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印度的藍色黃金(一)

印度的藍色黃金(一)

分享
工人在靛藍染料處理池中工作,池中的水會被氧化,進而使染料從綠色變成藍色。

【新三才首發】在印度南部有一種世代相傳的家庭式農場,種植一種天然染料的植物。這種農作物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時期的重要物資,到了現在他已經成了印度的藍色黃金。

時間是印度南部一個小村莊的早上6點,十月裡多雲的天空似乎即將轉晴。在工廠裡,一個工頭焦急地看看有沒有工人來到。兩個穿著紗麗的鄰居正梳理著長髮並互相竊竊私語;外頭流浪狗正橫衝直撞的亂跑,感覺到空氣中一股期待的氣氛。在印度塔米爾納杜邦這個家族擁有的土地上,種植靛藍染植物來製造染料已有四代了。

由於武漢肺炎病毒大流行,以往每年通常生產三次,但今年延遲了生產。還好十月終於帶來了「托提婆杜羅助」(thotti podurathu,他們對製作染料的桶槽的稱呼)的第一天,傳統的桶槽被組立起來以從靛藍染植物中提取染料。在工作開始之前,工人們和圍觀者聚集在有百年歷史的「托提婆杜羅助」週圍進行簡單的祈禱,祈求神的祝福。工頭說,為Neel Atha(村民為靛藍染起的神聖名字,其意為藍色母親)祈禱兩分鐘,並根據印度教的儀式贈送香蕉和椰子以及祝福的水果給工人和圍觀者。
巴拉肯德・安巴瑟根(Balachander Anbhazhagan)說,這對他們村子來說,這幾乎是一個節日。現年33歲的安巴瑟根是KMA Exports公司的子孫,KMA Exports是一家靛藍染植物農場和生產公司,自1960年代就在這裡經營。安巴瑟根的曾祖父在殖民時期就開始從事靛藍植物加工,那時天然染料是一種有價值的商品。

安巴瑟根家族使用具有殖民地時代歷史的水泥做的槽,這個水泥槽是他們的親戚以前在使用的。安巴瑟根家族將這個從靛藍植物中提取天然靛藍染料的繁瑣工藝加以改善。多年來,該公司現已成為印度最大的天然靛藍染料生產商。安巴瑟根說,他小時候他家周圍就長著靛藍染料植物。他看過正在收割的靛藍染植物,看到祖母在開始提取靛藍染料之前向藍色母親(Neel Atha)祈禱。在這裡,靛藍染被視為藍色女神。事實上,許多印度教神像喀里(Kaali)和克里煦納(Krishna)經常被描繪成藍色,因為它像徵著宇宙的顏色。安巴瑟根說他們將工作視為敬拜神的事務。

綠葉變成藍色染料

在殖民時期,許多印度農民被英國統治者強迫讓他們種植靛藍植物來代替糧食農作物,然後英國統治者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這種染料。如今,在孔加拉帕圖(Kongarappatu)和附近村莊中的人們慶祝靛藍Indigo被當成地名標誌在地圖上,這與它那可憐的殖民時代相去甚遠。每年,出口公司,手工業和著名設計師都來這個不起眼的村莊敲門,以取得寶貴的「藍金」。從靛藍植物獲得染料的工作是分階段進行的。首先,從附近的農場收割葉子,然後將它們集中在一起,稱重後浸入盛滿水的巨大水槽中,然後進行發酵。發酵後,除去葉子,將浸泡的液體倒入另一個大槽中,讓溶液在其中氧化並沉澱在槽底。最後,將沉澱物乾燥使它成為粉末,然後包裝成餅塊狀。

一個農民扛著他收穫的靛藍染植物。

安巴瑟根說,看起來有點像羅勒的靛藍植物必須在它們的粉紅色花朵盛開之前進行收割。然後,葉子必須在三個小時內送到第一個水槽,以便產生最佳的靛藍染料。幾分鐘之內,工人們靈巧地揮舞著鐮刀,收割了茂盛的靛藍染植物。然後,他們捆起葉子,將其裝在拖車上運到浸泡槽裡。在萃取處,他們用木棍鋪壓在藍綠樹葉上,以使植物浸泡在水中。

工人用木棍鋪在壓在藍綠樹葉上。

在祈禱完成後,工頭在把上層水槽底部的洞打開,讓水流入下方水槽。然後,使染料水中的靛藍顆粒成為沈澱物沉積在下層水箱的底部,這個過程中還必須將空氣打入水中。安巴瑟根在解釋舊的加氣過程時說,幾年前,必須由四個工人站在水箱中去攪拌染料兩個小時,使染料與水充分混合。但現在我已經將機器重新設計,使這個過程機械化。現在用腳踩踏的機構在染料液體中不斷擾動45分鐘使之產生一層泡沫。再經過一個小時後,綠色的液體就變成了藍色。然後打開水箱的溝槽,放出分離後的水用於灌溉附近農場。之後再讓染料液體沉澱21小時,然後打開底部溝槽緩慢釋放水箱中剩餘的水以及粉末狀物質。然後將其放入磚爐中煮沸,又經過濾後將粉狀染料壓製成餅狀。再將染料餅乾燥五天,就可作為染料使用。

(編譯:郭慕法)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