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奔向凡尔赛

奔向凡尔赛

分享

按计划今天的行程是凡尔赛宫(Chateau de Versailles)。昨天跑了一整天,原打算早晨7点半出门,可缘因疲惫的身体而一拖再拖直到8点才跨出酒店的大门。天空依然不作美,比前两天更糟糕的是持续的小雨已经开始光顾巴黎。

从酒店出来我们先坐地铁6号线到达Bir-Hakeim站,刷卡出站后走换乘连接通道到达RER C线的埃菲尔铁塔站(Champ de Mars Tour Eiffel),在这儿再重新刷卡进站换乘RER C线前往凡尔赛。因为凡尔赛宫在巴黎大区的5圈以里,所以我们买的1-5圈周票能用得上,刷周票卡时,若票值不符进站口的旋转栅栏门就转不动,人自然就被挡在站外。

这是RER C线埃菲尔铁塔站。RER线有点类似北京的轻轨,连接着城区和近郊。

步行十几分钟后到达凡尔赛宫正门,门前是非常开阔的、呈扇形的军械广场(Place d’Armes),广场中央有一尊路易十四(Louis XIV1638-1717年,1643-1715年在位)青铜骑马雕像,是由法国新古典主义雕塑家Pierre Cartellier1757-1831年)于1817年完成的。绕过雕像,是法国建筑师蒙萨(Jules Hardouin-Mansart1646-1708 )设计的三条呈放射状的大道,由北向南依次为Avenue de Saint-Cloud、巴黎大道(Avenue de Paris)和Avenue de Sceaux

正中的巴黎大道直对着宫殿,曾几何时它应该是只有王室和达官贵人才能在上面行走,与北京的故宫、天坛等皇家建筑的中轴路一样的等级。东西方建筑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凡尔赛宫是坐西朝东,而中国的宫殿都是坐北朝南的。进了这道铁门,里面便是仪仗庭院(Courtyard of Honour)。

仪仗庭院南北两侧的建筑是供大臣有用的,售票处设在南翼。

    南北两翼的房间对众多的朝臣来说是僧多粥少,职位高的能分到一间,职位低的通常是几人合用一间,起居非常不方便,所以他们也不得不在附近再买房子用来居住,这里的房间只用来换衣服和招待客人,后来朝臣们将他们在凡尔赛宫的房间戏称为“镀金的笼子”。

铁门上方是代表皇室的王冠和皇族徽章

 

仪仗庭院的尽头又有一道铁门,走到这儿为止都是免费的,再往里走就要门票了。

金光闪闪的大门里面就是名震天下、奢华无比的凡尔赛宫
透过铁门的栅栏往里张望,紧挨着大铁门的一片空地是皇家庭院(Royal Courtyard),南北两侧的建筑是由建筑师蒙萨指导在1678-1684年间扩建的,现在北翼外墙面在维护,用大板子围着了。再往里、离宫殿最近的那片地儿是大理石庭院(Marble Courtyard),正中的是凡尔赛宫的国王寝宫。

 

    1660年,年轻的国王路易十四在参观财政大臣富凯(Nicolas Fouquet1615-1680年)的宅邸沃克斯子爵城堡(Château de Vaux-le-Vicomte)时,被它那雄伟奢华的建筑、绚丽辉煌的装潢、气派优美的花园所震慑,相比起来自家的那几个行宫太寒酸了,于是乎羡慕嫉妒恨的种子埋在了心里。第二年,路易十四以贪污国库钱款为由将富凯逮捕(据说是被皇家贴身侍卫队队长、大名鼎鼎的火枪手达达尼昂(Comte d’Artagnan1611-1673年)逮捕的),审判持续了3年,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与此同时,路易十四也开始着手准备大规模改建凡尔赛宫,并聘请沃克斯子爵城堡的建筑师路易.勒沃(Louis Le Vau1612-1670年)、景观设计师安德烈.勒诺特(André Le Nôtre1613-1700年)和画家装饰家查尔斯.勒布伦(Charles Le Brun1619-1690年)为他服务。

 

    富凯也曾被猜测是历史疑案“铁面人”的“侯选人”之一,戴上铁面具和与世隔绝是防止他把法国宫廷内的“密事”透露给外界。在富凯被囚禁18年间,只允许他的贴身男仆伺候他,最开始的10年,连他的妻子都不允许与他通信;去世的前一年,才被允许一次探视。1680年,富凯死在狱中,他为他在国王面前炫耀自己财富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凡尔赛宫始建于16641688年主体完工,花园和其它扩建部分直到1710年才全部完成。迫不及待入住的路易十四在1682年下令将法兰西宫廷由巴黎迁往凡尔赛,一直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凡尔赛宫都是事实上的法国首都,是政治和外交的中心。巅峰时期,整个凡尔赛宫庭的花费是法国国库进帐的四分之一,由此可见其奢华和浩大的程度。

 

    随着整个宫廷的迁入,许多朝臣官员和家属、神职人员、仆人等一同前往,鼎盛时有3万多人居住在凡尔赛宫附近,还有几千名的皇家卫兵、警察和骑兵。

 

    在凡尔赛,路易十四是一家之主、皇家之首,驾驭于所有人之上,他的名言:“朕即国家”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这和中国的秦始皇一样。

 

    宏大奢华的凡尔赛宫在布局上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诺大的建筑里没有一间厕所和浴室,据说当时的皇族有不少人直接向壁炉里撒尿,使用过的马桶干脆倒向窗外,至于外面是否有味儿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当然,庭院肯定每天都有仆人打扫;而路易十四本人一年洗不了几次澡,也就不需要浴室了,所以凡尔赛宫在当时也被称为“欧洲具有独特味道的宫殿”。1768年增建了几处厕所和浴室,但只供皇室成员使用。

 

    检票、安检进入参观。对于持博物馆通票的游客检票人员在通票上写了个V19,表示19号参观过了凡尔赛宫,通票有效期间不能再来了。

 

 

 

 

 

 

在站台上等车的空当去屏幕前看了看,上面显示现在是早晨8:218:308:45各有一趟车去凡尔赛,其间还有几趟去其它地方的车。


    攻略上说乘坐RER C线去凡尔赛宫,需搭乘驾驶室上方有V字标志的列车,地图上标的是RER C⑤,VVICK,它的终点站是Versailles-Rive-Gauche,下车后走600就能到凡尔赛宫。白天每15-20分钟一趟车。

    驾驶室上方有S标志的列车也到,在Versailles-Chantiers站下车,下车后要走1.5公里,地图上标的是RER CSSARA,终点站是Saint- Quentin-en-Yvelines

    驾驶室上方有N标志的列车千万不能坐,它是开往巴黎北边的,那真是南辕北辙了。地图上标的是RER CNNORA,终点站是Pontoise

 

 

另外,凡尔赛宫导游图上写着也可乘坐RER C⑧,终点站Versailles-Chantiers,下车后要走1.5公里。

车正点进站,也许是因为时间尚早,也许是因为天下着雨,站台上和车厢里乘客寥寥,去凡尔赛宫参观的游客更是少得可怜。 空荡荡的车箱           
 

 

 

 

半小时后火车到达终点站Versailles-Rive-Gauche           

 

    下车后,跟着人数不多的几拨游客向凡尔赛宫走去。途中看到一家游客资讯中心,进去拿了张凡尔赛宫的地图,上面介绍得很简单,游客中心也代卖凡尔赛宫门票,15欧一张(不包括花园);一路上也有不少餐馆、咖啡馆和纪念品商店。

    我们买的博物馆4日通票在这儿能用,但只能参观一次,不像巴黎市区的那些博物馆和景点那样可以任意次数进出,而且花园还需另买票,8欧一张,不知现在涨没涨价。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