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为圆儿时梦 徒步十万里(图...

为圆儿时梦 徒步十万里(图)

[新三才讯]2001至2011年,10年,10万公里,临沂人费玉玺“抛妻弃子”,从39岁走到了49岁,走出了一个地地道道“中国阿甘”,也曾被抨击为“大骗子”。他说,他不是阿Q,他是永远走在路上的“精神尤物”。  

2011年9月9日,费玉玺完成了“徒步万里走西部,冲刺黄河源头”的主题之旅,10月4日,回到家乡临沂。费玉玺急行军式的背包、密密匝匝写满人名的小红旗和有些斑白的胡须,“行者,就是走在路上,看我这身装扮,懂的旅行的人就应该知道我是资深驴友。”费玉玺说。

10年之旅也是为了实现小时候的梦想。费玉玺年幼时期,住在山东省鲁西南地区的菏泽单县乡下的姥姥家,那里是古黄河改道的重灾区,“雨天一滩泥,晴天白汪汪,小麦长不高,衣裳洗不净,肥皂不起沫,袜子不用脱”,费玉玺想起他7岁时,大人们讲的顺口溜。黄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好奇的种子在费玉玺幼小的心中扎了根。

当费玉玺提出徒步西部的想法时,家里人肯定是一百个不答应。“你瞎折腾啥,你多大年纪了?有啥意思?”他的舅舅和哥哥说。 家人的意见,阻止不了费玉玺远行的决心。2001年1月8日,费玉玺一个人背上行李包,兜里揣了仅有100多元钱,登上了孟良崮,选择从孟良崮出发。费玉玺的举动,在当时被很多人尤其是他的家人所不理解:费玉玺是不是疯了?

出发时的情形,费玉玺至今都记忆犹新:下午3点,费玉玺选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独自站定,小声地宣布:费玉玺徒步万里走西部、冲刺黄河源头活动正式启动,但愿平安、成功! “声音很小,怕人听见,但是心情是澎湃的。”用费玉玺的话来形容是“豪情万丈”.

帐篷支起一个家,睡袋撑起一张床,一双起皮的运动鞋让费玉玺像上了弦的钟表,不停地走啊走。 “没钱就打工,在饭店洗碟子、刷碗,拿到一个月的工钱就继续前行。”费玉玺把自己的时间大致分成了三段,12个小时在路上,6个小时休息、6个小时工作。 费玉玺的工作就是每到一处记下所见所闻、钻到网吧里整理到博客上,到现在已形成了300多万字的札记。费玉玺有一个类似唐僧取经的“通关文牒”,每到一处,都会找当地政府部门盖个章,证明“兹途经此处”。“文牒”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市县、乡镇、甚至村委会盖的章. 10余年间,费玉玺历经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共约10万公里的路程,踩烂了260多双运动鞋。

2011年9月9日,下午2点多费玉玺终于走到了黄河的源头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果洛州玛多县扎陵湖乡黄河源景区牛头碑。到达牛头碑,与四位分别来自北京和西安的自驾车驴友偶遇。费玉玺邀请他们分享他成功抵达的喜悦,费玉玺对着镜头大声宣布:各位朋友、各位驴友,本人费玉玺从2001年1月8日起从孟良崮出发,“徒步万里走西部,冲刺黄河源头”活动结束! “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反正眼圈是红了!”费玉玺很难形容当时的心情,“徒步结束了,我可以坐飞机了,我可以坐火箭了!”10年徒步,一朝解脱,费玉玺激动地高呼,像个孩子。

一个人的路并不好走,在10年的徒步旅行中,“有人说我是叫花子、有人说我是算命的、有人说我是流浪汉,被指责为“大骗子”,我像吗?在兰州,我要进一个百货大楼,被一个保安用橡皮棍揍了!”费玉玺说,他受了伤,不过,他大声警告了那名保安,指出了他的两个错误,态度蛮横,不对;动手打人,不对。费玉玺曾遭遇两次泥石流、一次地震。其中一次泥石流差点把他冲走,随身的行李全被冲到白龙江里了。在青海省的刚察县,费玉玺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昏迷了多长时间已经不知道了,他清晰感觉到了“灵魂出窍” 在鬼门关上转悠了一遭,不但没有改变他的初衷,相反更加坚定了他冲刺黄河源头的决心.尽管有时候吃不上、喝不上,但有时候也会遭遇“被追星”。他记得有一个小女孩疯狂地喊出“我需要你”,主动表达爱慕之意,费玉玺板着脸告诉那个小女孩:你需要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身上的精神。费玉玺希望给80后、90后传达一种向上的思想。费玉玺说,他的内心还是很传统的。

费玉玺10月4日回到临沂,对于家庭,费玉玺坦言,他是一个失败者,对于已经长成13岁的儿子,他说等儿子长大以后再跟他解释。“我现在一无所有,但是,冲刺黄河源头,10年徒步22个省市的山东人,100年我不敢说,50年之内,肯定还没有!这是我的精神胜利法,我不是阿Q,我就是一个"精神尤物"费玉玺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