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大唐聖主李世民(9下)(圖...

大唐聖主李世民(9下)(圖)

分享

第九章 真英主難避蕭薔禍 慈父皇險遭奸佞欺

一次,世民陪父皇巡幸齊王元吉的府邸,元吉令護軍宇文寶埋伏在室內,讓他伺機行刺秦王。建成擔心父皇同來,此事若敗露,難以收場,便制止了元吉。元吉生氣地說:「我這都是在為你謀劃,於我又有何利可圖!」

武德七年六月,李淵的行宮仁智宮落成。(今陝西省銅川市境內,與當時的長安相距近300里。)李淵令太子建成留守京城,帶上世民、元吉一行人等,到仁智宮避暑巡幸。

建成覺得這可是除掉世民、逼宮篡位的天賜良機,忙找來元吉密謀:「你與世民一同護駕仁智宮,要尋機除掉世民。你我的安危成敗,就在今年,不能再等下去了。」元吉應允。一場宮廷政變正緊鑼密鼓地悄然進行著:

建成早就暗地裡招募了長安及四方的驍勇二千多人作為東宮衛士,稱為「長林兵」,精心操練,以做不時之用。

慶州(今甘肅省慶陽市)都督楊文幹任東宮宿衛時,建成待他甚厚,買為私黨。建成令他私募敢死的猛士送往長安;同時又派郎將爾硃煥、校尉橋公山,把甲冑從長安送到慶州給楊文幹。這兩人走至豳州,越想越怕:我們這是參與太子謀反啊!秦王英明神武,有他在,此事必敗。事敗之時,不僅自己要掉腦袋,連九族都要被夷滅。為太子這樣的小人去死也不值得啊!二人一商量,乾脆去仁智宮到皇上那裏告發太子,來個將功折罪。於是二人就來到仁智宮將建成私募武士,讓他們去慶州運送甲冑,令楊文幹舉兵謀反、與建成表裡相應,逼李淵退位……一五一十都上奏了皇上;與此同時,又有一個叫杜鳳舉的寧州人也到仁智宮密奏此事。李淵聽罷,又驚又怒,立即親手書詔,假托他事,令建成速來行在復詣。

建成見到父皇手詔,知道事情有變,嚇得癱作一團,找來心腹商議對策。太子舍人徐師謨勸建成舉兵策反;詹事主簿趙弘智則規勸建成到仁智宮復詣謝罪。建成權衡再三,最終決定到仁智宮向父皇請罪。建成知道李淵心慈面軟,見到李淵後,就奮力叩頭謝罪,險些昏死過去。李淵盛怒難解,下令把建成押下去看管起來。又派司農卿宇文穎快馬加鞭到慶州召楊文幹速到仁智宮面君。宇文穎早被元吉收為心腹,臨行前,元吉密告宇文穎到了慶州,讓楊文幹立即舉兵策反。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又使李淵感覺還是世民值得信賴與依靠。連忙召來世民問策。世民說:「父皇不必擔憂,文幹只是一個無知的小人,不足為懼;兒臣立即派一員大將把他擒來就是。」李淵說:「不行!文幹之事關連著建成,恐怕會有很多人響應,不能掉以輕心,你要親自前往。回來後,父皇定立你為太子,我不忍倣傚你姨祖父隋文帝自誅其子。到時候改封建成為蜀王。蜀兵脆弱,將來他肯聽從於你,你就保全他;不肯聽從於你,你取他也很容易!」世民領旨帥兵前往慶州平亂。

世民走後,元吉串通妃嬪們輪番為建成求情,封德彝也在皇上面前為建成紓解,李淵又改了主意,還令建成回京城據守,僅是斥責他不能友睦兄弟,謀反一事隻字不提。李淵把建成謀反歸罪於太子中允王珪、左衛率韋挺、天策兵曹參軍杜淹,責其輔導太子無方,把他們流放到蜀地巂(音西)州,做了建成的替罪羊,此事就此完結。

這年七月,楊文幹攻陷寧州。秦王世民帥軍趕到寧州,楊文幹黨羽一聽前來平亂的是秦王,嚇得聞風潰散。不久,文幹被其部下所殺,世民擒拿了宇文穎,得勝班師。

李淵回到長安後,又帶著太子、秦王、齊王一同到城南圍獵。李淵命三子馳射狩獵,比比哥仨的騎射功夫。建成上次謀反不成,這次出來圍獵,又將其視作除掉世民的一次絕好機會。

建成專為除掉世民而備好了一匹沒有馴服的胡馬,此馬性情桀驁,不容駕馭。建成想用此馬置世民於死地。到圍場後,建成把馬牽到世民面前:「二弟,這是一匹寶馬良駒,幾丈寬的澗水,可一躍而過。你騎術高超,來試試它的馬力如何?」世民久經沙場,甚麼好馬沒見過。曾經與竇建德兩軍對壘時,王世充的侄兒王琬騎著隋煬帝的那匹寶馬在陣前炫耀,李世民看罷,脫口而出:「王琬胯下真是一匹好馬啊!」尉遲敬德聽完秦王的誇讚,知道秦王看上了那匹馬,不顧秦王阻攔,帶上兩員大將闖到陣前活捉了王琬,奪下寶馬,獻給秦王。建成牽來的這匹馬,世民上眼一看,果然俊逸超群。謝過建成,世民就從建成手中接過韁繩,飛身上馬去追射麋鹿。跑出不遠,馬突然尥起蹶子,隨後又趴在地上打起滾來,世民的反應何等的敏捷!感覺不妙便縱身下馬,穩步站立在幾米開外。馬站起來後,世民又騎上去,馬又尥起蹶子……反覆三次,世民都安然無恙。這時,世民才明白了建成的用意,回身對宇文士及說:「他想用這種方式害我,當知人死生有命,豈是人力可以強加的!」

建成聽見了,回宮後就讓妃嬪們到李淵那裏去枉奏世民:「秦王說他自己自有天命,馬上就要做皇上了,哪會白白地就死了!」李淵大怒,先召來建成、元吉,問他們:「世民是這樣說的嗎?」他們都答:「一點不錯!」李淵又召來世民,大加責罵:「天子自有天命,非智力可求;你求的未免也太急切了吧!」世民聽得一頭霧水,知道父皇又是聽信了誰的讒言,才如此生氣。世民免冠頓首,請求父皇將自己下獄查驗,李淵怒不可遏。正在這時,有官員來奏突厥又大舉入侵,李淵這才緩和下來,大敵當前,還要靠世民領兵出征呢,此事便先放置一邊,即刻令世民做好掛帥剿敵的準備。

武德九年(西元626年)六月初一這天,天呈異象:太白金星白晝得見。這是皇位將要易主的奇特天象!這一天象,猶如一枚重磅炸彈,頓時在長安城的皇宮裡炸開了……建成、元吉都以為上天在向自己示意:自己將得大唐的江山;李淵則處於驚恐之中,不知自己要面臨著怎樣的變故……

建成要想逼父退位,當務之急,就是先掃清障礙——除掉世民。

元吉比建成要多一道環節:除掉建成。但先除世民,也是他通向帝位的首要之舉。

事先,建成令人在嶺南捕得一隻鴆鳥,這種鳥專以啄食毒蛇為生。鳥的腎臟先萃取蛇毒,再經過皮膚、羽毛排出體外。所以,鴆鳥的羽毛含有劇毒。鴆羽之毒所及之處,樹摧石崩,毒蛇癱服,萬物盡滅。用鴆羽輕點美酒,酒色不變,醇香依然,讓人難以覺察。飲了此酒的人,其結果可想而知。但也並非無藥可解,古往今來,人間諸事,莫不遵循著「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一天理。

建成以毒比蛇蠍之心,為自己的同胞兄弟世民配置了劇毒的鴆酒。

這天夜裡,建成給世民設了豐盛的夜宴,備好了鴆酒,招世民到東宮赴宴,想以鴆酒毒殺世民。

世民是個坦蕩的君子,胸無半點惡念,更無防人之心。對敵軍之將都信而不疑,更何況自己的同胞兄長?建成端起酒杯,故作真誠地對世民說:「大唐開國,天下一統,四海承平,都是二弟你的功勞,為兄的太子位也是因你相讓而得。以前,為兄氣量不夠,總擔心有朝一日你再奪回去,所以,做了一些對不起二弟的事情,還望二弟海涵。這杯酒,是為兄向你謝罪的,請二弟同飲!」建成說完,杯中酒一飲而盡。世民素日從不飲酒,但兄長誠心實意地向自己道歉之酒,不喝未免失禮,也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酒剛下肚,世民頓覺五內俱碎,疼痛難忍,隨後就開始大口大口地吐血,一會的功夫,世民暴吐了幾升的鮮血;冷汗從世民全身的每一個毛孔不住地湧出,打濕了所有的衣服。鴆酒之毒順著吐出的鮮血和流出的冷汗也都排了出去,世民虛弱地癱倒在地……幸好淮安王李神通在場,將世民扶回西宮秦王府,世民才倖免於難。

李淵聞訊,趕來秦王府探病,看世民這樣,很是心疼:「父皇深知,晉陽起兵、謀得天下、削平海內,都是你的功勞。當初我要立你為嗣,你堅決辭讓,我也只好作罷,以成全你的美志;而今建成為嗣已久,我已不忍再行削奪。現在看來你們兄弟之間似乎難以相容。我打算遣你還歸行台,居守洛陽,陝州以東,都由你統治,就像漢梁孝王劉武那樣,也命你建天子旌旗。大唐江山,你與建成平分秋色。」

世民悲痛而泣:「兒不要大唐的江山,兒惟願能在父皇膝前盡孝,不想遠離父皇!」李淵安慰世民:「天下一家,東、西兩都,道路很近。父皇想你了,就會去東都看你,不必煩憂悲傷。」

世民正要東行洛陽,建成、元吉一想:陝州以東土地肥沃、洛陽甲兵曉勇善戰,讓世民去洛陽,無異於放虎歸山,再想馭服他可就難了;不如把他困在長安,放在咱們的股掌之中,處置起來豈不更得心應手!於是就密令多人上奏李淵,謊說秦王左右聽說要去洛陽,無不歡呼雀躍,看樣子,他們再也不會回來了;又派李淵的近幸之臣向李淵陳以利害禍福。李淵馬上又變卦了,收回了令世民東出洛陽的成命。

建成、元吉與後宮諸妃日夜不停地向李淵放世民的毒箭,都說世民不會久為人臣,很快就將逼宮篡位,自立為帝。李淵已深信不疑,正要治罪於世民時,賢臣陳叔達(南陳後主陳叔寶的異母弟)慌忙趕來勸諫:「秦王對大唐的天下建有大功,不可罷黜治罪。況且秦王性情剛烈,如果無辜受挫,唯恐他憂憤成疾,恐有不測,到時候,陛下後悔可就來不及了!」李淵一聽,言之有理,治罪世民,暫且作罷。

元吉一看父皇又變了主意,急不可耐,來到李淵御所,親自蠱惑李淵,請求李淵儘快殺了世民。李淵說:「他有定天下之功,又沒有顯著的罪狀,怎麼給他定罪啊!」元吉說:「秦王初平東都時,就想據守洛陽,故此顧望不還;還散錢帛給將士,以樹私恩;又違抗父皇的敕命,這不是謀反是甚麼!您就快點下旨把他殺了吧,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李淵思慮再三,最終沒有答應元吉的請求。

既然李淵不同意殺世民,這場因儲位而起的的「無爭之爭」,是不是到此就該停止了?秦王是不是從此便可平安無事了?

華萼相連同根生

賢愚迥異質不同

矢刃有義遠聖主

手足無德害良忠

百蠱千魔妖術盡

方驚佛道法無窮

驅除毒霧天日顯

寰宇咸仰大唐風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史料——《資治通鑒》、《隋唐嘉話》、《舊唐書》、《新唐書》)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