴役,便回到母亲身边。平阳公主看到卫青已长成了一个相貌堂堂的彪形大汉,就让他做了自己的骑奴。每当公主出行,卫青即骑马相随。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与在郑家时的情景相比已是天壤之别。卫青聪明好学,渐渐学到了一些文化知识,懂得了一些上层礼节。

有一次,卫青跟随别人来到甘泉宫,一个人看到他的相貌后说:“你现在穷困,将来定为贵人,官至封侯。”卫青笑道:“我身为人奴,只求免遭笞骂,已是万幸,哪里谈得上立功封侯呢?”

时来运转
这时卫青最小的姐姐卫子夫,出落得很美丽,成了公主府里才貌双全的歌女。公元前 139年春,卫子夫被汉武帝选入宫中,卫青也被召到建章宫当差。这是卫青命运的一大转折点。

卫子夫入宫不久,就有了身孕,引起了皇后陈阿娇的嫉妒。她担心卫子夫一旦生下的是个男孩,那就会被立为太子,这对她的地位无异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是,眼下卫子夫正得汉武帝的宠幸,陈皇后对她不敢加害,就找母亲大长公主诉苦。馆陶大长公主是汉武帝的姑姑,为了给女儿出气,她找了一个借口,把卫青抓了起来,并准备处死。卫青的好友公孙敖听到了消息,马上召集了几名壮士,把卫青救出来。不久,汉武帝封卫子夫为夫人,提升卫青为太中大夫。

首次出征,一鸣惊人
公元前 129年冬天,匈奴又一次兴兵南下,前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怀来县)。汉武帝看到,原有的一些将领老成持重有余,主动进攻不足,魄力不够。他认为“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汉武帝果断地任命卫青为车骑将军,迎击匈奴。从此,卫青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这次用兵,汉武帝分兵四路出击。车骑将军卫青直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从代郡(治代县,今山西大同、河北蔚县一带)出兵,轻车将军公孙贺从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出兵,骁骑将军李广从雁门出兵。四路将领各率一万骑兵。卫青首次出征,但他英勇善战,直捣龙城(匈奴祭扫天地祖先的地方),斩敌700人,取得初战胜利。其余三路,公孙敖损失了7000人马,李广战败被匈奴俘获后于半路逃归,公孙贺则是无功而还。汉武帝看到只有卫青取得胜利,加封关内侯。

公元前 128年的秋天,匈奴骑兵大举南下,先攻破辽西,又打败渔阳守将韩安国,劫掠百姓两千多人。汉武帝派匈奴人敬畏的飞将军李广镇守右北平(今辽宁省凌源西南),这时匈奴骑兵避开飞将军李广,而从雁门关入塞,向西北各郡进犯。汉武帝又派卫青出征,并派李息从代郡出兵,从背后袭击匈奴。

卫青认为:匈奴奔袭千里,士卒疲惫,汉军则是养精蓄锐,士气高昂。因此,利在速战。他马上率领3万多精骑,急速北上赶到前线。

卫青一马当先,冲杀在前。将士们更是奋勇争先。斩杀、俘获敌人数千名,匈奴大败而逃。这次胜利得到汉武帝及其他大臣将领的认可。

扭转战局的河套、漠南之战
公元前127年,匈奴结大量兵力,进攻上谷、渔阳。汉武帝决定用全力收复河南地,以消除匈奴的威胁。西汉的河南地,即今黄河河套地区,这里水草丰美,宜于农牧,是匈奴的基地。其地又临近西汉首都长安,无论在经济和军事上,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武帝决定避实击虚,派卫青率大军进攻河南地。这是西汉对匈奴的第一次战略反击。

卫青经仔细分析认为,要是直接从长安正面攻打盘踞河南的匈奴楼烦王、白羊王,他们势必会退至石门水(今内蒙古包头市西昆都沦沟)、高阙(今内蒙古彦淖尔盟杭锦后旗)两个山口,凭险据守,北面还有单于王廷和右贤王为后盾。

因此,卫青采用“迂回侧击”的战术,率领4万大军引兵北上,出云中,沿黄河西进,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石水门和高阙,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同单于王廷的联系。

然后,卫青又率精骑,飞兵南下,进到陇西,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匈奴白羊王、楼烦王见势不好,仓惶率兵逃走。汉军歼敌数千人,夺取牲畜一百多万头,完全控制了河套地区。卫青因立有大功,被封为长平侯。

因为这一带水草肥美,形势险要,汉武帝在此修筑朔方城(今内蒙古杭锦旗西北),设置朔方郡、五原郡,从内地迁徙十万人到那里定居,还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的边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这样,不但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的直接威胁,也建立起了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方基地。

匈奴不甘心失败,一心想把朔方重新夺回去,多次出兵,都被汉军挡了回去。
元朔四年(前125年),匈奴分兵大举侵入代郡、定襄、上郡,杀掠了几千人。公元前 124年春,汉武帝派卫青统领六将军,带领十余万人,从新根据地朔方进行反攻。

卫青率三万骑兵从高阙出发;苏建、李沮、公孙贺、李蔡率兵从朔方出发;李息、张次公率兵由右北平出发。卫青这次采用长途奔袭,命令部队马不停蹄,兵不卸甲,长途出塞600余里,出其不意,闪击匈奴右贤王部。

匈奴右贤王认为汉军离得很远,一时不可能来到,正在帐中拥着美妾,畅饮美酒。忽听帐外杀声震天,火光遍野,右贤王惊慌失措,仓惶中忙把美妾抱上马,带了几百壮骑,突出重围,向北逃去。汉朝轻骑校尉郭成等向北追赶了几百里没有追上,却俘虏了右贤王的小王十余人,男女一万五千余人,牲畜有几百万头。汉军大获全胜,高奏凯歌,收兵回朝。
汉武帝接到战报,喜出望外,派特使捧着印信,到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加封食邑8700户,所有将领归他指挥。卫青的三个儿子都还在襁褓之中,也被汉武帝封为列侯。卫青坚决推辞说:“微臣有幸待罪军中,仰仗陛下的神灵,使得我军获得胜利,这全是将士们拼死奋战的功劳。陛下已加封了我的食邑,我的儿子年纪尚幼,毫无功劳,陛下却分割土地,封他们为侯,这样是不能鼓励将士奋力作战的,他们三人怎敢接受封赏。”

卫青将荣誉归功于皇帝和诸将士,此举让他在皇帝面前和将士中树立了同甘共苦的形象,也是卫青之所以为一代名将的基本素质。汉武帝随后又封赏了随从卫青作战的将领。

此后不久,匈奴又于同年秋天,出动骑兵万人侵入代郡,大肆杀掠。汉武帝为了进一步打击匈奴主力,巩固边防,于元朔六年(前123年)二月,令大将军卫青指挥公孙敖、公孙贺、赵信、苏建、李广、李沮等六将军,率领10万余骑,由定襄北进数百里,歼灭匈奴军数千人。

这一战役,卫青的外甥、年仅18岁的骠姚校尉霍去病,也率领八百精骑,初次参战,在战斗中冲锋陷阵,获歼敌2000余人的辉煌战果。接着全军返回定襄、云中、雁门,经过短期休整,又在四月里再出定襄,击歼匈奴军万余人。迫使匈奴主力退却漠北一带,远离汉境。至此完全扭转了战局,为下一步实施河西之役并取胜提供了必要条件。

公元前 121年,西汉对匈奴的第二次大战役开始,由霍去病指挥,结果使汉朝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区,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

漠北之战
漠北之战,可以说卫青的智慧与勇气发挥到极至的战斗,在战斗中不仅体现了他谨慎小心的作风,更体现了他在关键时刻超乎寻常的果敢。

为了彻底击溃匈奴主力,汉武帝集中全国的财力、物力,准备发动对匈奴的第三次大战役。公元前 119年春,由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精锐骑兵五万人,分作东西两路,远征漠北。为解决粮草供应问题,汉武帝又动员了私人马匹四万多,步兵十余万人负责运输粮草辎重,紧跟在大军之后。

原计划远征大军从定襄北上,由霍去病率骁勇善战的将士专力对付匈奴单于。后来从俘获的匈奴兵口中得知匈奴伊稚斜单于远在东方,于是汉军重新调整战斗序列。汉武帝命霍去病从东方的代郡出塞,卫青从定襄出塞。

大将军卫青麾下,李广为前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食其为右将军,曹襄为后将军。卫青考虑到前将军李广年纪已高、运气又不好,就没让他担任先锋,而是与右将军赵食其两军合并,从右翼进行包抄。卫青自己率左将军公孙贺、后将军曹襄从正面进兵,直插匈奴单于驻地。

赵信向伊稚斜单于建议:“汉军不知道厉害,竟打算穿过沙漠。到时候,人困马乏,我们以逸待劳,就可以俘虏他们。”于是下令所有的粮草辎重,再次向北转移,而把精锐部队埋伏在了沙漠北边。

卫青大军北行一千多里,跨过大沙漠,与严阵以待的匈奴军遭遇了。卫青临危不惧,命令部队用武刚车(铁甲兵车)迅速环绕成一个坚固的阵地,然后派出5000骑兵向敌阵冲击。匈奴出动一万多骑兵迎战。

战场呈现胶着状态,此时战局正悄然向有利于汉军的方向发展。由于卫青事先构筑了坚实的防线,匈奴的中线突击没能冲破汉军的防线,随着时间的延长,匈奴军逐渐进入了汉军的口袋,汉军的中线部队开始收缩,有意将匈奴引入口袋中。

战斗持续到了黄昏,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两军在沙漠中对面不相见,局面一度陷入混乱。卫青处变不惊,敏锐的感知到反攻的时机到了,下令早已待命的两翼骑兵部队突进,对敌完成合围。匈奴的军队在汉军侧翼的打击下终于崩溃,单于看到汉军人数众多,士气旺盛,知道无法取胜,慌忙骑上快马,率领精壮骑兵数百人,向西北方向突围逃去。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战场上双方将士仍在喋血搏斗,喊杀声惊天动地。卫青得知伊稚斜单于已突围逃走,马上派出轻骑兵追击。匈奴兵不见了单于,军心大乱,四散逃命。卫青率大军乘夜挺进。天亮时。汉军已追出二百多里,虽然没有找到单于的踪迹,却斩杀并俘虏匈奴官兵 19000多人。卫青大军一直前进到真颜山赵信城(今蒙古乌兰巴托市西),获得了匈奴屯积的粮草,补充军用。他们在此停留了一天,烧毁赵信城及剩余的粮食。然后班师。这场战役卫青正面的拼杀为两翼的迂回包抄赢得了时间。焚毁其粮草,给匈奴以毁灭性的打击。

霍去病率领的东路军,北进两千多里,与匈奴左贤王的军队遭遇。经过激战,俘获了匈奴三个小王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入,消灭匈奴七万多人。左贤王败逃而去。

漠北战役是汉匈间规模最大,战场距中原最远,也是最艰苦的一次战役,汉军打垮了匈奴的两大集团,共歼灭匈奴9万多主力精锐。其中,卫青军歼敌19000余人。经过此战,匈奴元气大伤。此后,逐渐向西北迁徙,出现了”漠南无王廷”,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基本上解除了。

汉武帝为表彰卫青、霍去病的大功,特加封他们为大司马,且霍去病与卫青待遇相同。

这时,平阳公主寡居在家,许多人都说大将军卫青合适,平阳公主笑着说:他是我从前的下人,怎么能做我的丈夫呢?左右说:大将军已今非昔比了,他现在是大将军,姐姐是皇后,富贵震天下,哪还有比他更配得上您的呢。汉武帝知道后,当即允婚。卫青与汉武帝亲上加亲,更受宠信。卫青为人谦让仁和,行事低调,体恤士卒,从不居功自傲,不养门客、不党不朋。这也许与他自小贫苦的出身有很大的关系。

后来,汉武帝对霍去病恩宠日盛,霍去病的声望超过了他的舅舅卫青,过去奔走于大将军门下的许多故旧,都转到了霍去病门下。卫青门前顿显冷落,可他不以为然,认为这也是人之常情,心态超然地过着恬淡平静的生活。

公元前106年,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去世,汉武帝命人在自己的茂陵东边特地为卫青修建了一座象庐山(匈奴境内的一座山)的坟墓,以象征卫青一生的赫赫战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