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三才新語:古希臘關於真理、...

三才新語:古希臘關於真理、美與善的啟示

分享
帕德嫩神廟(Parthenon,1871),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希臘文明的黃金時期開始於公元前495年,伯里克利(Pericles)延續使用神聖幾何或「永恆形式」設計於帕德嫩神廟的建造。

【新三才首發】將生命帶入宇宙,跟隨太陽神阿波羅飛過天空,這是他對萬物的命令。他將星星放置在他們的路線上,設計了天堂的王國,並將地球放置在適當的位置。眾神與他一同創造了許多生命和人類,並向他們傳授了神聖的知識、生存方式及其價值。他們在真(Truth)、美(Beauty)與善(Goodness)的這些先驗原則(Transcendental Tenet)中奠定了通往永恆的道路,通往自己境界的道路。在古希臘大約公元前500年,希臘人試圖將自己的世界刻在阿波羅和希臘諸神的天國律法的大理石穹頂上。

真、善和美的定律在公元前400年的柏拉圖時代廣為人知。這些原則使人類能夠實現自己的最高表現形式,在人類世界中努力追求向善的原則或希臘神話。善(Goodness)對古希臘人的含義僅僅是揭示了現實及其對我們的精神的、仁慈的本質。真(Truth)是對我們的理智揭示現實。柏拉圖的前輩巴門尼德(Parmenides)在更早的時期曾說過,人性處於一種幻覺狀態,但由於他們對物質世界的有限認識,很容易使人誤入歧途。在他的詩篇《On Nature》中,女神指導他遵循天上的原理,女神首先描述了真理、無神論,然後描述了外形或見解、看法(Doxa),這是五官和情感的產物。女神接著說,永恆的萬物都是我們宇宙中的真理:「那麼,『存在』(is) 在未來會如何? 或它將會如何出現?是否它會應運而生,不是的。如果是將來也不會的。因此,『存在』(is)遂被撲滅並消失而不再被人們聽到。」

喬凡尼·巴蒂斯塔·提埃波羅(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行星與大地的寓言》(Allegory of the Planets and Continents),1752年。在古希臘社會中,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由許多眾神制定。古希臘人試圖遵守眾神提出的真、善與美的先驗原則(transcendental principles)。當希臘人表現出這些原則時,他們的社會蓬勃發展,並帶來了促進文明的宇宙原理的智慧和知識。我們仍然在現代中享受著很多這樣的知識。

關於人類的妄想,女神告訴巴門尼德:「根據人的觀點,事情確實就已經形成了,因此現在已經存在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認為),他們將長大並過世。人們為每件事分配了一個固定的名稱。」
真理就是固定不變的。唯一錯誤的是人類所攜帶的世界觀念和看法。

真之內有美,或希臘文中的kalos 。那時更持久的東西被認為更美麗。美也被描述為具有追求真理與善的品質。美被認為是一種物理力量,而不是我們現代觀念所認為的那樣,是一種情感,一種觀點或一種傾向。這股力量直接影響著我們的靈魂。真正的美是屈服於自己或自我以達到甚至只是稍微更高的思維層面的一種方式,這使我們進入了一種更加神聖的思想或存在狀態。錯誤的美激發了我們對統治的渴望。其不同之處在於奉獻與關懷,或慾望與控制欲。

繆斯(Muse)演奏七弦琴,公元前440-430年間。在古希臘,據說音樂是眾神的禮物。希臘音樂家注重純淨、完整的音符,經由神聖的聲學科學尋求神性的和諧。

要使一個人理解並以真、善和美的普遍品質來表現自己,他們就必須適當地克制自己的慾望。古希臘哲學家教導要擺脫肉體的追求,並將其慾望重新歸正為神性。在生活的各個方面,這都是通向理解眾神智慧和思想的道路。

古希臘在大約公元前500年至400年間的黃金時期的藝術家和建築師創作藝術時保持與真、美和善的一致。他們試圖利用自己的手藝將自己和人類從「自我」和慾望中解放出來。他們的目標是為他人服務在一瞥之間感知宇宙永恆、仁慈的本質並讚頌他。

寺廟的設計使用了古希臘人所稱的神聖幾何(Sacred Geometry),以建造足夠純淨的地方供奉他們的神。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是幾何學的創始人,他認為他的公式揭示了我們物理世界中的神聖完美。畢達哥拉斯認為,通過運用神聖的幾何形狀,他可以在人類中體現出神聖的完美,並創造出與創作者的設計和意志相呼應的結構。

雅典衛城(Acropolis)和Areios Pagos,利奧·馮·克倫茲(Leo von Klenze),1846年。古希臘建築掌握數學原理,並在其建築物和廟宇中使用神聖幾何(sacred geometry),以試圖與天堂的完美秩序相協調。

寺廟裝飾著完美雕刻的大理石雕塑人像。其所呈現的數字比率按其目的應已代表古希臘語中arete的概念。術語arete已應用於由像哲學家柏拉圖描述的東西,以完成其最大的作用。arete也曾被用來將某物或某人標記為具有道德或表現出道德品質。在雕塑中,他們的目的是展示美,而不是激發肉慾。大約在公元前500年到400年之間雕塑是心懷謙虛地以古典風格塑造作品。雕塑突顯了上帝創造人類的重要性,並表現了智慧和節制。這些雕塑品散發著對情感的克制和心靈平靜,並在珍視這種典型的城市和鄉村創造美學。

古希臘人重視邏輯和理性。他們教導人克制動物性的情慾。這樣,一個人將表現出風度,並按照真(Truth)、善(Goodness)和美( Beauty)等無比美好的原則生活。在將這些原則體現在自己的生活中時,據說人們的精神會享受使自己的自我與神性保持一致的祝福,人的精神將是永恆、美麗和美好的。當希臘社會在更大程度上展現這些原則時,它們掀起了黃金時代,帶來了宇宙原理的智慧和知識,這些智慧和知識推動了我們現代時代仍然享有的文明。

托馬斯·科爾(Thomas Cole),《帝國的終結》(The Consummation of Empire);毀滅,1833-1836年。當古希臘人放棄神聖原則時,他們的藝術、雕塑和生活表現出頹廢、世俗的追求和狂野的熱情。隨著社會變得不穩定,希臘社會衰落,實力減弱。公民和統治階級之間的內部糾紛、分歧和腐敗導致希臘失去了在世界上的存在。由於內部不穩定,希臘在科林斯戰役中失敗後於公元前146年輕易地倒下了。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