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贈孟浩然(图)

贈孟浩然(图)

分享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風流:瀟灑清雅。

中聖:古時嗜酒的人,謂酒清者為聖人,濁者為賢人,見《三國志·徐邈傳》。中聖即喝醉酒的意思。

李白與孟浩然的友誼是詩壇上的一段佳話。二人彼此結識,固然不乏飲酒唱和、攜手邀遊的樂趣,但是至為重要的,則是在追求情感的和諧一致,尋求靈性飄逸的同伴和知音。史載孟浩然曾隱鹿門山,年四十餘客遊京師,終以“當路無人”,還歸故園。而李白竟亦有類似的經歷。他少隱岷山,又隱徂徠山。後被玄宗召至京師,供奉翰林。終因小人讒毀,被賜金放還。的確,笑傲王侯,宏放飄然,邈然有超世之心,這便是兩位著名詩人成為知交的根本原因。這首詩就是二人友誼的見證。

首聯即揭出“吾愛”二字,親切摯懇,言由心出,一片真情掩蔽全篇。“孟夫子”,點出所愛之人,扣緊題目。孟浩然比李白長十二歲。年歲既長,襟懷磊落,生性瀟灑,詩才又特出,自然令李白仰慕欽敬,所以才以“夫子”相稱。“夫子”非章句腐儒,那是作者鄙夷不恥的。這是對孟浩然倜儻曠放生涯的讚譽。果然,下面使補充道:“風流天下聞”。

接下來二聯,作者集中筆墨刻畫這位儒雅悠閒的“孟夫子”形象:“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紅顏”對“白首”,當是概括了孟浩然漫長的人生旅程,“軒冕”對“松雲”,則象徵著仕途與隱遁,象徵著富貴與淡泊。前者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後者雖有人表示傾慕,但未見有幾人能守本持一。孟浩然不同。他拋棄了功名富貴,便安心林下,終日與勁松白雲為伍。自少至老,心志如一。這裡,一“棄”,一“臥”,準確生動地描繪出孟浩然對人生所作出的抉擇。其欲擺脫世俗羈絆的高風亮節,其迷戀山水的自得之貌,呼之欲出,形神畢現。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這一聯寫孟浩然閒居無事,日以飲酒賞花為樂。前一聯作縱向勾勒,此一聯則作橫向鋪染,縱橫反復,詳盡描繪了孟浩然的隱士風流。謝榛《四溟詩話》曾謂,“紅顏”句與“迷花”句,“兩聯意頗相似”。其實,李白的描寫是各有側重的。醉酒迷花,亦是李白樂為之事。寫此,意在突出孟浩然的灑脫不拘。同時,也愈益顯出二人的靈犀相通。

尾聯在讚譽對方時發出由衷的喟嘆:“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以“高山”喻對方,流露無限慕敬之情,又與首句呼應;“安可仰”,翻進一層,以己之慚愧不如進行反襯。這就自然逼出結句——對孟夫子,自己只能徒然向他清幽芬芳的人品拜揖。這是禮讚,這是天性率真的詩人向自己愛慕的人坦露出的赤誠。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