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名校 我们在美国家庭寄宿

我们在美国家庭寄宿

分享

交换学生莉莉亚娜•比利亚洛沃斯•希尔韦特2004年在穿越美国西部的旅游途中摄影留念

 

克里斯季娜来自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秋明(Tyumen)。她与马库斯家的埃里克(Eric)和莱拉(Lela)住在一起。2007年她作为扶轮社(Rotary)交换学生就读于比弗克里克高中(Beavercreek High School)。现在她已回到俄罗斯,在一所外国语大学学习,有志将来成为翻译家。

我到美国来的时候有点害怕,我的英语不太好。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陌生。在学习美国文化和与不同的人交谈等方面,马库斯家帮了我大忙。他们帮我形成我自己对美国的认识和见解。

我们在一起做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很开心。我最美好的记忆是去看足球、篮球和棒球比赛;在湖边的别墅度周末;钓鱼;与莱拉·马库斯一起画画。我与她一起画了两大幅油画,我们把油画寄到俄罗斯给我妈妈!这件事太令人激动了。我从不知道我还能画画。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全新的事情。逢到节假日,他们全家人都回家,我喜欢和他们全家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名家庭成员,真是不可思议。

哈维尔·阿尔法罗(Javier Alfaro)

哈维尔来自哥斯达黎加阿拉胡埃拉省的格雷西亚(Grecia)。他在1999年作为扶论社交换学生住在马库斯家。哈维尔今年25岁,在宝洁公司(The Procter & Gamble Company)任工程师,目前正在攻读金融与经济学硕士学位。

我最记得的时刻之一是:有一天很晚我独自一人在后院踢足球。妈妈莱拉走过来,说:"儿子,天晚了,我想你最好还是进屋吧。" 我进了屋子,她注意到我有点感到忧郁,就同我聊天。我想家了。

最美好的事情发生在紧接着的次日──这是我永生不会忘怀的事情。莱拉为全家做好午饭,并为大家摆好餐具。每个人的盘子都是白色的,而她却把一个红色的盘子放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听到她说:"今天你是特殊人物。" 同样的字也写在盘子上面。我真想哭,紧紧地抱住她、亲吻她,向她说谢谢你。从那时开始,我们的关系变得十分亲密,我叫她妈妈,她叫我儿子。

胡尔达·莉莉亚娜·比利亚洛沃斯·希尔韦特[莉莉](Hulda Liliana Villalobos Gilbert, Lili)

莉莉来自墨西哥瓜纳华托的伊拉普阿托(Irapuato)。 2003至2004年她当了一年扶轮社交换学生。现在她21岁,正在大学读国际商务专业。

我可以说,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一年。我遇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各种新鲜的文化、不同的观点、很多种生活方式……等等。作为一个人,我有了惊奇的成长;我成熟了许多。

当我最终接到我将赴美国的通知时,我十分兴奋,因为当一年交换学生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我真正想要去美国的原因是这个国家及其语言。大家知道,英语是"商业和全世界通用的语言。"

我感到十分高兴,但另一方面我对将要面临什么感到紧张。我担心人们是否友好,州、城镇会是什么样子……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最初我感到十分、十分艰难。在那里的最初两到三个月,我过得很苦,因为每件事对我来说都是新的。我得适应一种新生活、新地方、新人、食物以及作息时间等等。但后来我适应了这些。这些都成为我正常的生活内容。

我寄宿的第三个家庭是马库斯家。他们十分友善。我认为他们是十分快乐的人。他们确实喜欢作寄宿家庭的家长,因为──我这样认为──他们也从与他们住在一起的不同学生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2008-01-18-world-exchange_student_2
交换学生胡列塔•梅扎诺[右]于圣诞节期间在俄亥俄州与莱拉•马库斯合影

莱拉与埃里克真了不起。我无论什么时候有需要,都能够与他们交谈。他们懂得我作为来自其他国家的交换学生,有时会有不同的思维方式。马库斯一家人对我非常理解,对我总是十分尊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这点。我们作为交换学生,总是会既保持国家又保持个人的特色。这一点确实使某些寄宿家庭感到困惑,但莱拉和埃里克对此总是很理解。

谈一下"小埃里克"(Little Eric)。我到那里的时候,我想他才13岁,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小孩,我跟他玩得很开心。有时我们一起吃东西或一起玩耍,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段时光。我跟他在一起很快乐。我现在还与他继续保持联系,有时通过互联网进行交谈。

我在海外那一年里最喜欢的事是与其他交换学生一起出去旅行。我与他们建立起很好的关系,我依然与他们中许多人保持联系。我永远会把他们当作我真正要好的朋友记在心中,我的目标是永远地继续与他们保持联系。

作为个人,我长大了。离开家庭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是朝向独立跨出的一大步。与不同国家的人交朋友使我成长为一个更加有全球观念的人,现在我能够以更宽广的视野来观察世界。我觉得自己已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人,一个带有各种不同观点更加成熟的人。那一年真让我受益良多,它将永远作为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度之一留在记忆中。

我记得那一年我们编了一句口号来解释当时我们经历的一切:"你要世界有多大,它就有多大。"

胡列塔·梅扎诺(Julieta Mezzano)

胡列塔,20岁,来自阿根廷的科尔多瓦省。她于2005年参加扶轮社的青年交流项目,目前正在学习营养与食品加工技术专业。

我在俄亥俄州住了差不多一年,一共住过四个不同的家庭,因为扶轮社每隔三至四月就安排学生换一个寄宿家庭。

居住在不同的家庭真是妙不可言,因为,信不信由你,到每一个家庭去都像一次小规模的交换经历。每个家庭是如此不同,你感觉就像是到了不同的地方。

整个夏天,我被安排住在马库斯家。我在他们家过得十分愉快!这是一个快乐的家庭,他们使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第一天,他们[用西班牙语]对我说:"Mi casa es su casa"[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住在他们家的所有日子确实都是如此。无论什么时候,你要用电脑时,他们就让你用电脑,你什么时候想吃东西就可以吃,你也可以一直睡到中午!哈哈(不过那时是夏天,否则他们会在日出时把我叫醒去上学!!)

"小埃里克"是我寄宿家庭的弟弟,他经常帮我学英语,是我的小老弟。

我们经常在周末去"印第安湖"(Indian Lake),在那里我们经常与"小埃里克和老埃里克"一起看许多电影,玩桌上游戏,打牌,去游泳池游泳,乘船去麦当劳吃东西!

平常,我的大部分时间常常与莱拉妈妈一起度过。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倾听者和顾问。她非常有创意、有技巧,因此我们一起画画、制作项链、耳环以及那些我至今保存并使我回忆起她的东西。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开玩笑,她从不让我孤独。

成为一名交换学生是一生最最宝贵的经历。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当交换学生。这使你能够认识其他文化,向其他思维方式敞开,从而懂得,不同不等于不对。

我将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时刻、那些我去过的地方、那些我见过的人们。离家一年可能是漫长的时间,但我向你保证:时间过得非常快。美国信息局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