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遭貶的張九齡有何風度 讓玄...

遭貶的張九齡有何風度 讓玄宗如此難忘?

分享

有遠見的著名政治家、文學家、詩人、名相。

直相張九齡

談詩前,約略論及作者本身的生命歷程吧!張九齡被讚譽為開元宰相,任官高潔得好評,所以我們得了解他為政時的一些小故事,如此方能知悉被貶謫後的張九齡,應該是懷著什麼樣的心境,創作了《感遇十二首》的。說也奇怪,張九齡雖遭唐玄宗貶謫,但是卻讓玄宗對他念念不忘,他究竟有何人格魅力?

張九齡(678-740),字子壽,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廣東)人,世稱張曲江。根據《舊唐書・卷一百三》記載:“九齡幼聰敏,善屬文。年十三,以書干廣州刺史王方慶,大嗟賞之,曰:‘此子必能致遠。’登進士第,應舉登乙第,拜校書郎。玄宗在東宮,舉天下文藻之士,親加策問,九齡對策高第,遷右拾遺。”張九齡小時就被預言了日後的成就不凡,果然,他成為了開元名相,被譽為“曲江風度”。

言必謇諤,心懷忠誠

張九齡任官匪躬,上諫必吐謇諤,一心向君王、一心為國家。《資治通鑒》即給予“張九齡尚直”的評價,甚至有如此記載:張九齡在擔任歸諫朝政缺失的左拾遺時,見到姚崇(原名姚元崇,後更名為姚元之,再改為姚崇。歷任三朝之相)甚得玄宗信任,即書信一封,奉勸姚崇遠離諂媚阿諛之輩,提拔純良質樸有才能者,並說明自己對於那些見到姚崇手握大權,就延頸企踵地亟欲攀附,即使身懷才華,亦讓他感到過在無恥。看到張九齡這個歷史故事,你覺得他具備了什麼樣的人格特質?這樣正氣凜然的人,文獻上當然不可能只存載這一個小故事了。

根據《舊唐書・卷一百三》載:“天長節(玄宗李隆基的生日,農曆八月初五)時,百官紛紛獻上奇珍異寶以表示慶賀,唯獨擔任中書令的張九齡進獻《金鏡錄》五卷,講述前古興廢之道,玄宗雖對此表達了讚賞,卻也感到十分驚奇。”《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一十四》亦載:“秋,八月,壬子,千秋節,群臣紛紛獻上寶鏡。張九齡卻認為以鏡自照能見外形,以人自照則見吉凶。為書五卷,稱為《千秋金鏡錄》,裡面道述了前世興廢之因由,玄宗則給予褒獎。”

張九齡還因為看清安祿山反君的野心,曾提前勸告玄宗。另外,他見到城府深的李林甫引薦牛仙客,竟然數度直言上諫:“尚書,古之納言,唐興以來,惟舊相及揚歷中外有德望者乃為之。仙客本河湟使典,今驟居清要,恐羞朝廷。”就這樣,出現了事理上的答辯,玄宗再怎麼惜才,還是免不了己見被一個臣子否決後的怒火中燒。

張九齡以忠直著名,其風度讓玄宗念念不忘。

直臣風度,多年不忘

從這些歷史記載,不難看出張九齡任官時的心境。他若非懷著忠君愛國的誠懇,面對掌管生殺大權的玄宗,怎敢再三提建言,甚至是為了朝廷,無不盡言。張九齡如此行為,口蜜腹劍,喜歡陰中傷人的李林甫當然是恨得牙痒痒,因為李林甫早已因為自無學術,而相當忌妒張九齡的能力。於是,性格正直的張九齡自然受到李林甫、牛仙客等奸臣的排擠。最後,張九齡被貶謫到荊州,擔任荊州長史。

在開元二十五年(737),被張九齡舉薦成為監察御史的周子諒,私下向御史大夫李適之提出建言,傳達了對牛仙客濫登相位的不滿,不料李適之轉呈給玄宗時,玄宗大怒而杖責且流放了周子諒。觸怒帝王的周子諒,自然是牽連負累了推薦者張九齡。

雖然,張九齡遭貶謫,不在朝廷之上。但玄宗依然惦記著他的風範,不然不會在宰相等重臣引薦公卿時,必定加上一問:“風度得如九齡否?”玄宗應是多少覺察到“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吧!張九齡終究是沒能再回到君王身邊了,否則文獻上還不再添幾則明臣之諫嗎?天子失了他,命運當然就不同了。多年後,當安史之亂髮生後,倉慌失措的玄宗想起張九齡的先見之明,已是後悔莫及,痛哭流淚之餘,只能遣人至曲江祭拜,厚恤其家。

政治上這樣傑出、敢言的張九齡,文筆究竟如何呢?

讀了《張九齡文集》的劉禹錫曾言:“今讀其文章,自內職牧始,安有瘴癘之嘆,自退相守荊州,有拘囚之思。托諷禽鳥,寄辭草樹,郁然與騷人同風。”可見,詩人雖被貶至不毛之地,雖有拘禁之思,卻依舊能執筆藉物托諷,一展詩人之態度。

想必,蘅塘居士就是在讀完《感遇十二首》後,生髮深切共鳴,愛不釋手,決定《唐詩三百首》的首位非它莫屬!

或許,我們在了解張九齡的歷史事蹟與吟誦完《感遇十二首》後,亦只會嘆道:莫怪乎,當年唐室無雙士,自古南天第一人!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