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春秋时期两位著名预言大师的...

春秋时期两位著名预言大师的巅峰对决(图)

分享

由于秦穆公作梗,晋文公没能把郑国拿下。

不久。公元前629年,狐偃去世了;狐偃的哥哥狐毛也去世了;晋国猛将魏犨也去世了,魏犨醉酒后飙车,栽了下来,把胳膊摔断,吐血斗余而死。这一年,晋文公的左膀右臂归天了一大半。

第二年冬天的时候,一代霸主晋文公终于也走完了他的一生,享年70岁,在位仅九年。英雄迟暮,不亦哀哉。消息传到郑国,抗到底的郑文公,憋在胸中长达两年半之久的闷气一出,他也去世了。

所以《史记》上说:“九年冬,晋文公卒。是岁郑伯亦卒。”

他们都是那个乱世之中,高寿的人,命大的人。

郑文公死了以后,君位传给了他的弟弟,这就是郑穆公。

晋文公死了以后,君位传给了他的儿子姬欢。姬欢就是晋文公早年失散的长子,因为认了文赢(秦穆公的女儿)为母,被立为太子,所以,在秦晋两国人的支持下,继承了晋国的君位,这就是晋襄公。

晋襄公按照父亲的遗愿,将晋文公的遗体安葬到出生的地方,也就是晋国的发迹之地:曲沃。

到了出殡的这一天,送葬的车队刚刚出了国都绛城,灵柩中突然响声大作,发出了一种谁也没有听见过的怪异之声,就像牛叫一样,《左传》上这样记载:“柩有声如牛。”

而晋文公的灵柩,一下子也变的重如泰山,车辆再不能前进。群臣见到这种怪事,无不惊秫骇然!

就在这时,那个已经老的不能再老了的太卜郭偃,蹒跚而来了。

郭偃是掌管晋国占卜的官员,首席占卜师,他从晋献公时代就一直辅佐晋国的历任君主,决策国家大事。他的那些神奇的预言,都已被记录在了古代的史书里面。

花白的须发,满脸的皱纹,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活了多少岁月。但在晋国,从来没有人不尊敬他。

“等一等,请等一等。先君尚有未了之心愿,现在,先君的在天之灵,就要向我们发布君令了。”

晋文公已经死了,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

他心里还惦记着秦国又要来欺负摆布晋国了;还惦记着秦穆公强占了晋国的河西八城一直不还;还惦记着秦国的势力眼看就要越过黄河观兵中原了;还惦记着诸侯霸主的位置,马上就该轮到秦穆公坐了!

究竟怎样才能摆脱秦国人的控制?他一直思考到去世。

于是,群臣们都毕恭毕敬的跪了下来。

郭偃神情庄重的进行了占卜,做出了他一生中最后的一个预言。献其繇辞曰:

“有鼠西来,越我垣墙。我有巨梃,一击三伤。”

什么意思呢?

郭偃解释说:“数日之内,必有强兵从西方而来。我军击之,大捷!这是先君在天之灵,发出的最后命令!让我来转告大家。”

群臣再次下拜,叩头礼毕,灵柩中的声音就顿时停止了,也不觉得重了,送葬的车辆又可以向平时一样正常行驶了。

中军元帅先轸按照郭偃的占卜,推测揣摩道:“西方者,必然是秦国也。”马上就派密探前往秦国打探消息动静,不题。

话分两头。再说中原郑国的君主郑文公刚一去世,秦国曾经留驻在郑国守城的将领,已经掌获了郑国城门的钥匙,欣喜若狂的派快马通知秦穆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来偷袭郑国,里应外合,一举灭之!机不可失!

秦穆公接到密报,连夜与蹇叔及百里奚一帮老臣商议。

蹇叔应该算得上是那个时代不亚于郭偃的少有先知了。

他凭着高超的相人术,成为秦国的首席大夫,辅佐秦穆公28年,使得秦国越居为大国。现在,他已经有九十九点九岁了,老的不能动了,可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的犀利。

蹇叔说:“让军队千里跋涉偷袭远方的国家,又岂能掩人耳目?如果郑国有所防备,我军辛勤劳苦而一无所得,就会产生叛逆的念头。这样,不好哇!”

但是,偷袭郑国的计划实在太诱人了。所以秦穆公问:“怎么不好?”

蹇叔说:“帮他们守城,又去偷袭他,这叫失信;乘着人家办丧事去打人家,这叫不仁;明知道成功了利润小,不成则害处大,还这样做,就叫不智。有了这三失,所以臣知道这样不好!”

秦穆公怫然不悦:“寡人三定晋君,再平晋乱,威名著于天下!谁不识我赢任好的大名?只因晋重耳在城濮战败了楚国,寡人才把霸主之位暂且让他先坐了!如今重耳死了!天下还有谁能挡得住我?”

蹇叔又说:“别急,别急,不如派人先去晋国吊唁,再去郑国吊唁,探清了两国的动静,再做定夺不迟。”

秦穆公忿然曰:“若先吊唁,后出师,往返之间,几乎又是一年过去了!等等等!寡人都等过六十岁了!真是越老越胆小!”

于是,不听。

召孟明视为大将,西乞术、白乙丙为副将,号称三帅,选精兵两万人,发战车四百乘,千里奔袭郑国而来。

孟明视,百里奚之子;白乙丙,蹇叔之子;西乞术,秦国土著人。

出兵的这天,蹇叔拄着拐杖来送,在他的眼里,这群彪悍矫健的虎狼之师,个个脸上,呈现的都是一副死相!所以他哭喊着说:“哀哉!痛哉!我只能看见你们出,却看不到你们入啊!呜呼~”

秦穆公一听,给气坏了,大怒道:“你哭什么哭?想扰乱军心吗?”

蹇叔说:“臣安敢哭你的军队?臣自哭自己的儿子!”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蹇叔哭师”。蹇叔已经预先知道了事情的结果,这也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个预言。

秦穆公喝道:“死,就那么可怕吗!你活的岁数难道还不够长吗?多少人活不到你一半!你也该知足了!”

白乙丙见父亲哀哭,就准备推辞了不去。

蹇叔这才擦干了眼泪说:“我们父子享尽秦国荣华富贵,出征作战,是你身为人臣的分内之事,这一战,就算死,你也得去!我有锦囊妙计一封,你现在把它随身携带,行军布阵,过关遇险,可以打开来看。”

孟明视、白乙丙大喜,收了锦囊,带着部队,雄赳赳出征去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