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沒暖氣 古人靠什麼捱過寒冷...

沒暖氣 古人靠什麼捱過寒冷的冬天

春秋時期,開始使用器具燒炭取暖,用具的名稱叫做燎爐。燎爐一般附有炭箕,用來轉移火種和添加木炭。不過,此時的人們已經聰明了許多,禦寒取暖的方式也不僅僅是燒炭取暖這一種。

春秋戰國時楚國的溫度要遠遠低於現如今的武漢等地,甚至有過零下18度左右的記錄,加上楚地降雨量大,潮濕度高,體感上很濕冷,難受程度不亞於北方。楚人為了禦寒就會選擇在冬季吃一些養生的食物來補充熱量。平民一般會用鬲,貴族則用陶或者銅鼎來烹調食物,雖然材料不同,但都是在器皿下通過柴和炭生火,做出來的食物有點像我們今天吃的火鍋,或者是燉菜。在食物的選擇上,會挑一些性暖的,比如生薑、羊肉和狗肉等。除了吃以外,楚人還會飲酒抗寒保暖,當時的人們早已發現了酒的這一特點。

古人當然也知道,除了火可以取暖之外,還能依靠光照。利用太陽能並不是我們今天的人才有的想法,很早以前,人們發現光照可以取暖之後,蓋房子的時候都會讓房屋的門口朝向南方,這樣可以讓陽光直射到屋內。為了防塵和進一步禦寒,人們還會在屋頂設有竹質頂棚或樓板。

秦朝時,在貴族以及皇宮內又出現了“壁爐”和“火牆”等用以取暖。考古學家在咸陽宮遺址的洗浴池旁邊發現有三座壁爐,其中兩座供浴室使用,第三層則接近最大的一室,應該是秦皇專用的。壁爐里主要是用燒炭來禦寒,並且將出煙孔放在室外,避免炭煙中毒。另外在秦興樂宮遺址中還發現了火牆的做法,即用兩塊筒瓦相扣,做成管道包在牆的內側,與灶相連通,已經具備了火炕、暖氣的雛形。

漢武帝時建立了一座溫室殿,位於前殿之北,冬天時供皇帝居住,在殿內設有各種防寒保暖的特殊設備,《西京雜記》記載:“溫室殿以花椒和泥塗壁,壁面披掛錦繡,以香桂為主,設火齊雲母屏風,有鴻羽帳,地上鋪著西域毛毯。”未央宮溫室殿是公卿朝臣議政的重要殿所。而皇后的宮殿則主要通過花椒和泥塗抹來取暖,被稱為“椒房殿”。當然,到後來,“椒房”幾乎成了皇后的代稱,成為後宮女權的象徵。

這些取暖的方式也只能是貴族與皇帝享受得起,對於普通的百姓來說,都是奢望。大多數百姓如果有點條件,會在家裡置一些簡易的火炕。這與我們現在還能看到的東北地區的火炕並不相同。開始人們是壘土為洞,支撐天然石板,在裡面點火後也可以防止火光竄出來釀成火災,後來人們將其與做飯的鍋灶相連通。條件好一點的人家有時會選擇在壘出的土炕里燒些炭取暖,為了防止中毒就會再弄一個煙囪,將炭煙排除,不過百姓們也只能是做個簡單的裝置,比起皇帝的壁爐與火牆差得太遠了。

室內可以靠火炕取暖,如果出門就得靠衣服了。只是唐宋之前,並沒有棉花,也就沒有棉衣,那可以穿什麼取暖呢?貴族當然可以穿裘衣,也就是用羊羔皮、狐裘和貂皮等珍貴美觀的動物皮毛所製成,保暖效果極好。可惜這些普通百姓也消費不起,在棉花沒有普及之前,百姓們禦寒只能靠麻衣,古人在袍子里填充亂麻或舊絲綿用以取暖,其實效果非常差。

唐宋時期,中國封建社會發展到了鼎盛階段,經濟和科技都達到了一定高度,因此在取暖設備上也有了較大改進。《開元天寶遺事》記載“西涼國進炭百條,各長尺余。其炭青色,堅硬如鐵,名之曰瑞炭。燒於爐中,無焰而有光。每條可燒十日,其熱氣逼人而不可近也。”看來,那時連皇宮中的炭都很傲嬌。唐代時,人們還發明了手爐,橢圓形的銅質爐內放火或者尚有餘溫的灶灰,爐子外加罩。

宋朝時,官員和皇帝使用的炭更加考究了。《宋史·食貨志》中記載,“京西、陝西、河東運炭至京師,薪以斤計一千七百一十三萬,炭以秤計一百萬”。不僅如此,進貢的炭還要製作成野獸的形狀。南宋時更加是紙醉金迷,宋高宗甚至要求進貢的炭必須是“胡桃文鶉鴿色”,炭火是用來燒的又不是把玩的,可竟然還有紋理和成色的要求,簡直可笑之極。

至於軍隊上,由於宋朝時戰爭不斷,所以統治階級都會重視邊防將士的冷暖。除了發薪水之外,也會賞賜衣物和炭火,這些東西也會根據地位不同有所差異。自然,禁軍中負責拱衛京師的軍隊賞賜得就會好一些,材質上也是上等貨,偶爾還會得到賜酒。反倒是在邊境最需要保暖的士兵條件差了很多,對於那些駐守在北方苦寒之地的將士,生活極為窘迫,甚至穿的是紙甲來取暖。至於地方上一些廂軍,主要是負責工程營造、河堤修復、物資運輸及地方治安等事務的軍人,條件就更差了。

說起紙衣大家可能會疑惑,紙做的衣服怎麼取暖,其實這對於當時一些貧苦人群來說也是無奈之舉。唐宋時期,農田大多用於種糧食,麻的種植就相對減少了。此時造紙術卻開始發展起來,窮苦的人就不得已從中取材了。此時專門有加強禦寒效果而特意加厚的紙衣,稱作“紙裘”,原料一般採用較厚而堅的楮皮紙縫製而成,質地堅韌,揉皺之後不但耐穿,還可以抵擋風寒,透氣性也相對較好,加上造價便宜,簡直是貧民士子出門必備首選之物。

宋朝還有一種特殊的保暖用具,叫做“湯婆子”,有,又稱“錫夫人”、“湯媼”、“腳婆”,類似於熱水袋。一般是由錫或者銅製成橢球狀或南瓜狀的瓶子,上方開口帶有帽子,從這個口子里灌進去熱水,臨睡前放在被子里。這湯婆子不容易損壞,大多數百姓家都會有,婚嫁時還會作為送禮的物件,甚至有些湯婆子還會傳給幾代人。直到清朝甚至現代,湯婆子依然是百姓家的“取暖神器”。

湯婆子

對於長期處在寒冷環境下的蒙古族人來說,顯然比南方中原人士更需要保暖。古代蒙古族的主要居所就是蒙古包,在木頭製成後,用毛氈搭建,毛氈基本是羊毛、駱駝和牛的皮繩以及馬鬃尾製成,這樣搭建出來的蒙古包即保暖又方便搬運,十分適合草原游牧民族的遷徙特點。蒙古包通風保溫的效果非常好,抗風能力也很強,可以根據人口數量的多少變大或者變小,還可以根據室外溫度的變化改變厚度。蒙古族人也會通過火來取暖,只不過他們的生火材料不是炭,而是牛糞、馬糞。人們會在夏季時將牛馬的糞便收集起來,晒乾後儲存,冬季時燃燒以取暖。糞便不易熄滅,污染也小,燃燒的效果與炭無異。

明代時,手爐的樣式開始變得繁多起來,也愈發小巧,可放在袖中。明朝時人們越來越懂得享受與養生,在手爐中除了放置取暖的炭灰,還會放些香薰和藥材,手爐逐漸成為貴族把玩的藝術品,材料和做工也逐漸考究起來。

明清的皇宮都選在北京,因此禦寒是一大問題,於是在搭建皇宮時,建築師們都想方設法保證皇帝和后妃們的保暖。比如他們會在宮殿的牆壁中砌成空心的“夾牆”,也就是俗稱的“火牆”。牆下面挖有火道,添火的炭口設在殿外的廊檐底下。在炭口點火後,熱氣就會順著整個夾牆瞬間提升屋內的溫度。

明清時期開始流行“火地取暖”,特別是在北方少數民族中十分普遍。火炕是北方居民建築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屋內四周壘炕,外面以石砌成,中空,於兩端之近門處從上鑿孔修灶。故炊煙不外溢,均經炕洞達屋之四周後,從屋外之木煙筒中冒出。因此,嚴冬積雪季節,屋內亦感溫暖,不穴居亦可過冬。”(間宮林藏《東韃紀行》)這種火炕隨著滿人的入關而傳入皇宮。

清朝的皇宮中有暖閣,就是根據火炕原理改造成的地下火道,《宮女談往錄》中,慈禧太后身邊的宮女就回憶道:“宮殿建築都是懸空的,像現在的樓房有地下室一樣。冬天用鐵制的轆轤車,燒好了的炭,推進地下室取暖,人在屋子裡像在暖炕上一樣。”

為了保障取暖,宮裡還專門設置了負責供暖事宜的機構,稱作“惜薪司”,這個職位的官員雖然職權少,但是非常有地位,因為他可以在御前侍候,有著“近侍牌子”之稱。這個部門在康熙後改稱為營造司,隸屬內務府。

此外,室內也會設有熏籠。熏籠的起源已經很難考證,不過在東漢的《說文》中有關於熏籠的注釋,唐代的自居易在《宮詞》一詩中寫道:“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熏籠分為盆和籠兩個部分,製作十分精美,大的熏籠達數百斤,有一米多高,有的甚至是青銅鎏金的,還有琺琅的。在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宮、坤寧宮等處都設有熏籠,熏籠有大有小,樣子十分華麗。

關於取暖,還有兩個很有意思的記載。對於農業為主的古代社會而言,冬天是一個可以偷閑的時間,老百姓常常會一家人圍坐在爐火前聊天,盡享天倫之樂。而北方少數民族則是圍坐在火炕上,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老婆、孩子、熱炕頭”。

在唐宋時期,由於詩詞的發展鼎盛,大多數的詩人士子們也會圍爐夜話,不過他們更多地會吟詩作對,這種喜好一直到清朝仍然流行於文人雅士之間。有時這種聚會還要安排賞雪、探梅的主題,雅趣十足。

另一個記載是關於唐玄宗的弟弟岐王李范的。他十分崇尚人體取暖,不喜歡火烤的炙熱感。於是他將手放在妙齡少女手中,以體溫來取暖。而玄宗的另一個弟弟申王也不甘示弱,一到冬天,他就會讓宮女們團團圍坐在他四周,說是可以抵禦寒氣,還戲稱為“妓圍”,至於這些女人有沒有穿衣服我們就不得而知了。當然還有更厲害的,楊國忠不但用“妓圍”,每次出門的時候還要選擇身形肥大的人排成一排走到前面,給他“遮風抗寒”,稱之為“肉陣”。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