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退休海归在中国买房住房的感...

退休海归在中国买房住房的感受

分享
   

几年前中国房价还没有大涨时,我委托在中国的妻妹帮忙在南方沿海一大城市的一“白领高尚小区”购买了一套住宅。房子在四楼临街。楼下是商业门面。

去年我退休后决定去中国住几个月,于是我和老伴在这套房里住了下来,结果不到两个月就在老伴的怒骂声中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最开始住在中国时觉得生活好方便,小吃店,快餐店就在楼下,一个电话打过去,什么云吞面,炒饭一会就送上楼。菜市场和超市也很近。小区有24小时保安。跟在国外冷冷清清的郊区相比,生活简直方便极了。老伴甚至说干脆在中国常住吧。

但住了两个星期以后,缺点就显示出来了。

1。商店门口的劣质高音喇叭。

楼下的商店门口摆放了劣质高音喇叭,整天不停的播放音乐,把四楼的我们脑袋都要震晕了,更不要说楼下的。

2。乱扔垃圾的走鬼。

无证流动摊贩称为“走鬼”。走鬼们蜂拥而至把楼下的街道上当成了菜市场。每天在这里卖菜卖鱼卖鸡卖衣服水果直到深夜。什么动物内脏,鸡毛,菜叶,腐烂的水果扔得到处都是,污水横流。

更可气的是卖烤羊肉串的烟味和臭豆腐气味直往楼上飘,我们都不愿意开窗。

3。深夜营业的小吃店。

楼下的两家小吃店每到傍晚6点钟就把桌椅搬到街道的两边卖啤酒小吃等等。酒鬼们在楼下唱歌,猜拳,骂人,打架,天天闹到晚上3点多。邻居在半夜向楼下吆喝连天的人们泼水,楼下的人就向楼上扔石头。

4。楼梯转弯处的大便。

由于附近没有公共厕所,走鬼们常溜进小区找地方方便。本来小区有保安的,但只是摆设而已。本来楼下的大铁门需要输密码或用钥匙的,但一些居民嫌麻烦用砖头挡在那里不让铁门锁住。有天早上我六点钟听到过道口有人大声骂娘,一看是做清洁的人。原来有人在过道转弯口拉了大便。肯定是那位要急得走鬼的“杰作”。

5。秋风扫落叶般的城管。

附近的居民们早就把走鬼和小吃店的问题投诉到城管那里。城管每周会来这里扫荡两三次。

有天我和老伴走过街道,忽然感到气氛不对,大有白骨精来之前的阴风阵阵的感觉。只听一走鬼大叫:走啊!顿时所有走鬼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把物品收起来然后狂奔,有小推车的走鬼们不顾前面是孩子还是老人,也一个劲地推着车狂跑,一走鬼从后面把我老伴狠狠地撞了一下,我老伴几乎倒在地,但他连头也不回的跑掉了。只见城管的两辆车以惊人的速度冲进街道,许多城管跳下车发足狂追。有些跑得慢货物多的走鬼就给逮住了。城管把他们手上的货物没收了,然后把这些走鬼关进一小货车里带走了。

城管这工作真不好做,这么多中国人骂城管。但如果没有城管,这城市没法住了。

6。楼梯上的浓痰。

在这里住另一大问题是人的素质,说是什么白领精英小区,但乱扔垃圾随地吐痰的还是多。有天我下楼时走在楼梯上给滑倒了,仔细一看,妈呀,不知谁在楼梯口的边缘上吐了一绿绿的浓痰。我刚好中彩。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不能写这文章了。

有些租房的人更加没有公德心。如果有邻居去劝他,他动不动就摆出一副要和你拼命的样子喊打喊杀的。

7。24小时上门服务的小姐们。

小区附近大概有近20家发廊和洗脚屋,这些店的小姐常常上楼来把自己的名片塞进我们的门缝里。上面一般写着什么“温柔按摩,24小时随叫随到”等等很暧昧的字眼。老伴每次看见这些名片就迅速把它们撕掉,害得我连名字和地址都没看到。

有一天,听到门外有人敲门,我打开了木门一看,原来是两位着装性感的小姐。她们笑容满面地隔着铁门给我递名片,我正要接过来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从我身后把名片推了回去,谁这么没教养?当然是我老伴,只听我老伴狠狠地说:走开,走开我关门了。那两小姐是见惯了这架势的,她们面带笑容走开去敲其他房门了,离开时偷偷向我挤了一下眼睛。

门一关上,我老伴就开始骂我为什么要开门,为什么要“打算”接名片。第二天早上在美国的老大先打电话来问安,老伴在电话上大骂我,说我和不正经的女人说话。一会老三从美国打电话来,老伴的控诉就升级变成“我和妓女嘻嘻哈哈”。我想要是我家老五再打电话来,老伴就要升级成“我和妓女那个了”。我连忙和她争辩:“你怎么知道她们是妓女”。老伴怒吼到:“24小时上门按摩不是妓女是什么”。我再多说几句劝她,老伴暴跳如雷的说:“居然为了妓女骂你老婆”。

就这样,我们又回到美国来了。

来源:中华博客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