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三才新語:發展有序的靈魂─...

三才新語:發展有序的靈魂──自尊對古希臘人的重要性

分享
法國藝術家威廉.布格羅(William Bouguereau)在十九世紀生活在詆毀他的畫作的法國,仍用自己的方式在繪畫中顯示對其他人的敬重。當時,窮人,尤其是兒童,由於其缺乏創造財富的手段而被無視。基於法國和西方文化發展起來的觀念,許多陷入貧困的人認為自己「不如」富人。布格羅試圖消除這種想法,並提倡同理心。上圖是吉普賽女孩的畫像,她通過演奏提琴獲得施捨來生存。

【新三才首發】柏拉圖和希臘人對自尊的定義與我們的現代概念有很大不同,在現代的觀念中,對自尊低下的關注和改善方式僅能依據外在因素(通常我們無法控制),並且基於我們不斷變化的情緒。現代療法通常是純粹以症狀為導向來治療。

根據古希臘人的說法,在我們生活裏所有可能擁有的願望中,有一個最經常被忽視也是最重要的願望就是與自己建立起有尊嚴的健康關係並培養積極的自尊。自尊的定義是「對自己的價值,能力或自重的信心」。我們與自己發展紐帶的複雜性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和我們如何看待世界以及與他人的互動。它影響並構成了我們的精神狀態,決定了我們的滿足程度。最終,維持這種關係可能是我們生活中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而如果我們掌握了這一挑戰,將會帶來最大的回報。

古希臘人沉迷於將宇宙中的一切定序並解開其神聖本質(真理、善良和美麗)。他們將這種智慧轉化為可以理解並在世界上體現的功能,從神聖的幾何、音樂、建築和藝術,到邏輯以及連貫性的思考和批判性思維的發展。人類的自尊已經以相同的方式被規劃、繪製和組建,以幫助他們基於對宇宙及其天性的理解,來體現理想的生活。

柏拉圖將健康的自尊描述為「有序的靈魂」,並將靈魂的能力分為三類:慾望、意氣與理性。

Epithumetikon的意思是「小的或些微的慾望」,專注於物質的滿足和快樂。而thumoeides就涉及非物質的東西,如聲譽、我們的意見和觀念。最後一個是logistikon,它來自於我們常用的標誌。大致可以翻譯為智慧與真理的渴望。

有了「有序的靈魂」,和平與和諧就會從人體內自然產生。外界幾乎影響不了他們。釋迦牟尼佛可能已將這種狀態稱為「涅槃」。那就是我們與自身關係的重要性,以及它對我們的生活有著多重大的影響。

「因此,當所有的靈魂都遵循哲學「關於知識、現實和存在的基本本質的研究」而非虛假時,就其他事物而言,結果就是,每個部分都可能會關心自己的任務,公正,尤其是享受自己的快樂,最好的快樂,並在最大程度上享受最真實的快樂。」
――柏拉圖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存在,希臘人強調正確朝向真、善、美的渴望,這是由神設定的三個基本特徵和追求,來促進人類靈魂在理性方面的發展。如果起點就錯誤了,則最終將導致人的墮落和衰敗。柏拉圖在《德爾福經典》中說:「無論您的目標是什麼,讓美德成為實現目標的條件,並知道沒有這些,所有的財產和追求都是不光彩的和邪惡的。」

阿爾伯特.圖爾奈爾(Albert Tournaire)重建了德爾菲(Delphi)的阿波羅(Apollo)神殿;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古希臘的格言「了解自己」已經顯著地刻在德爾福的阿波羅神殿的入口處(古希臘人的世界中心),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隨著我們在社會中的成長,觀念和信念深植在我們心中,這構成了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我們在世界中的位置以及我們對自己的看法。由於我們是依靠著這些信念成長的,因此很難發現它們,但這是許多自尊問題的根源。自尊低下常常來自於虐待、背叛或任何形式的創傷。結果,一種觀念或信念可能會不知不覺地在我們自己心中紮根,我們可能永遠不會完全意識到這一點。作為我們對生活和我們自己的信念表徵的靈魂意氣方面可能會以非常不健康的方式改變著。這方面的一個例子可能是,如果一個人經常被貶低,長大後,他們可能會內化有害的言語,並形成一個觀念,認為他們不如他人重要。然後,他們可能會表現得過於宜人,一生中都在耗費自己的時間來隨時取悅周圍的每個人,以免受到傷害。在這種情況下,人的不安將會發展,靈魂的意氣方面,其信念和觀念都將需要糾正,以再次產生一種來自內在的自然滿足感。

一個人可能會透過了解自己本質上不是那些破壞性的信念或觀念來糾正自己,並試圖了解它們及其對身體產生的影響(焦慮或衝動)。「了解自己」一詞是古希臘非常重視的格言。這個格言明顯地刻在德爾福的阿波羅神殿的入口處(古希臘人的世界中心),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一個「失序」的人容易遭受很多苦難,例如強烈的憤怒、嫉妒、膽怯、淫蕩或強烈的金錢和權力渴望。這些都是來自內心的缺乏感。這些慾望,或尋求靈魂方面的肉體享樂,或拼命抓住靈魂的其他兩個特徵以填補那些空白。

柏拉圖和希臘人對自尊的定義與我們的現代概念有很大不同,在現代的觀念中,對自尊低下的關注和改善方式僅能依據在外在因素(我們通常無法控制),並且基於我們不斷變化的情緒。現代療法通常是純粹以症狀為導向來治療。

「我們尋求的最深層目的是內在地淺移默化,而不是實質地擁有那些通過它們的美麗來觸動我們的物體或地方。」
―― 艾倫.狄波頓 ,《幸福建築》

這是我們現代世界如此注重物質的部分原因。我們向外尋找自己的滿足感,卻不知道內在的和諧是一種自然狀態。幾乎現代社會的各個方面都反映了這種向外追求,它產生了向下的沉淪,從而造成更多的不平衡和內心的不安。結果,發展成了許多成癮、衝動、扭曲的觀念和信念。

現代的消費者的文化和營銷已經巧妙地創造了歪斜的觀念,從而導致人們內在成癮的增長。他們利用並引導人類對故意毀滅的滿足感,增強了我們的成癮衝動,並有意降低了我們的自我價值感。就這樣,我們成為了衝動的奴隸,因此很容易受到操縱。

「第一個及最好的勝利是戰勝自己」
――柏拉圖

當我們踏上尋找內心滿足的終生道路時,外界可以操縱我們的就會變少。無論我們在哪裡找到自己,我們將能夠更輕鬆地承受來自他人的殘酷對待並找到內在的平和。如果我們真正了解並照顧好我們與自己存在的這種最複雜的關係,我們將自由、不受束縛、不受世界影響,並發展柏拉圖所謂的「有序的靈魂」。

(作者:提姆.格布哈特)

(編譯:心宇)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