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名校 你了解美国的高中生活吗?

你了解美国的高中生活吗?

分享

 安娜•彼得森在艾奥瓦自己家的粮仓前。她是学校优等生,校排球队员,在校剧团唱歌,并积极参加教会和其他服务机构的活动。 (Chuck Offenburger摄影)
──丹妮斯•贝利-卡斯特罗(Denise Bailey-Castro),18岁,纽约州纽约市蔡平学校12年级(The Chapin School)
美国的学校是城市村镇多元化的体现。除了教育这一最重要的功能外,学校往往也是社区活动的中心──可以是民间组织的集会地点,可以为社区剧团上演节目提供舞台,还可以被用作地方和全国选举的投票站。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提供了 2000年1630万名高中学生的分区概况以及毕业率。人口稠密的南部地区有570万名高中生,西部有380万名,中西部有370万名,东北地区的高中生人数最少,有302万名。此外,估计有110万名学生在家就学,也就是由父母在家授课,而不是去公立或私立学校上学。
我班上有53名学生。几年当中既有新同学来,也有老同学离开,但我们大多数人自幼儿园起就一直在一起。你对班里的每个人都很了解──你叫得出所有人的名字──你也基本叫得出高中所有人和镇上大多数人的名字。
在规模较大的学校上学的人可能以为,我们人数少的学校机会不如他们的多,但我认为不是那么回事。实际上,学生越少意味着我们每个人的机会越多。你可以参加更多的活动,因为它们都需要人。所以,你如果想参加体育队、学校剧团、乐队或任何团体,你基本都有上场比赛或演出的机会。
在学业方面,我们的课程可能没有一些大型学校那么多,但我感到我们学校做得非常好。如果没有我们需要的高班课程,学校会帮我们到社区院校去上课,或通过连接全州所有学校的教学函授网修课。
在我们这种四周都是小村镇和农场的小型学校上学的一个最可爱之处是,学校把一切都连接在一起。它是这里生活的中心。在规模小的学校,举行球赛是件大事。美式足球、排球和篮球比赛能够吸引好几百观众。但我让真正喜欢的是,音乐和戏剧活动能吸引到和球赛一样多的人。
在这里长大特别好。我在城里走在街上,人人都知道我的名字。我喜欢这样。
──安娜•彼得森(Anna Peterson),17岁,艾奥瓦州高里草甸谷高中11年级(Prairie Valley High School)
* * *
我目前在明尼苏达州郊区读高中毕业班。我的学校名叫百年高中(Centennial High School)。它是一所中等规模的学校,每个年级平均有550名学生,大家来自附近几个小城市。这所学校是我们社区年轻人和成年人的活动中心。
社区对学校的支持可以通过星期五晚上有各年龄层的人来观看美式足球比赛这一点体现出来。他们当中有来看儿子比赛的家人、有地方球迷、偶而也有能向我们讲述球队史的老年人。一般来说,最好的例子是在秋季学校举行一年一度"回乡日"美式足球比赛的时候。老校友每逢这个季节便返校观看这场整个赛期最盛大的足球比赛。比赛开始前学生们先举行游行盛会,在脸上涂上代表学校的颜色,校风赫然。
百年高中开设的课程对即使是最聪明的学生都具有挑战性。课程包含从学习怎么烘烤饼乾到大学水平的自然科学和数学等各种内容。学校辅导员、教练和老师全都帮助学生为未来作准备。一个学生一天上四门课,每一门都在不同的教室。每天有半个小时的午餐时间。我们的学校(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双城郊区)是青少年生活的中心,是我们所有人共同属于的一个地方。
──戴维•卢卡斯(David Lucas),18岁,明尼苏达州圈松百年高中12年级
* * *
我的学校是一所私立女校,从幼儿园到12年级,共有学生大约650人。学校位于纽约市曼哈顿上东区。我爱我的学校!那儿有好多的文化和教育机会。例如,学校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只隔五条街,我们常到那里去亲自体验我们在课堂学到的东西。我喜欢我们学校的另一点是,学校相对小,大家关系密切,我们形成了一个亲密的集体。我参加社区活动和体育活动,包括垒球和排球。我们是去年纽约州的排球冠军。学校在帮助我们为大学作准备方面也做得很好。我今年秋季将到宾夕法尼亚的一所大学上学。我能想出的关于我们学校的唯一不利是,我上下学路程太远。我住在布朗克斯,乘坐地铁和公共汽车到曼哈顿上学,单程需要大约45分钟到1小时。
 

丹妮斯·贝利卡斯特罗(Denise Bailey-Castro)18岁,纽约州纽约市蔡平学校12年级(The Chapin School)

2007-10-17-world-highschool_2

戴维·福斯特的学校位于蒙大拿州一个面积为4984平方公里、人口只有3584人的县

这是上高中最理想的地方,因为这个社区非常团结,这所学校可能是人们给予最多支持的地方。这里的人来自四面八方,他们在矿山或牧场工作,或者是打猎、打渔,完全是户外生活形态。所以,源源不断地有人搬到这里。大廷伯这个地方不算大,融入社区非常容易。学校的朋友们通常到彼此家里玩,特别是到那些有台球桌或乒乓球台的人家里玩。

很多人──新来的人和已经世代在这个地区居住的人──通过参加学校活动而结识。我想城里至少有一半人观看我们的足球比赛,乡村来比赛的人则是大批的。来看篮球赛的人不那么多,但体育馆里通常基本满座。音乐会也是同样。球赛、音乐会和学校的其他活动是大家聚会的机会。

我很幸运能够在这个地方生活。我敢肯定我认识去年毕业班的每个人和明年高中三个年级的所有人。也许有几个高中新生我还不认识,但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认识他们的。有时我会想,认识跟你一起上学的每个人有多好。在那些大的学校里,你也许每天都会在班里碰到不认识的人。

──戴维·福斯特(David Foster),17岁,蒙大拿州大廷伯甜草县高中11年级(Sweet Grass County High School).  来源 美国参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