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哲信仰 聖奧古斯丁(Aureliu...

聖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

聖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亦作希坡的奧古斯丁 Augustinus Hipponensis,天主教譯「聖思定」、「聖奧斯定」,西元354年11月13日-430年8月28日)著名的神學家、哲學家。在羅馬天主教系統,他被封為聖人和聖師,並且是奧斯定會的發起人。他是聖孟尼迦的幼子,出生于北非,在羅馬受教育,在米蘭接受洗禮。他的著作《懺悔錄》被稱為西方歷史上第一部自傳,至今仍被傳誦。

生平

西元354年,奧古斯丁生於北非的塔加斯特城(Tagaste)(現在位於阿爾及利亞境內的桑克阿哈拉城(Souk Ahras))。他是家中的長子,父親名叫伯特撒烏斯‧赫糾拉斯(Patricius Herculus)不是基督徒,是羅馬的稅吏,是個懶惰、不積極的人,而且貪愛世界,到臨終前才歸信基督教。母親孟尼迦(Monica)是虔誠的基督徒,比父親小25歲。

奧古斯丁並非一出生就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13歲進入烏拉市學習雄辯術,14歲在馬道拉城就學,16歲前赴迦太基就學。同年父親過世。17歲,與一鄉下女子同居。18歲生有一子阿德奧達徒(Adeodatus)。少年時的奧古斯丁才華洋溢,放蕩不羈。19歲那年,奧古斯丁受斯多亞學派影響,引發他追求智慧和真理的心,旋即接受摩尼教善惡二元論的信仰。他早年信仰摩尼教。奧古斯丁20歲完成羅馬帝國年規定的三級制教育學業,22歲在迦太基教授雄辯術,26歲寫了第一本論文「美與均衡」,29歲與摩尼教主教作神學思辨,發現這主教只有口才,沒有學問,無法解答他的問題。後來受新柏拉圖主義鼻祖普羅提諾(Plotinus)之影響而放棄摩尼教。30歲那年,跟米蘭主教安波羅修學習天主教信仰與神學,並與同居十多年的情人分手,跟小他18歲的少女訂婚。在研究了各種宗教與哲學後有心信奉基督教。到了32歲,生命有了悔悟。33歲受洗禮。在《懺悔錄》中,他描述他如何在內心掙紮到極點時,突然受到上帝的引導,克服了心中的猶豫而下定決心加入基督教,當時是西元382年。在奧古斯丁的生命中有兩位重要的人物,深深地影響他的生命。一位是為他流淚禱告達31年之久的母親莫妮卡,另一位是米蘭的主教安波羅修。他們將奧古斯丁引到基督的施恩座前,使他經歷到徹底的悔改。某一天,奧古斯丁在主教的花園中散步,聖靈催逼他回頭。他的心靈呼喊著:「要等到何時呢?何不就在此刻,結束我汙穢的過去?」這時他恰巧聽到鄰家兒童的讀書聲:「拿起來讀,拿起來讀。」於是他拿起身邊的新約,讀到羅馬書中的話:「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忌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自此以後他便歸向基督,靠著神的大能戰勝過往的罪惡,並於次年受洗。34歲回到非洲過修道生活。42歲任北非希坡(Hippo)主教。76歲離世。因對基督教有重要建樹,故被天主教會封為聖者,稱聖奧古斯丁(Sanctus Aurelius Augustinus)。《聖經‧舊約全書》的線性歷史觀對其影響頗大。他的神學成為後來基督教教義的基礎,影響整個東西方教會,尤其對西方教會最深。

奧古斯丁任希波主教期間參與四次主要爭辯,分別是對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隨即展開護教;對多納徒派的聖禮觀,發展出因功生效的觀念;對伯拉糾的罪與救贖觀,發展出自由意志、原罪、救恩、預定、神的主權及不可抗拒的恩典等論說;對異教的指控,寫下《上帝之城》的巨著。奧古斯丁生平著作多達113冊。其中以《懺悔錄》、《上帝之城》、《論三位一體》、《駁多納徒派》及《駁伯拉糾派》對基督教神學最有貢獻。

奧古斯丁的母親孟尼加

從奧古斯丁的《懺悔錄》中,可以看到其母親對他的影響,從書中可以看出他與母親的關係。書中奧古斯丁說他自己的個性中,有很多他母親的影子,而且說話的方式也像她。她出生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受傳統非洲基督教的教導和訓練,過著純樸的生活,緊守安息日。她深深相信,良好的教育能使她兒子成為一個更好的基督徒。

在奧古斯丁的回憶中,他早期的生活與他母親息息相關,他說:「她喜歡我與她在一起,就像其他母親,但她比其他母親更加的渴望。」奧古斯丁說不論他那一個小孩離開時,她都好像要承受一次分娩之痛。28歲那一年,要坐船到羅馬時,他不敢面對他身後的母親。他寫道:「說到她對我的愛,我無話可說。我也能感受到,她再次承受分娩之痛,而且比她肉體生我時更痛苦。….」

哲學與思想

聖奧古斯丁的主要貢獻是關於基督教的哲學論證。他改造了柏拉圖的思想,以便服務於神學教義。賦予上帝的權威以絕對的基礎。

罪論

奧古斯丁的罪觀及恩典觀,有受到早年宗教經驗及反伯拉糾Pelagius思想影響。但主要的概念仍來自他對羅馬書的研究。他認為即使人未曾墮落,人未來的命運仍得完全依靠神。

奧氏反對摩尼教在罪方面的解釋,而強調罪的自發性。他相信人的罪行使人遠離神,而導致惡。人因著犯罪就不能再行神所愛的真善,也不能瞭解他生命的意義。奧古斯丁認為惡是一種缺乏善的表現,不是惡加諸於人。他發現罪主要的根源是用「對自己的愛」取代了「對神的愛」。

人類的失敗大致是過分的慾念、無節制的尋樂及不聖潔的心思意念這幾類型。奧氏認為人類的被造原是不朽的,若是堅定在聖潔中,就能從不能犯罪與不能死的狀態中進到不可能犯罪及不可能死的境況中;但是若犯罪了,就進入了不可能不犯罪及不可能不死的境況中。

奧氏認為,亞當起初的受造是絕對的完美,不論在靈魂體各方面。亞當原處於良善、稱義、光照、至福的境界。他只要繼續食用生命樹的果子就能得到永生。他擁有不犯罪的自由及能力。神使他的意志傾向德行,肉慾聽從其意志,意志順服神。亞當被神的恩典所包圍,還擁有特別的保守恩賜,也就是保守其意志的正確性。 奧氏認為,亞當最後的墮落是自取的。而唯一可能造成亞當失誤的原因是「受造性」,因為這表示他的本性有可能改變而轉離良善;他是有可能作出錯誤的選擇。而造成這當中潛在的因素可能是「驕傲」,就是他想脫離他本來的主人-神。亞當的自作主張可能來自於他妄想自己取代神。

奧古斯丁對原罪的根據除了創世記外,還有詩篇51篇((大衛與拔示巴同室以後,先知拿單來見他;他作這詩,交與伶長。)1.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    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慧。    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或譯:堅定)的靈。     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    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歸順你。     神啊,你是拯救我的神;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你的公義。    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張開,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    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     那時,你必喜愛公義的祭和燔祭並全牲的燔祭;那時,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約伯記、弗2:3(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他最喜歡用的則是羅5:12(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及約3:3-5(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尼哥底母說: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嗎﹖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

亞當因與後裔在機體上聯合,所以他墮落的本性就傳遞給他的後裔。全人類都是由亞當一人所生下來,因此也都承接墮落的本性。奧氏認為人類的人性不是個別被造,只有機體(肉身)方面是被造的。我們都從亞當承接人性,而人性的傳遞是藉由性行為(奧氏認為其中也有不好的慾念),因此世人都從罪中所生,這也就是奧古斯丁所謂原罪的由來。奧氏也從這觀點,發展出他嬰兒洗禮的教義,只有藉著洗禮,才能除去人的原罪;但無法除掉「原罪性」。人就是因著「原罪性」,所以無法行完全的善。罪人若要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必須從愛神的動機出發才有可能達成。

救恩論

奧古斯丁相信只有神能恢復罪人自由意志的自由,就是更新及重生;而這正是神恩惠的工作。惟有人的意志得到釋放,人才會渴望與神結合。

所謂神「不可抗拒的恩惠」(irresistible),並非是勉強人的意志去行善(包含不犯罪);乃是改變人的意志,甘願選擇善,並且去行善。在奧氏的認知中,神確實會操縱人的自由意志。當人願意將生命主權放在神的手中,甘願被神操縱時,人自由選擇的意志就轉變為道德和聖潔。因此,神的恩惠成為人裡面眾善的根源。這「不可抗拒的恩惠」又稱為「至終堅忍的恩賜」(perseverance),奧氏強調這恩賜只給神所揀選的人。從這也發展出奧氏的「預定論」。奧古斯丁常以「羅馬書9:21」(?匠難道沒有權柄從一團泥裡拿一塊做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做成卑賤的器皿嗎﹖)來論證他的「揀選論」及「預定論」。

奧古斯丁定義「重生」(內心性情完全恢復)必須完全靠賴神的恩典(聖靈的運行)。

奧氏把神恩的工作,區分為幾個階段:『預先的恩典』、『運行的恩典』和『合作的恩典』。

『預先的恩典』是指聖靈用律法使人產生罪惡的意識(罪惡感)。『運行的恩典』是指聖靈以福音使人相信基督,並完成贖罪與和好的工作。『合作的恩典』是指聖靈使人願意與神合作,一起完成終生成聖的工作。神恩典的工作,是使人完全恢復神的形象,並在屬靈上成為聖徒。[15]

奧古斯丁斷言,人的得救是由於恩典和信心。而信心也是神恩典的工作;人是否願意接受相信,完全在乎神全能的旨意。意思是說:有些人被神有效揀選蒙恩,另有些人則被神放棄。

奧古斯丁與新柏拉圖主義

奧古斯丁在歸信基督之前可能就已經閱讀了新柏拉圖主義的大師——普羅提諾(Plotinus)的著作,這些著作是由Victorinus翻成拉丁文的。新柏拉圖主義認為惡為善的虧缺而非某種正面的實有。這一點有助於奧古斯丁脫離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進而使他能看出基督教對於善惡來源的教義是合理的。因此新柏拉圖主義對他的歸信基督是有幫助的。後來他聽說Victorinus這位新柏拉圖主義的學者也歸信基督了,當他得到這消息時,就很想要起而效尤。

奧古斯丁的思想在許多方面是有著很明顯的新柏拉圖主義的色彩。他看重永恆而形上的事物,輕視感官可及的事物;看重理論性的冥思,輕視實用的知識為此生的必須和無奈;堅持要藉著從感官的奴役得解放以達於靈魂的淨化。

主要作品

‧    《論自由意志》(391~395)
‧    《懺悔錄》(394~400)這是一本以禱告自傳手法所寫的悔改故事,當中描寫早期奧古斯丁歸信時的內心掙紮及轉變經歷。
‧    《三位一體論》(399~412)主要是介紹心理學模式的三位元一體論,把神的統一與人的統一作對比,以及神的三位格與人的三方面作比較。[17]
‧    《上帝之城》(412~427)主要論述神聖的照管及人類的歷史。提醒神的國度是屬靈及永垂不朽的,而並非是這世界 任一國家能取代的。

使用武力對抗

奧古斯丁與多納徒的爭辯,是一個漫長而複雜的過程。奧古斯丁差點被多納徒所派來的人暗殺,奧古斯丁一怒之下,竟然用世俗的政權,出兵鎮壓多納徒派,使得神學的爭論,演成了政治的迫害。奧古斯丁在這一場爭執中,強化了對大公教會的信念,也為此後一千年的中世紀龐大的教權鋪路。

多納徒這一派也很固執,絲毫不肯妥協,後來,他們組成了流亡團體,一直到第七世紀,回教徒席捲北非教會的時候,才告消失。在整個事件上,多納徒派雖然太偏激,但是奧古斯丁處理的方式,也有爭議之處。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