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将军

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将军

分享

【新三才综合整理】在战场上,霍去病凭着血气骁勇,率领八百精骑,在茫茫大漠里奔驰数百里,突袭匈奴后方,斩杀匈奴两千余人。杀死单于祖父一辈的籍若侯产,活捉单于叔父罗姑比。汉武帝封他为“冠军侯”,赞叹他的勇冠三军。

河西之战,战神无敌
河西因位于黄河以西,故称河西,又称河西走廊。河南、漠南战役后,匈奴在大漠以南的广大地区仅剩左贤王及河西匈奴军队。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的春天,霍去病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率领精兵一万从陇西(今甘肃省临洮县)出发,出征匈奴。这就是河西大战。
19岁的统帅霍去病,实施了千里无后方,闪电长途奔袭,打了一场漂亮的大迂回战。
霍去病六天中转战五国,长驱直入。他集中优势兵力在连连攻破河西的五个部落后,避开浑邪、休屠二王的正面防御工事,悄悄沿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东南)东急驰一千多里至皋兰山(今甘肃兰州市南),与卢侯、折兰二王鏖战于皋兰山下。
霍去病在皋兰山与以逸待劳的卢侯、折兰二王主力接战,这是一场真正的正面攻坚战,是双方实力的较量、生与死的拼杀。此战霍去病毫无取巧之机,相反以少打多、以疲打逸,战斗打得异常残酷。此战霍去病惨胜,一万精兵仅剩三千余人。而匈奴更是损失惨重——卢侯王和折兰王都战死,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被俘虏,斩敌八千九百六十,匈奴休屠祭天金人也成了汉军的战利品。在这一场硬碰硬的对战之后,年少的霍去病展现了一代战神的风采。
同年夏天,汉武帝决定乘胜追击,展开收复河西之战。此战,霍去病成为汉军的统帅。
这次出塞的四位将军是,骠骑将军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都从北地出兵,分道进军;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都从右北平出兵,分道进军。从汉武帝的意图来看,这次东北的作战是一次战略牵制,是为了西北的出击,目的是全力打击匈奴在西北的右贤王集团,以达到通西域的战略目的。
这次战役,公孙敖等大漠的“老马”在大漠中迷了路,没有起到应有的助攻作用。老将李广所部则被匈奴左贤王包围。霍去病遂再次孤军深入。
在祁连山,霍去病所部斩敌三万余人,俘虏匈奴王爷五人以及匈奴大小瘀氏、匈奴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共计六十三人。
经此一役,匈奴不得不退到焉支山北,汉王朝收复了河西平原。秦汉以来一直侵扰边境,强悍的匈奴悲痛的唱道:“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从此,汉军军威大振,而十九岁的霍去病更成了令匈奴人闻风丧胆的战神。
经过这场战役,霍去病指挥能力大增,并逐渐成长为优秀的军事统帅。这时的霍去病对统兵已变得驾轻就熟,判断、分析、决断,调兵遣将、排兵布阵,出击时机的拿捏等已臻成熟。更重要的是霍去病的部下有赵破奴、高不识、仆多三人封侯;随霍去病到达小月氏的校尉们也都被封为左庶长的爵位。这样,霍去病在军中的班底开始形成。

河西受降
真正体现霍去病机智胆略的是“河西受降”。
两场河西大战后,由于浑邪王屡次被汉军打败,损失几万人,匈奴的单于大怒,想召来浑邪王,把他杀死。估计是消息不机密,所以被浑邪王知道了,于是浑邪王和休屠王等想投降汉朝。
汉武帝不知匈奴二王投降的真假,遂派霍去病前往黄河边受降。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对外虏的受降,霍去病一生征战,处处行险,但险中之最险的恐怕要算这一次,心理战尤胜于真正的交战,霍去病控制大局的能力和临危不惧的胆色千载之后仍令人叹服。
霍去病领兵一万,渡过黄河与浑邪众相望。当霍去病率部度过黄河的时候,匈奴降部中发生了哗变。当时匈奴人一片混乱、情况不明,霍去病完全可以任由匈奴人自行内乱,不必自己冒险到一堆炸了窝的匈奴人中去犯险,因为被匈奴乱兵杀死或俘虏的机率很大。
面对这样的情形,霍去病只带着数名亲兵冲进了匈奴营中,直面浑邪王,下令他诛杀哗变士卒。霍去病的气势不但镇住了浑邪王,同时也镇住了四万多名匈奴人,不伤己方一人却杀死哗变的八千匈奴人,再降伏了余下4万人。一场一触即发的兵乱终于消于无形。
河西受降的顺利结束,是今天的我们只能用敬仰的心努力想象的。那个局势迷离危机四伏的时候,那位刚满20岁的青年是怎样站在敌人的营帐里,仅仅用一个表情一个手势就将帐外四万兵卒、八千乱兵制服的。
河西受降后,汉王朝的版图上,从此多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河西走廊正式并入汉王朝。从此汉朝摆脱了两线作战的形势,可以专一对付东北的匈奴左贤王部和单于本部。
有一个故事,霍去病河西立下大功,汉武帝特派使臣载了美酒到前线去慰问他。霍去病对使臣说:“谢谢皇上的奖赏。但重创匈奴不是我一人的功劳,功劳归于全体将士。”于是,命令将御赐美酒抬出犒劳部下。但酒少人多,怎么办?霍去病吩咐手下,将两坛美酒倒入营帐所在的山泉中,整个山谷顿时酒香弥漫,全体将士纷纷畅饮掺酒的山泉,欢声雷动,这就是“酒泉”的来历。

漠北之战,封狼居胥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为了彻底消灭匈奴主力,汉武帝发起了规模空前的“漠北大战”。汉朝调集了10万骑兵,随军战马14万匹,步兵辎重几十万人,由卫青和霍去病各领5万骑兵,分东西两路向漠北进军。
在战前策划中,原本安排了霍去病打单于,结果由于情报错误,这个对局变成了卫青对单于,霍去病碰上了左贤王部。
这场大战完全可以算是霍去病的巅峰之作。霍去病率军出代郡和右北平,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作战能力,穿越大漠,北进转战2000余里,越过离侯山,渡过弓闾河,转而攻击匈奴左贤王军事集团,与匈奴左贤王的强大骑兵集团在此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殊死决战。霍去病一路追杀,经过激战,汉军大获全胜,斩敌7万余人,俘获匈奴屯头王、韩王等,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左贤王战败逃走。自己损失15,000人,
此战,彻底打垮了左贤王集团,是继消灭右贤王集团和同期卫青打垮单于集团的又一决定性的胜利。
霍去病率军乘胜追至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在这里,霍去病暂作停顿,率大军进行了祭祀天地的典礼——祭天封礼于狼居胥山举行,祭地禅礼于姑衍山举行。这是一个仪式,也是一种决心。
封狼居胥之后,霍去病继续率军深入追击匈奴,一直打到翰海(今俄罗斯贝尔加湖),方才回兵。从长安出发,一直奔袭至贝尔加湖,在一个几乎完全陌生、荒无人烟、很难找到敌人踪迹的情况下取得这样的成就真是奇迹。
经此一役,匈奴的三大战略集团都被打垮,没有能力再和汉朝进行大规模的作战,“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解除了西汉初年以来匈奴对汉王朝的威胁。
霍去病和他的“封狼居胥”,从此成为中国历代兵家人生的最高追求,终生奋斗的梦想。而这一年的霍去病,年仅二十二岁。

纵死犹闻侠骨香
在完成了”漠北大战”的功勋之后,霍去病也登上了他人生的顶峰――大将军大司马。
汉武帝为了奖励他,特意命人为他建造了一座府第。但霍去病婉言拒绝了。他对武帝言道:“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短短九个字,不仅武帝大受感动,就是在两千年后的今天,仍能令人振奋不已。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24岁的大将军霍去病英年早逝,一代战神走完了他辉煌的一生。
汉武帝对霍去病之死非常悲伤。他调来铁甲军,列成阵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霍去病墓地。并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墓前的“马踏匈奴”的石像,象征着他为国家立下的不朽功勋。
他一生四次领兵出击匈奴,灭敌十一万,降敌四万,开疆拓土,可谓是彪炳千秋的传奇。
某种意义上,霍去病可以说是闪电战的创造者,匈奴人对其敬畏之极,称其为”苍狼”,他们在被驱赶出华夏大地之时,也将霍去病的名字传播到欧洲。中国有众多的优秀军事家,然而在英国人编写的《世界著名军事家》里边,仅有两人入选,霍去病便是其中之一。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