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他差一点成为澳洲的卢刚

他差一点成为澳洲的卢刚

分享

那一年他差一点拿起了枪成为澳洲的卢刚

我的朋友英,毕业于国内某名牌大学,在国内某大设计院工作九年后赴澳留学。由于有着丰富的工作经历,在1998年5月博士还没毕业时(差半年) 就被澳洲某州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以$71,000的高薪聘用为专家级工程师,在大学工程学院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因为那时大部分博士毕业后,因没有工作经历 而很难找到公司的工作,只能在大学做吃力不讨好的博士后,而工资仅仅 $38,000 到$42,000。英的导师基米,当时刚升为副教授,工资也只有$70,000,因此,后来在主持英的毕业答辩时基米还坦诚他是有点嫉妒英。

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花钱相当大方,英出差中国,美国都享受商务仓的待遇。当时州政府的电力市场面临外州和海外公司的竞争,英的公司试图开拓中国市场,但是 开拓中国市场是需要时间和资金的,英的公司为此而每天亏损$50,000。很不幸,九个月后,反对党上台,以英的公司每天亏损为由将公司强行解散。本来英 是有机会分配到州政府的电力生产公司的。在1999年十月,刚好有一美国驻澳洲的能源工程公司因绿色非污染热电厂专案急需人才,该能源工程公司的经理(英 国人)和工程设计主任(伊朗人)宴请英面试并开价$85,000以首席机诫工程师的诱饵将英挖走。

这家美国公司属于谘询设计公司,手上没有实业,完全靠工程师自个收费而赖以生存。经常下现场向客户汇报工程设计方案,而刁难的客户像小孩要玩具式的不断地 要新的设计方案,还会问些个极简单的问题,工作压力非常之大。天有不测之风雨,在方案设计,预可行研究之后,州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些绿色非污染热电 厂项目。没有了专案,毫无实业的公司如何养活已经扩张的人员? 维一的办法就是裁员。经理和工程设计主任经过个别放风,谈话后,终于在2000年6月将英和其他的多余人员裁掉。由于公司在英工作这么短的时间就把英给裁 了,而且知道英曾经有过去州政府电力生产公司的好机会,于是给了英四个月的工资作为补赏。

被公司裁掉的英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有那种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上的感觉。后悔不该放弃去州政府的电力生产公司的机会而一味为了高工资而误投他门。后悔之后是 怨恨。首先怨恨州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的人事部长,不该把英的简历给这家美国公司,这不就是把英往火坑里推吗? 再就是怨恨这家美国公司的经理和工程设计主任,明知公司不太稳定,为什么还要硬拉英入伙。还特别憎恨那个伊朗人,他都六十了,自个不退休,非要英走人。中 国人遇到挫折,很少找心理医生疏导。英想着想着,越想越气,于是乎,英真想向狂人卢刚那样,把州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的人事部长,美国公司的经理和工程设计 主任都给毙了。英打听到州政府枪枝执照不难申请,只要参加一个运动手枪俱乐部,培训几次后,即可买枪并申请持枪执照。那为什么英没有走火入魔,最后时刻又 慢慢泄火,恢复正常的呢? 是因为英有一位温柔体贴的妻子和一对经营生意的博士和博士后朋友。

英被公司裁掉后,英的妻子丽一句报怨的活都没有,而是安慰英说是金子总会发光,并积极与英去找事做,看生意。如若没事干,在家呆着,没病,胡思滥想也会闹 出毛病来。有事情做,思想不易一根经的去钻牛角尖。很快,在经营生意的博士和博士后朋友的帮助下,英和妻子丽也建立起了一个生意。英和妻子丽与那对经营生 意的博士和博士后朋友经常交流,你到我家来,我到你家去,逢年过节,你请我,我请你去餐馆潇洒。在帮助妻子丽的生意一年多以后,英又重返他的专业岗位。而 英的妻子丽则雇了二,三位兼职店员帮助打理生意。从低谷起来后,英和妻子丽又迈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现在的英和妻子丽,一个仍在公司工作,一个仍在经营自个的生意,相当地轻松,因为他们已拥有不少的地产投资和股票。两人已实现财务独立。

英告诉我说: 看看今天美国弗吉里亚理工大的大屠杀,想想当时真的很可怕,就差那么一点点英自个就成为澳洲的卢刚了,为什么当时就没想到去看心理医生呢? 为此英特别感谢妻子丽和那对博士和博士后朋友。妻子的理解和朋友的交流与帮助是一剂最好的良药,化解了英当时的苦闷和upset。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