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利比亞的珍貴資源:考古學上...

利比亞的珍貴資源:考古學上的寶藏(组图)

大萊波蒂斯位於的黎波里東120公里左右的胡姆斯地區,是利比亞目前保留較好的三個名勝古跡中最著名的一個。它建於西元前1000年的腓尼基時代,古羅馬人和拜占庭人曾生活在這裏,古建築代表了這一時期文化和文明的特色。神殿、露天劇場、市場、凱旋門、角鬥場、浴場等考古區建築群具有典型的古羅馬城市建築風格。

『新三才編譯首發』在利比亞強人格達費之前,曾經有腓尼基人、希臘人、羅馬人、以及第一代阿拉伯人統治這塊土地。这些提醒我們沒有任何一個文明-或領袖是永恆不滅的。

卸下反叛軍的身份,利比亞過渡政府將面臨更多的責任,他們要著手打造一個新的利比亞:保持法紀和秩序,組建一個基礎政府,處理金錢以及石油問題。

但是利比亞其它的珍貴資源呢?它的考古寶藏又該何去何從?

大萊波蒂斯建筑遗址

它們遍布整個國家


在南方的阿卡庫斯(Acacus),山區內隨處可見12000年前的石刻岩畫。

Sabratha : 薩布拉塔為一腓尼基貿易站,是非洲內陸產品的輸出地。薩布拉塔曾經是馬西尼沙所統治的努米底亞王國的一部份,後遭到羅馬征服,在西元2世紀與3世紀重建

薩布拉塔剧场遗址

東部城市Cyrene擁有數千年的歷史-羅馬將軍安東尼(Mark Antony)曾經將它送給他的情人克麗奧佩脫拉(Cleopatra,埃及豔后)。

東部城市Cyrene遗址

沿著海岸線,壯觀的大列伯提斯(Leptis Magna)遺跡聳然而立,這個被埋在沙中數個世紀之久的廢墟曾是古羅馬帝國最美的城市之一。

這些古跡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未來呢?如果回顧歷史,你會發現它們的命運並不被看好。

 “我們很擔憂,”聯合國教育科學暨文化組織(UNESCO)的弗兰西斯科.坂达林(Francesco Bandarin)說。 

寶藏被偷了

UNESCO就像是個守护者,專門守衛世界上的歷史古跡和文物。

你可能會認為,在槍炮聲隆隆的動亂下要保存文物是最困難的時候,但其實並不是。坂达林在他位於巴黎的辦公室內說。

 “冲突的時候是一回事,”坂达林說。“但是最艱難的時刻是在冲突之後。監督的機構還沒有建立,而武器又到處流竄,此時就會有人圖謀不軌。這在埃及、伊拉克和阿富汗都發生過 - 這就是確實會出現的情況。

這個現象已經在利比亞出現了。坂达林表示,當格達費的勢力離開班加西(Benghazi)之後,有人從那裡偷走了亞歷山大大帝時代最珍貴的金銀寶物。

 “它被稱為班加西的珍寶...放在班加西的銀行內,”他說。“你能想像它就這樣消失了嗎?

格達費的勢力和反抗軍在羅馬遺跡附近起衝突,大列伯提斯及薩伯拉達(Sabratha)的古劇場及神廟都無法倖免。損失目前還無法估計。

 “我們急著要去檢視損失的情形,” 坂达林說。

連結過去及未來

現在,UNESCO只能依靠有道德感的政府機構去拯救文化遺址,其中五個地點還名列在UNESCO世界遺產名錄中。

有個考古學家正致力於說服利比亞的新領導人優先重視古跡的保護工作。

哈分德.瓦尔达(Hafed Waldai)是在倫敦長大的利比亞人。他的一位利比亞朋友說服了反抗軍軍官,讓軍官打電話給瓦尔达討論關於利比亞的文化遺址-以及為何要去保護它們。

那位軍官有高中學歷,並且在格達費部隊裡進行軍事訓練。他在學校裡從沒讀過腓尼基人或是希臘人。

 “他知道有羅馬人,就這樣,” 在倫敦的辦公室裡,瓦尔达說。

瓦尔达和軍官的第一次會談是在三月,內容是關於反抗軍為什麼要保護遺跡 -為了下一代的利比亞人。他說軍官很有禮貌,但也很直接了當。

 “他說的很明白。他說‘人民比較重要。我沒辦法叫我的軍官們在這件事上花太多功夫,他們正在擔心自己的家人、家園及孩子。’”

但軍官同意和考古學家再次談談。他們每天晚上都保持聯絡。

他們大概在Skype上談了大約20到30次。

考古學家給軍官講了些歷史-不過他儘量避免讓它聽起來像是在上課。

 “我先從的黎波里(Tripoli)的古城開始講,因為那和他比較有關連。它的歷史可追溯到腓尼基人時代。所以我說,你擁有珍貴的寶物,但是你卻不知道!利比亞不但現代化,也同時擁有土耳其以及伊斯蘭的風貌。”

 “因為他是一個很虔誠的人,所以我單刀直入的談伊斯蘭時代。我很熟悉那塊土地,這幫助很大-我談到了一些伊斯蘭的相關事物,讓他感覺置身其中。然後我談到了這些都是奠基在其它歷史上的 - 拜占庭、羅馬、以及腓尼基。”

 “我說‘OK,如果他們轟炸Camel清真寺(的黎波里最古老的清真寺),你會有什麼感受?’”

然後,瓦尔达告訴軍官該清真寺其實是建在古羅馬時代的柱子上的。他想要讓軍官了解所有的事情是如何牽連在一起。

 “那個時候他才真正明白過來,因為他知道了從前他所不知道的事。”

瓦尔达說,現在該軍官已經改變了,會去保護利比亞的遺跡和文物。不過,目前也只有他一個。

瓦尔达不知道這在短期內是否會帶來任何改變。但是他說他必須試一試。

只要夠安全,UNESCO已經準備好派一組人馬去檢視遺跡受損的情況。而且他們也計畫在10月份時開一個大型國際會議,討論利比亞考古遺址未來的命運。(CNN)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