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台湾的出租车司机

台湾的出租车司机

分享

 

 台商在上海的口碑并不怎么好,被叫做“台巴子”就可见一斑,沪语中,“巴子”并非“傻子”的意思,而是指明明不懂行,偏要充老大的意思。

但是,当我在台南的路边,发现大量的香蕉林和芒果林没人看守,大片的“莲雾果”也不用人看守时,我就想起“淮南橘淮北枳”的老话,直接怀疑那些“台巴子”是不是被大陆同胞带坏了。

大片的香蕉和芒果,熟了,挂在那里,没有铁丝网,没有警犬看守,但是没人偷偷摘采,老实说吧,这,在大陆是不敢相信的。君不见,“十一”和“五一”的花展 还没有结束,盆花已被抢掠一空;商家促销的“洋泡泡”和“广告衫”,一露脸就被抢得打开头;南京东方红水库的水干了,里面的鱼被人抢劫一空,承包户跪下来 求饶都没人理睬;甚至公园、机关、学校的花卉开了,果子还是生涩的,也很快被抢劫一空……

对我们来说,最受刺激的还是抽烟问题。

在大陆根本不成问题的问题,在台湾顿时成了问题。

那是初逛“西门町”。西门町是台北有名的夜市。从西门町出来,我们叫了一辆计程车,一上车,很自然地,我的同伴就叼起了香烟。

没想到,司机马上就发话了:先生,对不起,车上不能抽烟!

同伴根本就不屑回答他,伸手就摁下了窗玻璃,但司机还是不依不饶:先生,你再抽烟我就停车了。
同伴觉得诧异:我已经摇下窗啦,还怎么地?!

那司机也不打话,打足方向盘就“靠边停车”。说,请你把烟掐了。我那同伴至此还以为在他的上海,发怒说:你再罗嗦,我下车了!

说着作势要走,谁知那司机居然非常礼貌地说:先生,您请自便吧。

已经开了好一段路了,那司机为了请我们下车,居然大方到那点钱也不要了。这在大陆不可想象。我为同伴的举止感到难堪。

那是在中正纪念堂附近。我们愣了一会儿,又招呼了一辆。

这次是位大叔,60岁左右。上得车,我的同伴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香烟,刚点着,大叔说话了——“哎,这位先生,最好不要抽烟了”。既然是“最好”,那是不是暗示,最坏的结果是默许抽烟呢。

朋友没有答话,继续抽了一口,那车居然径直向路边靠去,又要“靠边停车”了。

朋友慌了,怕又要我们“自便”,赶紧掐了香烟,大叔和蔼地说,不抽就好啦。我乘机问他:大叔,这里的烟怎么禁得这么严格啊?是不是有督察抽查你们啊?

大叔笑笑,查到确实要罚(划)款。不过我们都很自觉啊,大家一起反对,大家都不顾损失,就大家都没有损失啦!你想想,只要抽烟的上车都被禁止,所有的司机都情愿承担损失,那,还有谁敢抽呢,心要齐。

“那抽烟到底为什么招你们恨呢?”我故意问到底。他乜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也不是(系)恨香烟嘛,我也是(系)抽烟的,但是车上绝对不可以抽!不公平嘛,你机(知)道,不抽烟的人上来,闻到烟味有多么难受吗?对不抽烟的人不公平嘛!

车在黑暗中行驶,我们很久很久没说话。

 

来源:胡展奋的BLO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