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武漢肺炎在非洲:病例破百萬...

武漢肺炎在非洲:病例破百萬 高峰未來到

分享
受到武漢肺炎經濟不景氣影響的人們排隊接受南非的糧食捐贈。

【新三才首發】專家說,隨著各國努力遏制感染,在缺乏篩檢的情況下,武漢肺炎在非洲大陸的真正傳播仍不得而知。衛生專家警告,大流行的高峰尚未襲擊非洲,現在已經確認非洲有超過一百萬人感染武漢肺炎。非洲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上週五報導了這一嚴峻的轉捩點,距埃及2月14日報告非洲大陸首例確診的武漢肺炎病例已經五個多月了,迄今為止,在非洲已有22,000多人死於武漢肺炎,有超過690,000人已經恢復。

上個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對非洲的武漢肺炎「加速發展」表示震驚。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非洲直到最近還沒有受到大流行的影響-甚至許多專家認為武漢肺炎感染的實際數量可能要高得多。南非占非洲大陸已通報病例的一半以上,是受災最嚴重的非洲國家,也是全球受災最嚴重的第五位。埃及以95,000例確診感染率排名第二,其次是尼日利亞、加納、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肯尼亞。世衛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技術官員瑪麗·斯蒂芬(Mary Stephen)對半島電視台說:「我們還沒有看到非洲的高峰。」她說:「自各國開始放寬封鎖措施以來,我們看到的案件數量在增加,其中大多數(超過80%)主要來自10個國家。」

該病毒已蔓延到該大陸12億人口的所有54個國家,使本已脆弱的醫療保健系統和經濟癱瘓。但是專家和援助組織認為,由於缺乏檢測和對數據掌握不易,傳染病的實際程度被低估了。在擁有5,800萬人口的南非,已對大約1,000萬人進行了篩檢-迄今已進行了超過300萬次檢測,這是非洲國家的最高水平。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尼日利亞,平均每天要進行3,000項測試,這是南非進行檢測活動的十分之一,而南非人口總數是其四分之一。 喀麥隆是非洲中部受災最嚴重的國家,有17,000例病例,其2,500萬人口的檢驗率不到百分之一。

全球人道主義援助組織「國際救援委員會」(IRC)表示,在其開展業務的所有非洲國家中,其檢測率均遠低於世衛組織的指導標準,這使「響應者對這種疾病的真正傳播情況一無所知」。約翰內斯堡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的疫苗學教授沙比爾·馬迪(Shabir Madhi)稱非洲100萬例武漢肺炎病例的數字「毫無意義」。他告訴半島電視台說:「它不能量化病毒傳播的真實幅度。」Madhi說:「不幸的是,缺乏測試導致那些國家根本不了解武漢肺炎目前正在產生的影響,以及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它將產生的影響。」在所有非洲國家中,陽性病例中的死亡人數(稱為病死率)不到6%。世衛組織的斯蒂芬解釋說,部分原因是非洲大陸上年輕人的比例很高,合併症(患者同時存在多種疾病或病症)的患病率較低。

但是,與病毒有關的污名使對抗大流行變得更加困難。據報導,醫護人員受到歧視、患者被驅逐,整個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有些人由於擔心敵對行動而避免接受治療。Madhi警告說,大多數非洲醫療保健系統的設備不足以應對「 武漢肺炎的外部衝擊」,並且有崩潰的危險。許多國家的醫療保健工作者也報告稱,缺少個人防護設備(PPE)、工資不足、培訓不足以及政府缺乏透明度。

「金融危機」

幾乎從衛生緊急情況開始以來,世衛組織就警告武漢肺炎可能給衛生系統較弱的國家(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帶來嚴重風險。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城市擁擠和非正規經濟的盛行使遏制疾病傳播的努力變得複雜。但是,隨著新冠病毒開始在世界範圍內流傳開來,非洲似乎倖免其迅速蔓延,這使許多政府有更多的時間通過關閉邊界、禁止大型集會和強加嚴厲的在家命令來為嚴重的爆發做準備。此後許多封鎖措施已經放鬆,但那只是在導致那些甚至在冠狀病毒到來之前就已經在財政問題上掙扎的國家陷入經濟危機之後。在3月實行世界上最嚴格的封鎖措施之一的南非,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封鎖期間多達300萬人失業,在2020年第一季度30.1%的失業率對於該國來說是災難性的。

聯合國警告說,隨著時間的流逝,非洲大陸可能會爆發「全面的金融危機」。 非洲開發銀行的人類與社會發展農業副總裁詹妮弗·布蘭克(Jennifer Blanke)在最近的文章中寫道:「最近幾種非洲貨幣貶值,加上商品價格下跌,進一步加劇了非洲國家確保糧食和營養安全能力的壓力。」世衛組織斯蒂芬在對疫情爆發之初的反應性措施和及早採取迅速行動表示讚賞的同時,表示各國必須繼續擴大其監控、接觸者追踪、測試、隔離和治療的能力,尤其是在基層。他們還必須直接與社區互動。斯蒂芬說:「我們從以前的疫情中學到的東西,例如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是如果我們盡快限制疫情蔓延,就會抑制疫情的影響。」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