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哲信仰 苏格拉底之死——一个医学生...

苏格拉底之死——一个医学生对民主的感受 (图)

分享

在生命的最后,苏格拉底还是清醒地认识到法律的重要性,在劝说之下坚决不逃狱。

一直对那种深邃的古希腊文化有一种由衷的向往。在学了一学期古希腊的课程后,更是感受到人在那恢宏的文明背景中的渺小,而另一端是历史沉淀出的沧桑。

然而,在古希腊里,却有那么一个人,以自己在肉体与灵魂之间的抉择,消融了这种渺小与沧桑的对抗。那就是苏格拉底。

其实,苏格拉底的死是世人永远没法抹去的心痛。原因不止在于我们对那么一个天才的无辜陨落而惋惜,更在于它向我们展示了一种悖论:民主的暴政。而这种悖论却再没有圣哲能够解决,一直到今天。

其实,古希腊的城邦民主制一直是现代西方所推崇的,正如我们中国古代对三皇五帝时代的向往。在崇尚民主、自由等价值的西方,古希腊的城邦民主正好切合了他们的这种追求:集体决策,轮流担任公职人员,追求平等,容忍人的弱点等等。

然而,这些对民主与自由的追求却是苏格拉底所不能接受的穷其一生的时间调侃、讽刺、攻击时人们追求的民主社会。当然,他的反对主要在思想上,而不是在行动上。那么,苏格拉底为什么对民主如此反感呢?这就需要我们对民主做一番反省。民主的理性基础是什么?民主理论假定:现有人群中的大部分人以及每个人身上的大部分品行是合理的,值得肯定的。而苏格拉底认为人是有弱点的,他认为,现存社会中的大部分人以及每一个人身上的大部分品行都是不合理而必须否定的,只有让神的使者——智者来管理他们、引导他们、教化他们、驯服他们,才能使他们追求美德,才能使这个社会日趋完善。当然,在苏格拉底看来,在当时的社会里,智者是极少数。

凭心而论,利益和自由的确是民主社会的基础。对利益的追求,使人们过得富有、舒适;对自由的追求,使人们过得自在、有尊严。但是,利益和自由能够使人具有美德吗?能够使人的灵魂向善吗?显然,苏格拉底的质疑不是民主制度所能承载的。民主制度本身并不能解决拯救灵魂的问题,这是苏格拉底憎恶民主社会的根本原因之一。但是,苏格拉底提出的质疑是民主理论绕不过去的问题,至少当时的雅典社会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苏格拉底的质疑让雅典人感到尴尬、自卑,而苏格拉底嘲笑他们的粗俗、无知的态度,最终点燃了他们心中的怒火。

终于,人们不能忍受这个“破坏社会秩序与风气”的人了,在公审中以民主的形式判了这个伟大的哲人死刑。

审判过程本身就是值得我们去回顾的。在第一轮审判中,他狂妄自大的态度两次引起全场人群的哗然,审判团以280票对220票表决他有罪。在第二轮审判中,苏格拉底竭尽所能贬低民主制度,嘲讽审判员,蔑视法庭。他的这种态度,彻底激怒了审判团,审判团以360票对140票判他死刑。原来判他无罪的人中竟然有80个转而投了他的死刑票!显然,即使苏格拉底再狂妄,他也罪不至死,这不是一个理性的判决,也不是一个法治的判决,而是一个情绪化的判决、一个违法的判决。正是审判团的愤怒情绪,终结了苏格拉底的人生之旅。雅典的多数人胜利了,但是雅典的法律却失败了。

而在审判结果出来后,苏格拉底的态度也很值得我们去深思。在有关苏格拉底的著作中,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记载,苏格拉底临死前说:他的一生都享受了法律的利益,不能在晚年不忠于法律。那么,苏格拉底是为民主社会的法律而殉道的吗?显然,这种说法过于牵强。首先,苏格拉底是反对那种民主的,他自然也不会认同民主社会的法律。其次,在苏格拉底的思想中,法律被看作是城邦和公民之间达成协议的条款。按照这种思路,很容易作出如下推理:如果城邦破坏了它和人民之间的约定,审判一个无罪的人,人民为什么要服从它的法律?因此,这样去推论应该是不准确的。

那么,苏格拉底临走之前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他到底享受了法律给他的什么利益?我想,从一个正常人去理解,人总是有一块感性的心灵空间的,所以对于苏格拉底来说,这块空间有两种东西让苏格拉底去感恩:一是雅典城邦对他的养育之恩,二是言论自由。关于养育之恩,苏格拉底说,是雅典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抚育他、教育他,让他生儿育女,雅典的法律是他的父母,是他的卫士,除非他说服雅典的法律来改变决定,否则,不服从法律就是一种罪恶。关于言论自由,本来苏格拉底认为只有智者才有资格享受,一般人不配享有这种权利。

问题是,苏格拉底忠于法律难道不是雅典民主社会制定的吗?认同这种法律不就等于认同雅典民主制度吗?其实,这正是苏格拉底横眉冷对民主社会时惟一表露出的内心的脆弱和伤感,也是在他冷酷、冰凉的绝唱中流露出的不易为人察觉地一丝感恩。但是,无论如何,苏格拉底不能说他感激民主制度,因为他是以义无反顾的姿态,以“死无葬身之地”的圣徒式的殉道方式,试图打赢对民主社会的这场战争。

于是乎,留给了历史无尽的讽刺:一个标榜民主,追求自由的社会却容不下一个“另类”的苏格拉底。一个谩骂民主、自由的人却被追求民主的人视为圣哲,甚至与耶稣并视。

苏格拉底在历史上的伟大就在于,他启发了人们开始去关注民主本身的弱点。今天的选举制度,努力让人信服,政府是民主的,但却依然无法跳出这种恒久的悖论:少数人为什么一定是错误从而必须做出牺牲的?民主与理性之间怎么去达成一致?

苏格拉底被大多数人处死了,但无尽的后人却为之感到心痛。

同样地,大量的电影都取材于对二战的反思,《钢琴家》、《美丽人生》、《辛特勒的名单》等等深深叩击我们心扉的电影都述说着一段似乎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历史。但是在历史的黑白画面中,希特勒在人们的欢呼中一次次走上演讲台,到最后走上血腥之路。民主再次述说了它的苍白。

作为一名医学生,不由得联想到一些相关的东西。人们评价,医生是社会上最讲求权威的职业。医院里面的官僚体系之严格,资深医生的权威之重都是甚于其他职业的。说的也许也很客观,但很多时候却似乎也带有一种嘲讽的意味。

客观地说,我们确实应该防止极端,医疗体系当然也要讲求民主。但是,它又确实有着社会必须去理解的职业特色。对于一个手术,我们更需要的是果断的判断,久之难免形成一种医生权威。反之,难道我们在生死关头民主讨论一番?时间不允许,生命也不答应。

这时候,理性比机械的区分民主与否更重要。

当然,民主、自由等永远会是我们去追求的价值。只是,我们要冷静地看到实现的机制有其自身蕴藏的弱点。

以前读过一篇对苏格拉底之死的评述文章,现在还深深有感于作者对苏格拉底的评价:惊世骇俗的一世牛虻!而我想,这位先哲在留给我们以遗憾、心痛或是追思的同时,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

永远不能放弃的是人的理性。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