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邴吉救护皇孙不图报(图)

邴吉救护皇孙不图报(图)

分享

 
邴吉,又作丙吉,字少卿,西汉鲁国北海人,曾官廷尉监,光武省右监。汉昭帝时曾任大将军长史。汉宣帝时代魏相为丞相。邴吉为人宽厚,不自夸。任相以后,尚宽大,好礼让,属下有罪或者不称职,就让他们休长假离职,不加以惩治,后人沿用而成为定制。
 
邴吉拒诏救皇孙
汉武帝末年,发生了所谓“巫蛊案件”,邴吉冒着生命危险保住了皇曾孙(汉宣帝)。
 
巫蛊之祸
征和二年(公元前91),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为巫蛊咒武帝,与阳石公主有奸,贺父子下狱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武帝命宠臣江充为使者治巫蛊,江充与太子刘据有隙,便借机陷害太子,江充心狠手辣,他与案道侯韩说、宦官苏文等四人,到处发掘木头人,并且还用烧红了的铁器钳人、烙人,强迫人们招供。不管是谁,只要被江充扣上“诅咒皇帝”的罪名,就不能活命。旬日之内,诛杀数万人。
 
在这场惨案中,丞相公孙贺一家,还有阳石公主、诸邑公主,长平侯卫伉都被杀了。江充见汉武帝居然可以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毒手,就更加放心大胆地干起来。他让巫师对汉武帝说:“皇宫里有人诅咒皇上,蛊气很重,若不把那些木头人挖出来,皇上的病就好不了。”
 
于是,汉武帝就委派江充带着一大批人到皇宫里来发掘桐木人。他们先从跟汉武帝疏远的后宫开始,一直搜查到卫皇后和太子刘据的住室,屋里屋外都给掘遍了,都没找到一块木头。
 
为了陷害太子刘据,江充趁别人不注意,把事先准备好的桐木人拿出来,大肆宣扬说:“在太子宫里挖掘出来的桐木人最多,还发现了太子书写的帛书,上面写着诅咒皇上的话。我们应该办他的死罪。” 
 
最后太子刘据上吊自杀。太子有三子一女,全部因巫蛊之乱而遇害,只留下一位孙子刘询,又称刘病已,后为汉宣帝。
 
太子刘据的姬妾中,有位鲁国美女史氏,封为良娣,生子刘进,刘进生子刘病已,称“皇曾孙”。刘病已生下才几个月,就赶上巫蛊案。太子刘据和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以及所有姬妾,全部被杀,只剩下几个月的婴儿刘病已,被收押在郡邸狱(大鸿肺所辖监狱)。
 
邴吉知道太子刘据冤枉,又可怜婴儿刘病已身世悲惨,特地挑选性情谨慎忠厚的女犯渭城(今陕西咸阳)人胡组、淮阳(今河南淮阳)人郭征卿,命她们轮流乳养,移住到地势较高、较于燥的囚房。他每天都亲自前往探视,不准虐待刘病已,刘病已因此才得以保全。
 
后元二年(前87 )武帝患病,望气者说长安监狱有天子气,武帝十分震恐,诏令:“长安监狱中的所有囚犯,无论定案与否,不管轻罪重罪,一律处死。”郭稚深夜来到郡邸狱执行命令。邴吉拒绝开门,对郭稚说:“天子以好生为最大的德泽,任何一个没有死罪的人,都不应该妄杀,何况还有陛下的亲曾孙呢?” 
 
僵持到天亮,邴吉不肯让步,郭稚没能进入监狱,气冲冲地回到宫中,向武帝控告邴吉阻止执行诏命。
 
这时武帝已突然觉悟,说:“这真是天意 ”于是大赦天下,所有狱中罪犯,一律免死。可是长安所有监狱已经一片伏尸,只有郡邸狱中的囚犯依赖邴吉而得以幸存。邴吉一语,活了许多人。
 
不久,邴吉吩咐郡邸狱守承(监狱长),皇曾孙刘病已不应再留在监狱里,打算把刘病已和胡组移交给京兆尹,京兆尹不肯接受,胡组只好又把刘病已抱回监狱照看。后来,胡组服刑期满,要出狱回家。可是刘病己思念奶娘,日夜啼哭。邴吉就个人出钱,雇请胡组留下来继续养育刘病已。几个月之后,才让胡组回家。稍后,宫廷管财务的人报告邴吉:“皇曾孙刘病已的伙食费用,没有命令发给,无法继续供应.”邴吉就从自已的傣禄里分出一部分粮食和肉.供给刘病已。
 
刘病已体弱多病,有几次都差一点病死,邴吉督责养育他的乳母,细心照顾医药,才得以痊愈。邴吉觉得刘病已就这样留在狱中,终究不是办法。经过仔细调查,打听到刘病已的祖母史良娣的母亲贞君(姓不详)和良娣的哥哥史恭还在故乡,就雇了一辆小车,把刘病已送到史家抚养。外曾祖母贞君已经年迈,见到女儿的遗苗孤苦无依,又悲又喜,便打起精神,亲自用心抚养。
 
武帝驾崩时,遗诏命将曾孙刘病已交给掖庭令(宫廷事务总管)收养,上报宗正并列入宗室属籍中,此时皇曾孙刘病已的宗室地位才得到法律上的承认。掖庭令张贺,曾做过太子刘据的宾客,很受倚重,追念旧恩,又哀伤刘病已的身世,对他照顾得十分周到。张贺用自己的钱供刘病己零用、读书,刘病已发愤好学,勤勉有成。
 
智荐新君稳固国本
汉昭帝元平元年(前74 )四月,昭帝病逝,无子。霍光等大臣迎立昌邑王刘贺(武帝之孙)。刘贺六月即位,饮酒作乐,胡作非为,在位二十七日,被霍光等废黜。已升任光禄大夫给事中(掌管议论政事)的邴吉,上书给霍光迎立孝武皇帝曾孙刘病已。
 
霍光召集大臣共同商讨皇位继承人选,霍光提名刘病已,群臣自然同意.于是霍光等联名上奏上官太后:“孝武皇帝的曾孙刘病已,今年十八岁。曾经学过《 诗经》 、《 论语》 、《 孝经》 ,节俭朴实,慈祥仁爱,待人宽厚。可以作为孝昭皇帝(刘弗陵)的继承人,侍奉祖宗祭庙,相信他会像对待儿女一样对待人民。我们冒着死罪,呈上奏章。”上官太后下诏批准。
 
同年七月二十五日,刘病已在百官拥戴下即皇帝位,是为宣帝。
 
刘病已经历九死一生,从一个地位卑微的平民,忽然间龙飞九五,如果没有邴吉冒险相救和鼎力推荐,在刘病已的苦难人生中,就没有这一幕喜剧场景。
 
邴吉在推荐刘病已做皇位继承人的问题上,他清楚地看到,当时所有在位的诸王,没有一个适合皇嗣人选。这些在蜜罐中泡大的金枝玉叶,都有令人不齿的丑行。一朝经蛇咬,十年怕并绳。如果再遇上一个昌邑王刘贺那样的不肖之徒,事情就更麻烦了。所以,霍光才愉快地接受了邴吉的建议。
 
功高不伐恩不图报
邴吉为人敦厚,从不夸耀自己。即使刘询登上皇帝宝座,邴吉也从未提过救助保护刘病已的事,以致朝廷大臣中没有人知道他的传奇功劳。
 
元康二年(前64 ) ,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位宫婢则上书说抚育过皇帝,说邴吉全都知情。宣帝把上书交给掖庭令查办,掖庭令带着“则”,一起到御史府晋见邴吉,请他作证。邴吉还认识“则”,对她说:“你因为抚育皇曾孙不尽心,还被我处罚过呢,你有什么功劳?只有渭城人胡组、淮阳人郭征卿才真正有恩于皇上。” 于是,掖庭令和邴吉分别奏报胡组等当年养育宣帝的情况。
 
宣帝闻报,十分惊喜,下诏寻访胡组和郭征卿。二人早已去世,子孙尚在,都受到重赏。赦免宫婢“则”的刑罚,恢复平民身份,赏赐十万钱。
 
宣帝亲自查问往事,才知道邴吉对自己有救命和抚养大恩,而他却他从未向任何人提及。对邴吉有功不自夸、施恩不图报的美德,宣帝非常钦敬。
 
元康三年(前63 ),宣帝下诏给丞相魏相,封邴吉为博阳侯,食邑一千三百户。就在要封邴吉时,他患了重病,宣帝担心邴吉一病不起。太子太傅夏侯胜安慰宣帝说:“他不会死。我听说有阴德的人,一定会享受施恩的乐趣,报答还会延及子孙。如今邴吉虽然病势严重,但没有得到报答,他患的不是要命的病。”后来邴吉的病果然痊愈了。
 
邴吉上书坚决推辞宣帝对他的封赐,说自己不应当以曾抚养皇上的空名接受赏赐。宣帝答复他说:“我封赏您,并不是你仅有抚养我的空名,你确实有救助我的功绩,而你上书要交还博阳侯印,虽然体现了你施恩不图报的心意,却会让人误会我知恩不报,务必接受我对你的封赏。现在天下太平,希望你专心养精怡神,少考虑些间题,看医生吃药,尽快恢复健康。”五年之后邴吉代魏相为丞相。
 
邴吉救护、抚养宣帝,后来又拥立他登上帝位,但他功高不傲,施恩不求报,没有把它当作捞取权势的政治资本。邴吉不仅自己生荣死哀,子孙也得享富贵。有功不自夸而人夸,施恩不图报而获报,这既是中国传统的美德。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