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抗倭巾帼武林高手瓦氏夫人

抗倭巾帼武林高手瓦氏夫人

『新三才综合』瓦氏夫人(1496─1555),明朝嘉靖年间抗倭女英雄,土官岑璋之女。本名岑花,壮族人。明弘治九年(1496)生于归顺直隶州(今广西靖西县)。她自幼聪慧好学,攻读诗书,习武练艺,精通拳术,善使剑,体强力壮,10余公斤的长矛在手轻如棍条,懂兵法,有谋略。

她性情豪爽,好打抱不平。长大之后,嫁与田州(今广西田阳县)土官岑猛为妻,改姓为“瓦氏”。

 明嘉靖六年(1527),岑猛被指控叛乱,被讨伐,与其子岑邦彦战败而亡。其孙岑芝袭田州土官。因岑芝年幼,由瓦氏夫人代理知州事。瓦氏处理州事,有条不紊,州内之事,“躬为规划,内外凛然”。她深明大义,在职期间,克己砺志,善理州政,招集流亡人口,发展农业生产,重视教育,安定社会秩序,各方面均有所成就,赢得了族人的爱戴和拥护。

嘉靖二十九年(1550),岑芝被征调至海南岛镇压黎族群众,战死于海南,于是,瓦氏夫人又抚育岑芝之子岑大寿、岑大禄。掌管州内一切政务,政绩斐然。

三十三年(1554),倭寇侵犹我国东南沿海,所到之处,焚毁房屋,抢劫商船,大肆掠夺,无恶不作,加之善战,明朝官兵畏之如鬼神。明朝委派兵部尚书张经为总督东南国务大臣。张经曾总督两广军事,深知广西俍兵(壮族土官兵)勇敢善战,于是决定征调田州等地俍兵出征。瓦氏以其曾孙大禄等年幼不能胜任军职,请求督府允许她亲自带兵出征,张经素知瓦氏精通武术,机智而有胆略,便准其所请,并授予“女官参将总兵”军衔。征调田州、归顺州、南丹州、那地州、东兰州等州组建的军队6800余人,奔赴东南沿海剿倭。

瓦氏夫人治军有方,所率部队组织建制完善,军纪严明,标志明显,奖惩分明,部队内部十分团结,所至之处,秋毫无犯,深得当地群众爱戴,无不“箪食壶浆”,以迎义师。《倭变事略》、《松江纪略》、《张氏卮言》有如下记载:“以妇将兵,颇有纪律,秋毫无犯。”“瓦氏虽妇人,军法甚整,下无侵。”“骁勇善战,军令严明。”当她率部在泊胥关驻扎时,常到民间察访,听取民间意见,如发现部属有强取居民酒肉者,即予严厉处分。

瓦氏夫人十分体恤士兵。至今还有两首民歌流传在壮族民间,反映着瓦氏夫人对士卒的关爱。

女声唱:“阿妹送郎去远征,千叮万嘱要记清。晚上莫忘把被盖,日里莫忘扎头巾。”
男声唱:“阿哥出门去远征,阿妹在家要放心。瓦氏叫人把被盖,日里又叫扎头巾。”

因此,瓦氏夫人统领的俍兵在战场上士气高昂,勇猛无比,拚死杀敌。当年瓦氏夫人练兵时为了培养俍兵的集体观念,命人根据壮族的木履式样制成长木鞋,3人或6人一组共穿一双长木鞋练习赛跑。俍兵以此法练习赛跑时必须团结一心,默契配合,若有一人分心,精神不集中,便会影响全体。正是这种饶有趣味独具一格的练兵方法,使得俍兵在战场上能团结一致,众志成城。

瓦氏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十月中旬左右离开田州东下,先到广西梧州集中后,从梧州出发,经广东、江西、安微和江苏等地,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三月初一到达苏州,并在城外枫桥扎营。三月五日,瓦氏被派往松江,三月十二日到达江浙海防第一门户金山卫驻防,成为各路客军中首先到达抗倭前线的部队。瓦氏夫人率领的广西□兵隶属总兵俞大猷指挥。她到江浙抗倭,在东起上海县,西至嘉兴府,南自金山卫,北至姑苏城的广阔战场上,参加了大小战斗10余次。

比较著名的战斗:

金山、金山卫之战。金山与金山卫比邻,金山卫南临大海,当年倭寇主要从这里登陆,进犯浙江、江苏一带,是御倭的一个主要战场。关于这次战斗情况,采九德在《倭变事略》一书中有记载说:“四月初八日,金山诸帅扬兵出哨,遇贼,击杀贼而覆兵三百。明日,瓦氏侄(岑匡)恃勇独哨,贼复掩击,瓦侄杀六贼而人马俱毙。”“二十一日,贼分一支约二三千南来金山,白都司(白泫)率兵迎击。白被围数重,瓦氏奋身独援,纵马冲击,破重围,白乃得脱。”这一仗,瓦氏夫人的侄儿岑匡英勇战死,打出了广西田州俍兵的军威,尤其是瓦氏及其侄儿岑匡英勇杀敌,单枪匹马战群贼,使柘林倭寇“闻之惧,退保柘林,坚壁不敢出。”而金山人民,“闻俍兵至,人心稍安”。从这一仗起,瓦氏夫人的勇猛始为倭寇所畏服。明人谢肇制对瓦氏夫人赞扬说:“国朝土官妻瓦氏者,勇鸷善战。嘉靖末年倭患,常调其兵入援浙直(江苏),戎装介驷,舞戟如飞,倭寇畏之。”

漕泾镇之战。漕泾镇位于金山以东,属松江府华亭县所辖。这里南临大海,西为金山,东为倭寇老巢柘林。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四月,受赵文华的派遣,瓦氏夫人率俍兵约1000人自金山逼近柘林,在漕泾镇遭敌伏击,伤亡很重。瓦氏手下的钟富、黄维等14位名将在战斗中壮烈牺牲,瓦氏极为悲愤。危急关头,她奋不顾身,披发舞刀,往来冲杀,浴血奋战,终于杀出一条出路,成功突围。这次战役的情况,在《明世宗实录》中有记载说:“嘉靖三十四年四月,工部侍郎赵文华至松江祭海神。……文华因谓俍兵果可用,厚犒之,激使进剿。至漕泾遇倭寇数百人,与战不胜。头目钟富、黄维等十四人俱死,兵众失亡甚众。”这一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主要原因是赵文华不知用兵之法,指挥失当。

王江泾之战。王江泾位于嘉兴以北13.5公里,王江泾水路北通苏州、松江、常州,南达杭州、宁波、金山、绍兴、温州,是苏杭地区著名的丝绸之乡。嘉靖三十年(1551年)以后倭寇多次进犯王江泾,烧杀掳掠。嘉靖三十四年四月二十日,总督张经亲自部署,指挥各路大军,发动了历史上有名的王江泾之战,取得了抗倭以来的第一次大胜仗。这次战斗的情况,《明通鉴》卷六一记载说:“时,柘林倭纠新倭四千余人突犯嘉兴,经遣参将卢镗□、土等兵,水陆击之。……贼回王江泾。永顺兵攻其前,参将汤克宽31舟师由中路蹴之,贼遂大败,斩首一千九百余级。”《金山倭变小志》载:“十九日,贼分兵二万余人突出金山独山,往嘉兴,俞大猷率瓦氏尾击。……总督乃会同浙抚胡宗宪,追贼至王江泾。”进犯王江泾之敌在各路军的追堵合围下,最后在王江泾镇以南1.5公里的杜家村倭墩滨屯被歼,其尸体全部埋于此地,故倭墩滨又名“平倭墩”。同时,在王江泾镇一个小山包上,竖起一块“大捷碑”,小山包取名“大捷山”,现在“大捷碑”、“大捷山”已不复存在,惟有“平倭墩”尚留有0.66米高的小土堆,据说这就是当年侵略者的葬身之地。王江泾之捷具有深远的意义,打破了倭寇不可战胜的“神话”,大长明军的志气。当时的浙江巡御史胡宗宪曾说:“自王江泾捷后,我兵始有生气”;“嘉兴、杭人始安枕;军民主客始知贼犹人也,非真若鬼神、雷电、虎豹然,不可向迩,浸人斗志;贼自是稍顾忌,逆气狂谋渐以亏肭,始可诱而图矣”。称瓦氏夫人用兵“能以少击众,十出而九胜”,“可死而不可败”。

瓦氏夫人率领的壮族子弟兵参加了这一极富历史意义的战斗,并在战斗中起了重要作用,作出了重大贡献。

此外,瓦氏夫人还参加了柘林之战,盛墩之战,嘉善、双溪桥之战,松江之战,昆山这战,陆泾坝之战,漕河泾之战等。在战斗中,瓦氏夫人使用双剑杀敌,神速如闪电,锐不可当,致使倭寇疲于奔命,死伤累累,倭寇闻风丧胆。俍兵连连告捷,屡建奇功。“花瓦家,能杀倭”的民谣在江浙沿海广为传颂。江浙一带许多豪杰少壮慕名拜瓦氏为师,素有“天都”侠少之称的安徽歙县人氏项 元池从南京跑到浙江拜瓦氏为师,得到瓦氏的双刀功真传,后在浙江湖州建立绥翠 堂武馆,专教瓦氏双刀功秘诀。他的名徒吴殳(江苏娄江县人)据师父口传,写了 一首《双刀歌》,热情歌颂祖师瓦氏夫人的武功及其双刀拳术的威力,明代江苏人吴殳为赞颂她的英勇和剑术的高超,曾写下《双刀歌》:

岛夷缘海作三窟,千万官军皆露骨。

石柱瓦氏女将军,数千战士授吴越。

纪律可比戚重熙,勇气虚江同奋发。

女将军亲战挥双刀,成团雪片初园月。

麾下健儿二十四,雁翎五十齐翁忽。

岛夷杀尽江海清,南纪至今推战伐。

天都侠少项元池,刀法女将手授之。

乙亥春杪遇湖上,霜髯伟干殊恢奇。

谓予长矛疏远利,彼已慎密须短器。

绥翠堂中说秘传,翔凤六月生双臂。

这首《双刀歌》是对瓦氏夫人骁勇善战的生动写照。在抗倭战争中,由于她英勇杀敌,战功卓著,曾得到嘉靖皇帝的奖赏。《明史》记载云:“(嘉靖)三十四年,田州土官妇瓦氏以俍兵应调至苏州剿倭,隶于总兵俞大猷麾下。以杀贼多,诏赏瓦氏及其孙男岑大寿、大禄银币,余令军门奖赏。”

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总领抗倭的总督大臣张经被奸相严嵩陷害入狱,致使抗倭军队失去了得力的统帅。为此瓦氏夫人含愤患病,特此告假还乡。获准 后,乃于七月初班师回田州。瓦氏回到田州以后,便祭告家庙厚恤随军兵丁,以示关怀和慰问。不久病死,终年59岁,葬于今田阳县田州镇隆平村那豆屯东北面的岑氏墓地,占地面积860.2平方米,墓前有华表、石狗、石狮及墓碑,墓碑上刻有“明赐淑人岑门瓦氏之墓”。

今人赋诗赞曰:

狼烟四起野蛮夷, 社稷黎民危旦夕。
前方启奏军情迫, 皇宫降旨传令急。
岑花瓦氏担重任, 不让须眉举帅旗。
半百老妪硬骨汉, 快马双刀领前骑。
谁说女子执针线, 看我巾帼布阵局。
身陷重围何所惧, 刀光闪处取首级。
手下俍兵神奇勇, 将军指向战披糜。
海疆硝烟烽火散, 收复失地捣营敌。
美名流世赞歌颂, 军中玫瑰展威仪。
手擎胜旌传捷报, 血染红妆风彩迷。
景仰夫人卫国志, 浓墨书存芳魂籍。
壮族英雄数瓦氏, 至今惭愧无人及。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