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石油涨价的真实原因(图)

石油涨价的真实原因(图)

分享
英国石油公司的储油罐群

 

在这座大草原地区的边远小城四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布满了众多巨大的储油罐,而这些储油罐中原先一直存满了原油。但如今情况却发生了变化。自今年5月以来,成百上千万桶储存在库欣的原油被售出,这里的原油库存量目前已下降了近35%。

 

世 界各地的石油交易商们都在密切关注着原油库存数据。世界原油库存水平一直在下降,不仅是库欣,其他原油储存地也是如此。由于担心美国原油库存量年底前会再 创新低,交易商们上个月的疯狂买盘将原油价格推升至了每桶近84美元的历史高点。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价格上周五收于每桶81.22美元,较年初上涨了 33%。

库欣的原油库存为何不断减少?个中原因相当复杂,投机商们对全球石油市场日益增强的影响力也由此可见一斑。原油库存下降一定程度上是供不应求所致。但投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今年夏天突然转变其石油交易策略也是原因之一。甚至由次级债引发的信贷危机也要对此负一定的责任。

2007-10-09-world-oil_1

直到7月中旬以前,石油市场前所未有的形势一直在诱使石油公司和投机商大量屯积石油,以备未来出售。然而几乎是一夜之间,立即卖出石油成为了更加有利可图的选择,各地的石油库存迅即开始缩减。

各金融机构近年来纷纷进军商品交易业务使得石油市场变得更加深不可测。它们中有的开展这一业务不过是因为认定油价将长期处于涨势。而其他一些机构则从油价的不规则波动中发现了短线交易机会。每当交易机会出现时这些机构往往会一哄而上。

油气交易商史蒂芬•肖克(Stephen Schork)说,供需以外的其他因素目前正在影响油价。这位定期发表能源市场报告的人士说,人们现在不得不把投机商对石油市场的影响考虑进去,因为他们出于投资的目的有其自己的优先着眼点。

2007-10-09-world-oil_2

就在人们担心美国经济有可能出现衰退之际,美国的石油库存开始下降。这有可能使美国经济更难以承受油价上涨的打击。油价上涨将推高汽油零售价格。

投资石油比买股票、债券和金条要复杂。多数机构投资者并不想真正在手中握有原油。为了能从石油市场获利,他们会投资石油期货。他们通常会在石油期货交割日 来临之前就将手中的期货合约平仓,这样无论盈亏他们都不必真正履行交割义务。如果他们不将手中的期货合约平仓,那么合约所对应的石油就必须被运送到某个正 式指定的交割点。库欣就是美国一个主要的石油期货交割点。

2007-10-09-world-oil_3

石油期货价格与石油现货价格不同。如果交易商认为市场供应量未来可能下降,那么石油期货价格就有可能大大高于石油现货价格。直到不久前,石油期货和石油现货之间的这一价差还一直在鼓励石油公司和贸易公司等机构买入石油,并将其储存在库欣等地的油罐里。

虽然库欣所处之地并不在美国高速公路干线或铁路沿线,但它却是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品交割点之一。小城人口只有8,500人,其中还包括1,000名左右的监狱犯人。城中只有一家名叫Buckhorn的酒吧。市政厅附近有家电影院,票价平时1.50美元,周末2美元。

大约一个世纪前,四处运气的石油勘探商在这里发现了石油。到1940年时,库欣的多数油井虽已抽干,但却也留下了纵横交错的输油管道和众多储油罐。这里作 为一个全球性石油集散地的地位在1983年得以确立,当时纽约商品交易所正式指定这里为轻质低硫原油这种新推出的期货品种的交割点。纽约商交所轻质低硫原 油期货价格现在成了全球的基准油价。库欣自那以来还成了加拿大重质原油的一个重要中转站。

2007-10-09-world-oil_4

这些年来,库欣数不清的钢质储油罐一眼望不到头,占据了方圆9平方英里以上的土地。最大一只油罐可装下57.5万桶原油。储油罐东家Enbridge Energy Partners LP的一位管理人士开玩笑说,要站在两个大人加一个孩子的高度才能看全这只油罐。

石油生产商和交易商会密切关注全球各地的石油库存数据,以判断市场供需形势,并据此作出生产和投资方面的决策。巴克莱(Barclays Capital)的分析师保罗•霍斯内尔(Paul Horsnell)说,虽然官方数字显示美国截至9月28日的商业原油库存量有3.218亿桶,但其中大部分或是还在输油管里流淌,或是已在炼油厂等待加 工。尽管这一库存量比某些年份要高,但数量却也并非巨大。它只能满足炼油厂约21天的加工需求。

石油交易商和生产商们特别关注库欣的石油库存水平,这里拥有美国5%至10%的原油库存。从库欣的库存数据就可预测出美国内陆各炼油厂的原油供应情况,并能对纽约商品交易所的投机行情有个预判。

2007-10-09-world-oil_5

以往几十年中,与石油库存打交道的主要是石油巨头等原油生产商和炼油商。但随着本世纪以来全球石油消费量的大幅跃升,油气管道公司等运输企业开始从石油公 司手中购买储油罐,并纷纷扩建它们在库欣等地的转运枢纽。甚至一些从事石油交易的金融公司也投身于储油业务。这使它们得以在市场行情不理想时将石油暂存起 来,以便日后能卖个好价,或者它们可以藉此充当中间人的角色从中分一杯羹。

去年,Vitol Group这家在荷兰和瑞士都设有总部的大型石油交易公司就斥资1.7亿美元购买了阿姆斯特丹的一个石油接收、存储设施。华尔街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则收购了石油产品运输和分销公司TransMontaigne Inc.;它还收购了欧洲的一家油罐管理公司。而新加坡的几大储油设施提供商中也包括好几家贸易公司。

大约3年前,原油市场让有储油条件的投资者们很感兴趣。原油期货价格大幅上涨,远远高于现货价格,出现了所谓“顺价结构”(contango)行情。因此,将油存起来与立即销售出去相比获利更丰厚。

这种价格差的存在有一部分是合理的──因为储油也要花钱。但是还有其他几个因素加大了这种价格上的差异,包括中国石油需求增长以及产油国的动荡局面可能造 成石油生产中断等。摩根士丹利大宗商品业务全球负责人约翰•夏皮罗(John Shapiro)说,这使交易商们断定石油会变得更加稀缺。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提供全世界大约40%的石油;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其产量几乎已经达到了最大产能。原油库存及管道运输公司 SemGroup LP总裁托马斯•凯维斯都(Thomas Kivisto)说,因为大量油田的产量都已接近最大产能,所以石油贸易商们敏锐地抬高了原油期货价格──即原油库存价格──因为他们直觉地担心原油产量 会因意外事件而下降。

2007-10-09-world-oil_6

不仅如此,投资者们还大量买入大宗商品,但是很多投资者并不愿意买入现货,而是买入期货。过去4年中,随着对冲基金和其他投资机构的加入,纽约商品交易所 未到期的原油期货合同数量增加了两倍。很多退休基金处于投资多样化的考虑也投资原油期货,不断地以新合同来代替到期合同。经常性地买入原油期货增强了对长 期价格的信心。

现货和期货市场之间的价差比过去升水行情时的还要大。OilAnalytics.net的统计表明,今夏原油现货与4个月期原油期货的价格差超过了每桶6美元;而几年前的差价还不到2美元。

储油成了一桩大生意。包括摩根士丹利这样的华尔街巨头在内的储油罐所有方或租用方坐拥储油罐就能轻松赚大钱。它们买入原油现货存在储油罐中,然后以更高的 价格卖出原油期货合同。当交付日期临近时,它们卖掉已有合同,就同一批原油卖出新的期货合同,而原油纹丝未动。这种操作就是所谓的储油交易。

研究机构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能源分析师尼尔•麦克马洪(Neil McMahon)说,这简直就是免费的午餐。他还说,几家生产汽油的炼油厂仅仅通过交易他们租赁或拥有的多余的油罐空间已大发利事。

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原油交割地区库欣,大部分储油罐都在以下四家公司掌控中: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BP PLC)、能源运输及物流公司Enbridge Energy Partners(为加拿大Enbridge Inc.子公司)、Plains All American Pipeline LP和SemGroup Energy Partners LP。

Enbridge美国石油终端租赁业务负责人布鲁斯•麦克费尔 (Bruce MacPhail)估计,目前,金融公司租用了该公司25%至35%的储油空间。Enbridge于2004年收购了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的多家储油场,它以前在库欣没有储油能力,而目前拥有该镇超过三分之一的储油罐。据知情人士透露,摩根士丹利是Enbridge的客户之一,该公 司最近帮助Enbridge筹集了建造新油罐所需的资金。

库欣地区经济开发机构Cushing Industrial Authority的负责人罗伯特•费尔茨(Robert Felts)称,库欣的储油罐建造热不断升温,以致于去年油库周围土地被纳入开发区块内时,输油站运营商Teppco Partners LP带着一辆装甲运钞车来到现金拍卖会现场,并击败了Enbridge。

自2004年以来,Plains All American Pipeline L.P.的储油能力已提升近两倍。近年来,该公司已动用其中近20%的储能来经营自己的储油业务,资金则来自一笔12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去年该公司负责此 项贸易和其他工作的营销部门贡献了2.28亿美元利息、税项前利润,占总利润的一半左右。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乔治•阿姆斯特朗(Greg Armstrong)在谈到这种交易机会时称,这就像在洗衣服时从口袋里发现一张20美元的钞票一样,你不会丢弃不要的。Sanford Bernstein的分析师称,截至去年底,全球各独立储油公司的油罐装载率高达97%。库欣地区的两家储油罐经营商表示,在今年4月前拒绝了不少潜在客 户。一些交易商甚至租用海上储油罐,尽管这样做的成本要比使用陆地储油罐至少高出一倍。这期间美国的石油消费相对平稳。今年夏季欧佩克成员国部长们就以美 国石油库存水平较高作为维持产量上限不变的理由。

但在今年夏天,多方面的原因起到了压缩储油业务利润的作用。由于全球石油需求继续增长,而供应方面又跟不上步伐,致使即期交割的价格出现上涨。美国中西部一家大型炼油厂消耗的库欣基准原油开始大量增加,也对现货价的上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石油买家们宁可支付更多价钱立即进行交割,也不愿意推迟到未来再交割,这就是所谓的倒价结构(backwardation)。顺价结构的环境已不复存在,没有人再愿意掏钱囤积石油,那些手中囤有石油的投资者纷纷开始向市场抛售。库欣的石油库存水平因此开始回落。

金融机构的动作也在助长这种变化趋势。一些对冲基金签有在未来以固定价格出售石油的合同,但他们手中并没有可用于交割的库存石油。鉴于石油现货价已经高于期货价格,这些基金必须迅速对严重亏损的头寸进行平仓。

此外,次级抵押贷款市场风波引发的信贷危机大大提高了通过借贷买入石油的成本。阿姆斯特朗表示,公司有几个信用等级差的小客户,他们的借贷成本在8、9月份猛增了8%甚至更多。一些交易商为了弥补在其他投资上的损失也在抛售囤积的石油。

独立能源经济学家菲利浦•威勒格(Philip Verleger)表示,信贷危机造成囤积石油的成本非常高昂。

市场环境现在已经出现变化。经济学家猜测机构投资者会继续推高油价。对于那些持有近期交割月的退休基金和其他投资者而言,现在的获利条件非常之好。还有更多资金在效仿此种交易策略,更加大了油价上涨的压力。

由于燃料消耗在秋季会暂时放缓,石油库存下滑是正常现象。但今年库存下滑得要比往年更猛。正因为库欣的库存减少和纽约油价飞涨,欧佩克在9月份决定小幅增产。但油价仍在继续上涨,一些分析师现在甚至将价格预测提高至每桶90或100美元。

某些分析师认为,库欣的库存变化可能使市场的看法发生扭曲。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分析师提姆•埃文斯(Tim Evans)称,市场似乎是在按照供应不足的基本面来进行定价。但在美国,唯有一个面积很小但影响却很大的地区存在不足,那就是库欣。来源 华尔街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