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美国家庭漫谈

美国家庭漫谈

分享
 

道格拉斯·比沙罗夫(Douglas Besharov)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公共政策研究部研究员兼马里兰大学公共事务学院教授。他的研究重点是家庭生活及家庭需要的演变。作为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社会与个人责任"研究项目负责人,比沙罗夫教授出版了数本有关儿童、教育和贫困人口的著作。以下是围绕比沙罗夫教授撰写的《美国家庭:趋势、解释和选择》 (America's Families: Trends, Explanations and Choices)一书进行的对话。

————

问:根据你迄今的研究,美国家庭总体呈什么情况?

答:我认为美国家庭现在正处于大变化的阵痛中。一些人把正在发生的变化看作是灾难和社会解体的表现,还有些人则把那些现象视为大逆不道。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更进步的进化过程,它是更多的财富、更大的个人自由和更大的流动性共同作用的结果。我认为,传统婚姻正在改变形式。但是,重视家庭的传统观念──对婚姻的重视程度也许仅稍次于之──仍在持续。我之所以说在婚姻方面也许仅稍次于之是因为,我认为在当代美国,婚姻相对不那么重要,而且这种趋势还将继续下去。

问:就像你指出的那样,人们对家庭问题的看法大相径庭──有的比较乐观,有的人则非常悲观。

答:我认为,研究数据没有显示出家庭像以往一样牢固。家庭显然在经历一些变化。在美国,离婚率35年来居高不下,过去50年来婚姻外出生的孩子的人数逐步上升,这种情况不可能不给家庭带来变化。变化正在发生。问题是,这种变化是灾难性的,还是仅仅是一种演变。

问:变化、演变以及外在力量的冲击和影响可以是好现象。你能不能举一些例子说明有哪些变化已经顺利地成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并使家庭生活变得更好?

答:在正常家庭中,出现了两个巨大变化。一是孩子少了。二是学龄或学龄以下孩子的母亲加入了劳动大军,有的全天上班,有的半天上班。这个转变相当顺利。父母照料小孩的时间减少。有的人喜欢这一变化,有的人不喜欢。但是所有人一致认为,这一变化发展得相对顺利。

问:你认为孩子很好地适应了这种变化吗?

答:我认为对这个问题还没有定论。

问:引起人们担忧的变化有哪些?它们是否可以得到改善或被扭转?

答:我认为最大的担忧是年轻人非婚生子──他们往往是贫穷和没有受教育的十几岁的青少年,没有相应的抚养孩子的能力。我们以前称这种现象为"小孩生小孩"。我认为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它与贫穷相连,越贫穷,这种现象越严重。这种情况对儿童很不利,对母亲也不是好事。她们被拖了后腿。如你所知,婚外生子的数字在各地都在上升,这是全世界后工业社会所面临的最严重问题。

问:最近的统计数字不是表明有些地方越来越崇尚贞节与节欲吗?

答:是这样,但是人数很有限。趋势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还非常不明确。从1992年前后开始,出生率开始发生了变化。但是这不过意味着我们回到了1983年或1984年的水平而已。

问:如今的家庭有各种各样的组合──祖父母、继父母、单亲,按说他们的价值观肯定会有所不同。这些不同的价值观相遇时会出现什么情况?有一个基本共识吗?从根本上怎么得到解决?

答:我称这些为联合体。在辈次分明的、由多代人组成的传统家庭,每个成员地位明确。祖父母总是认为自己更懂得如何抚养孩子,但是他们多少也认识到,父母对孩子有"第一发言权"。在你上面提到的这些新家庭关系中,成人在家里发话和受尊重的权力不明确。家里不同成人的责任也不分明、不确定。这就给当代家庭内部发生摩擦制造了更多的机会,因为这些关系不是得到家里所有成员的明确认识。

问:这种不确定会带来权威地位上的问题。

答:正是这样。

问:不管一个家庭的长辈是谁,你认为长辈仍然受尊重吗?

答:我认为这个问题越来越复杂,特别是在离婚家庭。你能感到权威减弱,尤其是那些离家了的男人。在孩子眼里,那些离婚后留在家里的女性好像不再完美。我认为老一代的人所享有的那种家庭权威部分来自于他们成功驾驭了婚姻和家庭生活。如果他们没有做到这一点,那么他们的权威就会受到损害。

问:看来,祖父母不时会承担起家庭责任的部分原因是人均寿命延长了。

答:这里同时存在着两种不同趋势。中高层收入的家庭正在目睹所谓"夹心"一代的到来。祖父母太老了,不能照看孙辈,同时却需要子女照顾他们。另一方面,在低收入家庭,一代人与另一代人之间的年龄距离在缩小。一个家庭可以有一位15岁的母亲和她自己的30到35岁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祖母可以在她的孙子、孙女的生活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但是由于这位祖母自己也还年轻,她也许会觉得她有自己的生活要过。 这种情况与阶层密切相关,也会带来很大压力。

问:在劳动力结构方面,我们近期内会看到什么变化──更多的父亲呆在家里?更需要注重对儿童的照顾?还是有什么其他变化?

答:这很难说。过去十年来,在职母亲的百分比并没有真正上升,我们也许达到了某种静止水平。也就是说,想工作的妇女──包括母亲在内──现在已经在工作。不想工作的妇女没有就业。我指的是中产阶级妇女,她们有选择的余地。在低收入家庭中,由于社会福利改革和经济强劲,就业母亲人数现在多得多。

问:让我们来谈谈宗教价值观对家庭的影响。数据显示宗教正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更大的影响。你认为这些价值观在多大程度上进入了家庭生活?

答: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所看到的唯一证据是,在有些家庭,宗教信念、体验和教育比过去加强了。除此之外,我就不知道了。显然,宗教感情在不同教派和信仰中都有所回升。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有多普遍。

问:我们常常谈论政府和私人企业在家庭问题上的责任。你认为政府可以在什么方面发挥作用?在什么方面不应该插手?

答:从过去100年的历史看,可以说,政府如果不插手家庭问题对家庭更好。这一点毫无疑问。没有多少例子能说明政府的做法或政策给家庭带来了帮助。有的人也许会说,住房政策──如房屋贷款折税──是好的措施,因为这使更多的人能买得起房。但是我认为这方面的证据并不明确。

问:在新世纪之初,你对美国未来的家庭生活有什么展望?

答:我所看到的未来家庭图景是,首先,婚龄会进一步推迟,也就是说,更多的年轻人会比较晚结婚。我还看到结婚人数下降,也就是说,人们不仅更晚结婚,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根本不结婚。这批人不会太多,或许大约10%的妇女不会结婚。离婚率大概处于最高点,也许会降下来一点。我们将看到家庭变得更小。我们将看到同居和临时性的关系更加普遍。总的来说,我预言的情况是,人们,特别是孩子,会比以前更加孤独,因为不仅他们的双亲都工作,而且兄弟姐妹、表亲也更少,姑姨、叔舅也更少。所以,我们正在逐渐走向一个更加个体化的社会。

[编者按] 美国家庭的许多条件状况也类似地发生在当今的一些中国家庭。由于历史性缘故而产生的独生子女一代,如今已长大成人,他们没有兄弟姐妹和繁复的家族关系,简单的家庭成员使得他们更少的会多去为别人着想。与他人分享,关心和包容别人也变得没有象年长一辈来得那么的必然和必要,自我,自私,甚至傲慢自大,在年轻人中亦非鲜见。曾几何时,“我们的孩子怎么了?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救救孩子!救救未来!!”的呼声此起彼伏。

当我们静下心来进行自我反思,忽然间发现随着人类道德底线一次次的被冲击,整个社会道德不断下滑的过程中,你我也无形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当今的时代又有谁人敢说, 今天发生的一切与我无关,可以置身世外呢?爱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先人后己,关爱他人,真诚善良,忍辱负重,才是中华民族悠远历史之衣钵。寻回我们错失了的传统价值,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平才是现今建立美好家庭的当务之急。 来源 美国参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