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迂腐也?孝贤也?(图)

迂腐也?孝贤也?(图)

分享

石奋一生历汉高祖、文、景、武帝四朝,他被汉景帝刘启戏称作“ 万石君”。皇帝的原话是这样说的:“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人臣尊宠乃集其门。”你老石和四个儿子都官至二千石,人臣的荣耀可都集中到你们家了。

石家能得到天子如此的赞赏褒奖,靠的是“皆以驯行孝谨”,父子五人个个都循规蹈矩、谨言慎行。按司马迁的说法,“万石君家以孝谨闻乎郡国,虽齐鲁诸儒质行,皆自以为不及也。”石家孝敬严谨的门风闻名于大汉全国,即使像齐鲁这种礼仪之邦生来好礼的儒生们,也不得不自叹佛如。
石奋没什么文化,最早在刘邦手下做跑腿的。刘邦“爱其恭敬”,喜欢这个小伙子乖顺懂礼貌,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石奋说家里还有个姐姐,会弹琴。刘邦就把石奋的姐姐招来做了自己的美人。从此石奋一家就搬到了长安,石奋的官也一步步高升。文帝时做到了太子太傅,到景帝时,儿子们也一个个起来了,入朝做了官。
石奋一生的富贵荣禄就是靠恭顺得来的,不仅自己身体力行,也时时教育儿孙们尊礼孝敬,直到老迈他不改初衷。
退休告老还家,按说该轻松自在一些了,石奋仍严格按要求每年定期来朝见皇帝。“过宫门阙,万石君必下车趋,见路马必式焉。”他每次路过宫门的双阙时,都要下车来小步趋身恭敬走过,甚至连看见皇帝銮舆的空车马,他也要谦卑地行礼致敬。“上时赐食于家,必稽首俯伏而食之,如在上前。”皇上有时打发人给他送来一些食品,石奋一定要跪在地上叩头趴着吃,就好像皇帝站在他面前一样。
在家里,石奋与儿孙们也是依礼行事,一丝不苟。儿孙们在外当官的,回家来探视老爷子,“万石君必朝服见之,不名。”他一定是要穿好朝服才见儿孙,从来不直接叫他们的名字。儿孙们有了过失,他从来不会直接责备他们,而是自个儿坐到桌子旁,不言不语也不吃饭,直到儿孙们认识了自己的错误,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并让长辈领着来认错,表示坚决改正,石奋这才肯答应。“子孙胜冠者在侧,虽燕居必冠,申申如也。”他的儿孙们只要有年过二十行过冠礼的在他身边,即使闲居家中无事,他也要把帽子戴得端端正正,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对家里的奴仆,石奋又总是慈眉善目的温和笑脸,但从不失态。尤其对待丧葬之事,石奋表现得“哀戚甚悼”,悲伤至极,同时提醒儿孙们也要像他一样,绝不可嬉笑走过场、亵渎亡灵。
石奋后来听从武帝的诏命,举家搬到武帝茂陵来住。有一次他的小儿子内史石庆喝醉酒回家来,进巷子的时候没有下车,石奋听说了立刻就放下筷子不吃饭了。“庆恐,肉袒请罪,不许。”石庆慌了,光着膀子向父亲请罪,石奋不答应。后来直到整个家族的人包括长子郎中令石建在内全都光着膀子替石庆求情,石奋这才挖苦讥讽说:内史是大贵人,进入咱这小穷巷子,巷中父老理应为你回避;大内史坐车大摇大摆进门,那还不是应该的嘛!说罢才算饶了石庆,自此以后石庆及所有的晚辈们每次来家,都早早在巷子口下车,一路步行走到家。
石奋“诸子孙咸孝,然建最甚,甚于万石君。”言传身教的关系,石奋的儿孙们都很孝顺,而其中最突出、最是继承了父亲谨严恭敬作风的,数长子石建,石建的恭谨甚至超过了其父。
石建官至九卿之一的郎中令,天子的近臣,可他延续了父亲一贯谨言慎行、恭敬从命的遗风。有一回他给皇帝上书奏事,奏折已经批了,他自己重新阅读时发现写错了一个字,吓得失声叫道:哎呀呀我写错字了,皇上一定会生气要我命的!其实就是“馬”字下面的四个“点”带上尾笔一共五笔,他写成了四笔。就这么点事吓得石建好几宿睡不着觉。
“事有可言,屏人恣言,极切;至廷见,如不能言者。”凡是觉得有事须对皇帝说的,石建总是找没人的时候给皇帝说透,言辞恳切;等到了上朝廷议时,他就像个哑巴。正因此,皇上对他十分信任和尊重。
在外头是朝中大员,回到家里,石建却是个标准的孝子。“建老白首,万石君尚无恙。”石建已经鬓发斑白时,他父亲石奋仍然健在。“建为郎中令,每五日洗沐归谒亲。”每隔五天石建雷打不动地要回家探望一下老父亲。“入子舍,窃问侍者,取亲中裙厕牏,身自浣涤,复与侍者,不敢令万石君知,以为常。”进家门的头一件事是到下人们住的地方,悄悄询问父亲的身体情况,然后要过父亲的换洗内衣来亲自去搓洗,洗好晾干再交给下人,从不让老人知道这件事,每回都这样。父亲石奋去世,石建伤心痛哭到要晕厥过去,无法站立,只好拄着拐杖才能走路。
石庆在石奋的四个儿子里算是比较调皮的一个,最早做太仆给皇上赶车。有一天汉武帝坐车外出,故意逗石庆,问他:这辆车上有几匹马?石庆赶紧用马鞭点着马尾数了一遍,数完后还不放心,用手比划了半天,这才回答皇上:一共有六匹。这个石庆后来做了齐国的丞相,也颇得其父真传,严谨行事,温和爱民。因了他,整个齐地的百姓都敬慕石家的家风,“不言而齐国大治。”石庆根本不用说话,齐国就得到了大治。齐地的人后来还为纪念石庆,专门建了座“石相祠”。
石奋十五岁上以一个流浪儿的身份跟随汉高祖刘邦,靠着一生的乖顺、谨严悉心奉君,遵循严格的家法、礼规治家教子,获取了高官厚禄,同时也赢得了家族孝贤的美名。人或谓之迂腐,但事实却证明,内敛而自持是多么实用的为官之道,尊长而孝老是多么珍贵的子孙之福。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