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德州遲到的深秋

德州遲到的深秋

南方的秋,總是姍姍來遲。微信朋友圈中早已傳起了一片”吟冬”“詠雪”聲, 而居住在南方德克薩斯州的我們,始覺秋的悄悄來臨,始聞秋的淡淡馨語。

數周前的德州,還宛如夏季。草是綠的,樹是綠的,午間室外可達華氏90(攝氏30)多度。曆年以幹旱少雨而“聲名狼藉”的德州,今年卻是少有地雨量充沛。入秋以來,一陣豪雨一陣涼,一片落葉一片秋。短短數周間,德州的秋來了:夜漸長,天漸涼,落英飄零;短短數周後,德州的秋深了:風瀟瀟,雨瀟瀟,秋黃無邊。

整個感恩節期間, 霏霏秋雨,綿綿多日,淅淅瀝瀝,好像天漏了一般,停不下來。舒適地窩在沙發裏,擁著軟軟的毯子,聆聽屋外的雨聲,叮叮咚咚,… … ,敲在屋頂上、叩在窗框中、滴在簷階下。不禁想起那首《虞美人.聽雨》, 有感於此情此景的恰如其分,不覺吟出聲來:“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好一個‘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老公聞之歎道。又問:“聽起來應是李大才女的詞吧?”

“不是”,我答,“是蔣捷的詞”。我很喜歡南宋末蔣捷詞風的悲慨清峻,更敬重他有氣節地“種菊”“栽蔬”。

感恩節大周末一過,天終於見晴了。清晨,深秋的陽光柔和地鋪滿大地,前庭後院泛著斑斕的金黃。經曆了幾天幾夜秋雨的洗禮和秋風的衝刷,眼前一片宇朗天清,花豔草青樹明淨。

院中的幾束玫瑰叢,好容易從得州夏日的酷熱中回過神兒來,忙不迭地抽新枝、長新葉、抱新蕾,爭先恐後地綻放出新一輪的嬌豔。絢爛的玫瑰紅散落在金色的深秋,點綴出別樣的秋韻。

後院的幾株香椿樹,已褪去蔥蘢,變得秋黃滿枝。數夜的秋雨帶著秋風,無情催下一地的殘葉。那些依然掛在枝頭的黃葉,不時靜靜地飄落而下,在習習秋風中翩躚,演繹出無盡的秋意。

秋花、秋葉、秋草、秋叢、秋藤、… … ,共同用堅韌、瀟灑、和豔麗,渲染著最後的遍地秋景漫天秋色。

遙遠處,動蕩或血腥的消息時有傳來,令人心碎。此刻還有這等安謐美麗的一個深秋圍繞左右,使人心動,引人歎息。 感恩吧!我從心底感恩!!!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