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墨爾本的初夏,杜鵑花開

墨爾本的初夏,杜鵑花開

分享

墨爾本的初夏,天氣忽冷忽熱,氣溫常常象在過山車般中晝夜轉變,從前天的攝氏8,9度一下躥升到昨天的30多度然後晚上又掉頭降溫伴隨著狂風驟雨。清晨從床上爬起來,室內的署熱還未完全散盡,在打開後院門的一刹那被濕冷的空氣一激,猛然醒悟,墨爾本冬季的腳步扔在徘徊往複,返身回到室內再次穿上厚厚的冬衣。濕濕的院子裏,方磚地上散落著昨夜的花瓣,大紅大紅的是杜鵑花,茂密的樹枝上還掛有無數顆含苞的花朵,瑟瑟中靜靜的在等待,正如我般盼望著熱烈盛夏季節的到來。

杜鵑花是中國十大名花之一,我家院子裏的紅杜鵑,是很常見的一個品種

16年底兒子完成了他6年的學業終於畢業了,明年1月即將走上他工作的崗位,從此成為一個可以自食其力的人。兒子邀請了遠在中國的爺爺奶奶來澳洲參加他的畢業典禮,感謝他們在自己出生幼年時對他的盡心照顧。公婆沒有讀過太多的書,與世無爭勤勤懇懇在一個單位工作了一輩子直到退休。特別是婆婆,紡織廠的噪聲損壞了她的鼓膜,聽力受損,所以當她激動開口講話時,令人感覺象似聲如炸雷,炸得早已習慣了輕聲講話的全家人仰馬翻,兒子縮著脖子用手捂著耳朵,做出無限痛苦的樣子,我笑著用手指著屋頂告訴她,我要上樓查查屋頂是否裂開縫了。婆婆知道自己又失態了,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放低了聲音。

公婆來過澳洲許多次但因為不識英語,限製了出門活動的範圍。有時在公園裏碰到了見過幾麵的華裔老人,相互打過招呼象家常般問候住在哪裏時,老人竟都說不曉得自己住哪裏,讓人捧腹大笑。我的日常生活增加了每天帶他們各處公園遛彎散步的一環。

昨天,天氣晴好,像久違的夏季來臨,我和公婆遊覽了墨爾本著名的杜鵑花公園National Rhododendron Gardens。杜鵑花公園靜靜隱蔽在丹德農山脈裏,從Glen Waverley 出發沿著山間公路駕車隻需30分鍾的車程,經過一片高聳直立的森林後就來到了另一個幽靜的世界。春夏之交,山林裏鳥兒歡鳴,花香濃鬱,遊人稀少,樸實無華的園門由黑色的鐵柵欄圍起,像是走進一戶普通人家的宅院,院裏還有盆栽的蘭花可以零售。沿路走進去,迎麵的是一排排白色杜鵑花樹,團團朵朵花開燦爛,氣味芬芳,路兩旁點綴著各種色彩斑斕不知名的野花野草。公婆說說笑笑笑聊著家常事慢慢走著跟在後麵,明媚和煦的陽光灑在他們的肩膀上。他們風雨同舟五十多年,養育了3個子女,退休之後就像家族的萬能膠哪裏有漏洞哪裏補,在幾個城市間穿梭忙碌為子女的家庭後勤補缺,現今的孫輩也長大進入了青少年時期。我拿著相機,在花樹間鑽進鑽出,欣賞拍攝園內培育的杜鵑花新品種,一邊選用五彩繽紛的杜鵑花做背景,為公婆尋找可以讓他們入畫的場景並拍了許多很有紀念意義的照片。

進入花園的賞花人寥寥無幾,但花兒卻開得爭奇鬥豔不負春光

藍藍的天,大片修剪齊整的墨綠色草坪,站在黑峻岩石的高處可以眺望到丹德農的山峰和掩映其間的白色的房子。彎長的小路,蔥鬱的森林,寂寞的涼亭,金色的陽光下有涼涼的風吹過就像在夢幻裏,那是一個令人懷念的杜鵑花開的初夏。

正午的陽光非常熾熱,林子裏一片陰涼,也可以在涼亭裏休息

一個夢幻般寂靜的杜鵑花開的初夏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