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印度的藍色黃金(三)

印度的藍色黃金(三)

分享
工人進行染布。

【新三才首發】在印度南部有一種世代相傳的家庭式農場,種植一種天然染料的植物。這種農作物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時期的重要物資,到了現在他已經成了印度的藍色黃金。

印度聖雄甘地的曾孫杜沙爾·甘地(Tushar Gandhi)談到這種藍金如何導致印度獨立的最關鍵時刻。
他在電話中告訴半島電視台說:「對於英國的紡織廠來說,靛藍染料是一個非常寶貴的染料來源。當發現它在某些北印度邦(例如孟加拉和比哈爾邦)能夠生長得很好時,他們便強迫地主或耕農種植靛藍染作物而非糧食作物」。在19世紀中葉的孟加拉,這些農民被提供非常高利率的貸款,以至於它們的後代子孫也被迫成為奴隸般的靛藍染勞動者。他解釋說,染料在產地端與市場端的價差非常大,以至於農民們只能得到靛藍料在全球市場上價格的2.5%。

1859年,幾乎要發狂的的孟加拉農民發動了一場反抗運動,迫使靛藍染料的生產陷於癱瘓。起義之後,統治者成立了一個委員會來研究種植靛藍作物農民的狀況。委員會的報告隨後被看到其中紀載,「每箱送到英國的靛藍染料都染有人的血汗。」杜沙爾·甘地說,在孟加拉第一次反抗靛藍染料專制的事件中,農民將壓迫者告上法庭,並贏得了有利於他們且具有里程碑象徵意義的判決。不過幾年後,比哈爾邦的農民卻仍沉迷於壓迫性的制度下,忍受必須在農田的3/20中強制種植靛藍染植物。後來到了1878年,隨著德國發明化學染料,靛藍染料市場就崩潰了,比哈爾邦的農民處境就變得更加悲慘。

在1917年,聖雄甘地參觀尚帕蘭(Champaran)時會見農民並記下靛藍染料業的問題後,促成了他的第一個非暴力抵抗的不合作主義運動(為真理遊行)。杜沙爾·甘地說,他相信聖雄甘地的策略是基於孟加拉要求法律公正的前提。當時最大的壓迫是針對農村,在許多地方都發生了農民反抗事件,儘管它們被驅散掉,但他們卻成為難以應付的一股強大力量。杜沙爾又補充說,巴佈人足夠精明,可以辨別這一部分與其他貧困工匠是因為工業革命而失業是不同的。聖雄甘地結合了他們的團結為印度獨立而戰。

忠實的農民

阿尤布說,在戰爭和反抗運動導致靛藍染料市場動搖的同時,阿尤布一家人自1830年代以來就一直在種植靛藍染植物以及甘蔗和花生等其他農作物,至今已有四代人了。原因可能是因為靛藍染植物是低成本作物,不需要施加任何肥料,每三個月就可以有一次收成。但是他的叔叔尼亞茲·阿罕默德覺得,種植這項農作物的更大意義是在保留家族的遺產。阿尤布於2016年離開了他在酒店服侍業的職業生涯回到了他的家鄉,而阿罕默德在2000年從村莊搬到了首都欽奈,以便他的孩子能接受較好的教育。不過阿罕默德說,他放不下神秘的靛藍染。即使身在欽奈這樣的城市,在追求另一項事業的同時,他們也嘗試在塑膠桶中製作靛藍染料,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阿罕默德帶著自豪的聲音這樣述說著。

工人將靛藍染料切塊以便進行乾燥及包裝。

儘管殖民式的靛藍染植物種植在印度北部遇到了許多阻力,但阿罕默德說,他的父親達達·米揚·薩希布(阿尤布的父系祖父)總是能夠以自己的條件經營染料,無論是與英國或法國商人,還是後來的印度鐵路部門。他說,即使他們不再種植靛藍染植物,他們仍會出租水槽給私人公司生產靛藍染料。他父親的唯一條件是要求將出售前的靛藍染料存放在他們的房子裡,讓他可以在出售前檢查並確保靛藍染料的品質。

阿罕默德說,他仍然記得他父親偷偷地將靛藍染料帶到了Pondicherry,Pondicherry當時是法國殖民地,其邊界受到英國在印度的統治者嚴密監視。回來時,他會帶回中國絲綢或一瓶加了水的糖(以避免被發現,如果被抓住,他將被英國統治者逮捕)。至於Vengandur地區,靛藍染仍在當地居民的生活中發揮著固有的角色。

每當一個孩子在他們村里出生時,就用製作靛藍染料的過濾布來包裹嬰兒,因為它具有藥效。患病發燒的孩子也可以用一塊靛藍染色的布睡覺,可以加快康復速度。他們還定期向傳統治療師提供靛藍植物的根(當地叫avari),傳統治療師用它來治療各種皮膚病和過敏。並且其他農民也將他們用過的靛藍染植物用作耕田的肥料。

(編譯:郭慕法)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