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唐詩是中華文化中的一顆明珠...

唐詩是中華文化中的一顆明珠(組圖)

分享

繁花似錦的唐詩海洋,各路詩派扑面而來,各成一家,共同堆砌出唐朝繁榮的文化主流。在我國,詩歌這一體裁出現很早,而唐朝則是詩歌發展的全盛時代。這個時期的詩歌特點呈現出體裁完整、風格多樣、技巧嫻熟等特點,可謂詩歌發展的最高峰。王國維在《宋元戲曲考序》中說過一段話,即:「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學:楚之騷,漢之賦,六代之駢語,唐之詩,宋之詞,元之曲,皆所謂一代之文學,而後世莫能繼焉者也。」

唐代興盛詩歌

唐詩是中國詩歌的黃金時代,在詩作的形勢方面,無論是古體律絕,還是五言七言,都由完備達到全盛,萬花紛繁,讓後人目不暇接。

而關於唐詩數量的研究,據宋代計有功撰《唐詩紀事》,所錄唐詩1150家;到清代編撰的全唐詩,所錄竟達2000餘家,48900餘首。而詩人的身份,自帝王、貴族、文士、官僚,以至和尚、道士、尼姑、歌妓都有作品。此外,各行各業也都有自己的行業詩(多數為樂府詩——民歌)。即使人們在辯論某一問題時,雙方都採用樂府詩即民歌在辯論。在那樣一個時代,詩已經成為一個上自宮廷,下到黎民百姓都可參與的一種通俗活動,可見當時寫詩這一本要求較高文化水平的活動的普及性。

據一些史料記載,唐代經濟發展,煙葉也逐步成為人們日程消費品之一,於是民間就有了關於吸煙與否的爭論。一日有三個人聚會,一人為愛吸煙者,一人為反對吸煙者,一人處於兩者之間。於是三人就吸煙問題展開辯論,愛吸煙者首先說:「煙真可愛,煙真可愛,入腹時消食化冷,進咽喉滿身通泰,人到思想中,絕對丟不開。」反對吸煙者則說:「有何可愛,有何可愛,它是無名臭草,胡兒們販運貨賣,既吸煙味好,何必放出來。」第三個對道:「有何可愛,亦無妨害,愛吸者味比珍送,不愛者視若臭敗,熟油苦芭菜,各取心頭愛。」

這三首接近於打油詩,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詩歌在日常生活已經成為很常見的一種語言組織形式,而不再只是文士的專利品。另外一個耳熟能詳的例子,則是白居易每做成一篇詩作之後,必定要拿著給街頭老嫗去讀,並聽取他們的意見。這一方面反映了詩人不恥下問的認真態度,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詩歌在當時社會已經成為人人可以參與的一項活動。

詩歌具備多種傳播途徑

關於詩歌的傳播途徑,更是讓人覺得新奇又匪夷所思。除了一般大家的詩作可以正常地在圈中迅速走紅外,還有各色其他方式。如用詩筒傳播,即是其中一條。

相傳,王維晚年隱居輞川別墅,與時任地方太守的裴迪寫詩唱和。因為該地竹子多,王維常用竹筒盛詩和裴迪互贈詩作。白居易任杭州太守,公余節假時與當地文人和詩品酒。白居易常派歌伎高玲瓏、謝好好,詩寫好就用瓷筒傳遞雙方詩作。白居易為此還寫詩為記:「為向兩州郵詩作,高謝來去遞詩筒。」還有用瓢作為工具的。唐代和尚唐球為解寺院寂寞,常寫詩,但又苦於流傳不出去,於是用葫蘆盛詩作,從深山小澗漂流而下,任其西東。此外,諸如上山乞詩、鬧事詩板…………更是隨處可見。

在史料記載中,還有更為有趣的一則故事,說的是一名罪犯因犯案,經地方官審訊後即將要懲處,當命手下人將這名罪犯身上衣物扒光,只見此人身上竟然寫滿了當代詩人的佳作。更驚奇的是,地方官還在做多詩作中發現了自己的一篇,十分感動和驕傲,當下命人為此罪犯鬆綁,下令免刑。當時民豐物盛,街市很多混混,所謂五陵年少,多以文詩為時髦,誰身上文有詩人新作,身價就高,很受勾欄歌女優伶的青睞。

各朝詩作水平皆不及唐詩

在唐代繁盛的詩歌發展歷程中,出現了眾多傑出的詩人代表,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魔白居易、詩鬼李賀、詩佛王維;又如韓愈、柳宗元、李商隱、杜牧等,都是開宗立派的大家。此外大小名家也有數十,至於像張若虛、王之渙、張繼、崔護等以一二首詩得名的,更難以數計了。無論從詩人,還是詩作的水平、質量來說,唐詩的確是其他時代難以企及的。

唐代詩歌的繁榮,雖有詩歌本身發展的規律在內,也跟當時的社會發展條件相關聯。國家的統一,經濟的繁榮,社會文化生活的活躍,這是文藝興盛的重要原因。特別是南北各地域的聯繫、交流及對外的開放、貿易,打破了長時期的割據與封閉狀態。這大大開闊了人們的視野,為當時藝術的發展提供了舞臺與信息。

時代造就文化瑰寶「唐詩」

科舉制、開明的文化政策及多元的哲學意識,造成士人思想、行動空前的白由與活潑。交友、漫遊、乾渴、任俠尚武、信奉佛道、崇尚隱逸、游宦名都等等社會風氣,促使士人養成多種情趣與經驗。同時,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即使唐朝的君主個人文化修養很高,他們一般都雅好文藝舞樂,特別是初唐的宮廷詩會,帶動了全國吟詩這種風氣的形成,也使整個社會對詩抱著欣賞與偏愛的態度。於是,也就出現了恃才傲物的李白在朝廷中借酒讓貴妃提鞋那幕,在當時社會中顯得過於荒誕的場景的出現。

當然,詩人本身的功勞也自不可沒。在當時詩歌風起雲湧、日新月異的環境下,詩歌的推陳換新不再只是詩人率性和靈性所主導,詩人的勤勞也是其中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之一。

當然,在那樣一個詩歌蜂擁的時代,社會的良好氛圍可以增加詩人的交流機會,而整個社會的鼓勵又成了他們多產的催化劑,於是,在上下齊心的共同努力下,一個傑出輝煌的詩歌時代,造就了一批偉大的詩人,也在中華文化史留下了一顆燦爛的明珠。唐詩,無疑也是中華文化中的一塊瑰寶。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