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大唐聖主李世民(9上)

大唐聖主李世民(9上)

分享

 第九章 真英主難避蕭薔禍 慈父皇險遭奸佞欺

武牢關大捷,秦王世民所帥唐軍傷亡甚微,以少勝多,一舉擒了兩賊首。中原初定,世民首建奇功,李淵龍心大悅。李淵認為自古以來的官職,都難以與世民的奇功相稱,便在武德四年十月,加號世民為「天策上將」,位在王公之上。增邑戶至三萬,賜袞冕、金輅、雙璧、黃金六千斤,前後鼓吹九部之樂,班劍四十人。

武德五年春,(西元622年)世民又將尉遲敬德、羅世信、秦叔寶、李世績、王君廓等驍將,出奇兵於洺水(今河北曲周東南)大敗竇建德的舊將劉黑闥的叛軍,劉黑闥僅率200餘騎逃奔突厥。七月,世民再回師征討徐圓朗,連取數城,從此中原大定。

在李世民盡剿群雄、克定中原之時,李靖統帥三軍輔佐李淵的從侄李孝恭平定了江南的蕭銑等南方割據勢力,自此,大江南北,盡歸大唐。在平江南的過程中,李靖顯露了其過人的智謀、武略、及恩服蠻夷之高德,堪為大唐平江南的首功之臣。

大唐一統,宇內漸平,李世民兵征天下之後,很快就轉入了文治江山之中。在宮西開辦文學館,延請四方學士,以定興天下、安黎民、富國強邦之策。以秦王府屬杜如晦為主,輔以記室房玄齡、虞世南、文學褚亮、姚思廉、主簿李玄道、參軍蔡允恭、薛元敬、顏相時、 諮議典簽蘇勖、天策府從事中郎於志宇、軍咨祭酒蘇世長、記室薛收、倉曹李守素、國子助教陸德明、孔穎達、信都蓋文達、宋州總管府戶曹許敬宗,共十八位飽學之士,均以本官兼文學館學士。分為三番,更日直宿,秦王供給學士們珍膳,禮遇甚厚,恩榮有加。世民朝謁公事之暇,就到館中,同諸學士討論典章文籍。又令庫直閻立本為文學館十八人畫像、令褚亮撰文作讚,史稱「十八學士」。當時的士大夫如果有幸被選入秦王府的文學館,那可是及其榮耀的一件事情,被人們稱作 「登瀛洲」。

正當秦王李世民為大唐的萬世基業、為天下黎民百姓的幸福安寧躊躇滿志、披肝瀝膽之時,來自宮廷妃嬪們與同胞兄弟的一支支陰毒的冷箭,正從暗處一齊向他射來…… 李淵晉陽起兵成功,都是因為得益於秦王世民的周密謀劃。當時李淵曾對世民許諾:「如果起事成功,為父的天下都是因你而得,那時,定立你為太子。」世民叩拜辭受:「兒只有安天下以拯救黎民之心,並無做太子之意。」到了世民攻下長安,李淵做了唐王,將佐們都請唐王立世民為世子,李淵也同意,又因世民堅決推辭才作罷。李淵登基後,平群寇定中原又是世民之功。太子建成,無勇無謀,胸無大略,且貪酒好色,喜歡遊獵;齊王元吉,更無需贅述,所作所為,與「人」字尚且有辱,這二人都不得李淵的恩寵。李淵鑒於隋朝二世而亡,都是因為太子人選不賢導致的。如今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一定要立個賢德之子為太子以備將來承繼大統。故此,李淵常有廢建成、立世民之意。

當時,秦王世民所居的承乾殿,齊王元吉所居的武德殿後院,與李淵的御所、太子建成的東宮晝夜通行,毫無禁限。 太子、二王出入李淵的御所,都可以騎馬佩刀;互相遇上了,也不施君臣大禮,還沿用舊日的家禮。其間,太子令,秦、齊王教,與皇帝的詔敕並行,官府不知所從,只有依據得到的先後來定奪遵棄。

秦王世民功高蓋世,頗得父皇的寵遇與滿朝文武的敬重,對此,太子建成妒火中燒;李元吉則以為建成做太子,他都不服,更難服眾。他想先與建成聯手除掉秦王世民,再除掉建成取而代之易如反掌。二人開始勾結,各樹朋黨,並與李淵的寵妃張婕妤、尹德妃勾搭成奸,淫亂後宮。這幾個形同狗彘之流,狼狽為奸,設下毒計,不失時機地詬謗與謀害秦王。

李淵是一個重色之君,甚至到了為色所惑、色令智昏的地步。

當年平定京城進駐長安後,李淵奪了辛處儉美貌的妻子,並嬌寵日盛。辛處儉時任太子舍人,李淵知道後就下令將他貶出東宮,貶謫到江南的萬年縣做了縣令。辛處儉時常心懷恐懼,擔心性命不保。李淵做了皇上後,妃嬪美人眾多,年輕的後宮佳麗們又紛紛添子育女,僅獲封的小王就有二十人。小王的母妃們爭著結交諸位年長的皇子來自保。建成與元吉都是偏狹之人,抓住了父皇重色的弱點,使出渾身的解數,對諸妃嬪曲意逢迎、盡心侍奉,諂諛賄賂、無所不用,以求她們在父皇面前多盡美言。當時,東宮、諸王公、妃主之家及後宮外戚,橫行京城長安,恣意為非作歹,官府懼於皇家的權威,都不敢出面責問。

秦王世民心胸豁達,大公無私,不屑做那些阿諛奉承之事,與諸皇妃礙於男女有別、尊卑有序,從不奉迎她們。再加上關乎妃嬪們及外戚的幾件事,世民秉公而為,得罪了諸妃。諸妃便竭力在皇上面前讚譽建成、元吉,詆譭世民。

世民攻下洛陽後,李淵派貴妃等多位妃嬪去洛陽宮開開眼界,順便選些各自喜愛的珍寶玩服。貴妃一行興沖沖地來到洛陽,見了秦王,說明來意,世民說:「寶物玩服都已登記入冊,封存府庫,上奏父皇了,世民無權相贈。」貴妃等人又為親屬向世民求官,世民說: 「官吏是代表朝廷造福一方的,官位自當授予那些賢德有才又有功之人。請恕世民難以相助。」貴妃們表面都讚許世民公正清廉,私下裏卻心生怨恨,只等日後再尋機報復。

淮安王李神通戰功卓著,世民便下王教賞賜他良田幾十頃。偏巧,張婕妤的父親也看中了那塊地,就讓張婕妤向皇上求要,李淵不知世民已把地賜給了李神通,就下手詔將地賜給了張父。得了皇帝賜地的手詔,張父便理直氣壯地找李神通討地,李神通說:「秦王賜予我的王教在先,皇上賜予你的手詔在後,依慣例,這塊地應該是本王的。」李神通不肯把地讓給張父。張婕妤正逢青春美貌的花季,又很會討皇上的歡心,故很得李淵的寵愛。張婕妤想,如果向皇上實情相告,自己無理;那就把良心藏起來,歪曲事實吧。張婕妤跑到皇上那裏,一把鼻涕一把淚:「陛下前日賜給妾父之田,被秦王奪去送給李神通啦!請陛下為臣妾做主啊!」李淵聽罷,勃然大怒,馬上把世民招來責問:「我的手敕竟不如你的王教管用了!大唐的江山是你打下來的,是不是也該由你來坐了?」世民叩頭謝罪,說明原委,李淵不聽,拂袖而去。

事過不久,李淵的另一個寵妃尹德妃,也火上澆油。

尹德妃的父親尹阿鼠仗著女兒在宮中得寵,驕縱蠻橫。一天,秦王府屬杜如晦騎馬在他家門前經過。秦王府屬是朝廷命官,尹阿鼠只是外戚,並無官職。按禮,朝廷命官經過官職小於自己的外戚門前無須下馬。尹阿鼠仗勢欺人,吩咐幾個家人把杜如晦拽下馬來,一頓暴打,杜如晦被打得鼻青臉腫,手指也被折斷一個。尹阿鼠站在一邊大罵:「你是誰啊,也敢經阿鼠家門不下馬!」

杜如晦,可是秦王不可多得的智囊。初為秦王府兵曹參軍,不久被晉陞為陝州長史,要出秦王府放為外任。當時秦王府的府僚多補外官,世民身邊賢才越來越少,世民很為此事憂心。房玄齡對秦王說:「別人走了都不足為惜,惟有杜如晦,他可是難得的王佐之才,大王欲安定四方,非如晦不可。」世民大驚:「多虧你這番話,我差點失去這個王佐之才。」世民立即奏請皇上,把杜如晦引為府屬,留在了秦王府。杜如晦與玄齡常跟隨秦王四處征伐,在軍中隨機應變,決斷如流。杜如晦、房玄齡、長孫無忌都是世民做秦王時的肱股之臣。

杜如晦無辜被打,回到秦王府,就把事情經過稟告給秦王。世民聽罷,想立即進宮向父皇稟明,被杜如晦勸止了:「一點小傷,無關大體,臣養幾天就好了,大王不必在意。您更不要為臣與皇妃結怨,以免皇上受枕邊風影響,疏遠大王。」

事後,尹阿鼠怕秦王到皇上那裏去告自己,就先到宮裏找女兒尹德妃,曲說事實,來個惡人先告狀。尹德妃送走父親,就趕來找皇上哭訴:「陛下,秦王的左右仗勢欺人。前天,杜如晦從妾父家門經過,偏巧妾父在門前站立,來不及躲避,杜如晦硬說妾父有意阻路,不由妾父分說,就把妾父踢倒,當街痛打。陛下,臣妾一家還有何臉面活在世上!」尹德妃邊說邊哭,李淵聽完,怒氣頓時衝到了頭頂,立即傳世民進宮,厲聲斥責世民:「我妃嬪的父親都要被你的左右欺凌,更何況一般的小民百姓了!你對屬下也太過驕縱了!」世民反覆分辨,李淵根本不聽。

沒過多久,李淵在宮中設家宴,諸妃嬪、眾皇子、列位公主歡聚一堂,舉杯暢飲。面對諸妃嬪,世民觸景生情,不由得思念起生母太穆皇后來:母親操勞一世,卻沒能見到父皇富有天下的這一天……世民是個至孝之人,想著想著,竟涕淚交加、忘情地哭了起來。李淵看罷,大為掃興,心中臉上、皆顯不悅。

諸妃嬪察顏觀色,知道皇上對秦王的恩寵已大不如從前,就合夥密奏,都到皇上面前譭謗秦王:「如今海內承平,陛下春秋鼎盛,正應惜時娛樂,可是秦王每次在宴席上卻獨自垂淚……他分明是憎妒妾等。依此看來,陛下千秋萬歲之後,秦王必難以見容妾等母子,只怕那時我們母子都要到九泉去追隨陛下了!」說著說著,便香腮凝淚,嬌語含悲:「還是皇太子仁孝,陛下若把我們母子託付給他,我們就都得平安了。」
愛妃們輪番上陣進秦王的讒言,李淵也為將來自己千秋之時、身後的這群孤兒弱母們的處境擔憂起來,眼圈一紅,也隨之愴然淚下。從此,李淵再也無心立世民為太子了,對世民越來越冷淡疏遠;對建成、元吉反倒日漸親近。

紅粉佳人們的枕邊冷風,吹得李淵對昔日的愛子不免心生寒意。帶著幾分傷感,李淵招來心腹左僕射裴寂訴說知心話:「世民典兵在外日久,被身邊的書生們教唆壞了。今日的世民,已不再是朕昔日那個仁孝寬厚的愛子啦!」說完,竟傷心地落下淚來。
妃嬪們以唇槍舌劍譭謗秦王,建成和元吉更輔以對世民人身的一次次殘害,竟使身經數十場大戰、戰戰都衝鋒陷陣、輕騎深入、卻未受一點矢刃之傷的神武大將軍,險些一命赴黃泉。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史料——《資治通鑒》、《隋唐嘉話》、《舊唐書》、《新唐書》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