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我经历了桑迪飓风

我经历了桑迪飓风

分享

(组图)

【新三才讯】这一次,桑迪风暴来临,我所居住的小镇离飓风中心大概相差约30~40英里,从10月29日至31日,全家在风暴中渡过了三天断电、不通电话、没有手机信号,收听不到任何广播的“孤岛”生活。不习惯无电生活的儿子,在风暴大致停息之后的30日,就开车出去转悠,找到地方上网,成了我们家的Radio Man。

在50多年的人生中,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我经历过多次灾难,有些是作为亲历者,有些是作为旁观者。以台风为例,这在广东沿海几乎是每年都会发生的灾害,只是强弱程度不同。在中国,每遇灾害,无论是政府还是作为个体的中国人,应对方式与美国还是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这里面,既有制度的差异,也有人性的差异。

先说信息公开。无论是有关自然灾害的预报及受灾情况的通报,美国政府从不视为“国家机密”。通常的做法是:政府公布其掌握的信息,允许专业机构、NGO与公众参与讨论并补充。比如这次救灾,就有些政府未能掌握到的灾害信息,有人补充后救援人员获知赶去营救,这样可以尽可能地减少受灾损失。

这点可能是由两国对自然灾害的态度所决定。首先,中国政府将人与自然的关系看成是一种对立关系,应付天灾人祸,总喜欢用“战胜”这个词,追溯来源,这种思想应该产生于毛时代。毛泽东总强调“人定胜天”、“向大自然开战”,现代中国人因此不自觉中形成了“人力能够战胜自然”这种想法。既然人与自然是一种不相容的战胜关系,人迹所至,所有动物绝迹。习惯成自然,这次在报导桑迪飓风灾难时也用上了。比如我看到新浪网的报导说“美国拥有近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纽约,最终没能打赢这场与大自然的战争”。其次,中国政府总以为保持稳定是最高政治境界,哪怕因灾害引起恐慌也有碍稳定,因此,对自然灾害的应急预防总是做得不够,甚至连必要的事先预报都不重视,这已经有唐山大地震与汶川地震等无数事例在,我就不细数了。

美国人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我所居住的新泽西州,鹿、兔、狐狸、野鹅、松鼠等各种动物在庭院与路边出没,除了有可能伤害人的黑熊之外,没有人用“战斗”(即消灭)的方式去对付这些自然界朋友,更不用说乱砍乱伐。对付桑迪、艾琳等自然灾害,美国人的思维是在其来临之前做好预防工作;在灾害肆虐的整个过程中,想的只是如何救人且不拿援救者的生命冒险,没人会鼓励他人用脆弱的生命去与强大的“桑迪”抗争并战胜它。

基于此,我所在的新泽西从州到镇各级政府,在“桑迪”来临数天前就反覆做同一件事,即用各种方式通过本地住户,做好防灾准备。提醒的准备事项非常细致,从饮用水、食物、浴缸盛水备冲洗马桶、为车加满汽油、将户外容易被破坏的物体搬进屋子、断电之后的防寒用品……,事无钜细,全在通知之列。从27日开始,每天数通录音电话打到本地所有的电话号码上。州、镇政府的网站与小区的网站都提醒本地住户,小区和镇政府还同时用电邮通知居民防灾。临到风暴前来临的一晚,通知必须撤离的海边住户3.9万人尚未全部撤出,当地镇政府集中人力,用尽一切可能的手段通知。州长在广播中声嘶力竭地呼叫,“don’t be stupid, get out!”听到这个声音时,我真希望那些不肯外出避难的人赶快听从指导,到一些被辟为临时避难所的学校去躲避。

新泽西州政府与纽约市政府为何如此坚决地要求人们外出避难?这是因为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的教训,那次新奥尔良因为对飓风的灾害程度预期不足,一些人不肯外出避难,最后大多死于灾难。从那以后,美国各州都对自然灾害不敢掉以轻心。我所在的新泽西,每年都会遇到程度不等的暴风雨雪,几乎都以一种高度防卫的姿态应对。但不管政府怎样动员,总还有人出于种种考虑宁可呆在家里。比如纽约这次虽然反覆动员,最后还是有不肯外出避难而受困者呼吁救援。虽然有官员抱怨,这些不肯外出避难的人,是拿援救者的生命来换自己的安全,但政府不会因为这些人“咎由自取”而放弃救援。

美国各州自治,但州与州之间的救援协调工作做得很不错。发生如此大的灾害,依靠纽约与新州自身的电工等专业人员肯定不够,明尼苏达等州的专业维修人员早已待命,在风暴停歇后立即冒着寒风冷雨与本地工人一起投入维修工作。风雨还未完全停息的10月30日,已经有20%多的用户恢复电力供应。专管清除路障的公司也在行动,30日上午我们想了解周边地区灾情,一家三口开车出去转悠,发现路边倒下的大树或者被锯断移走,或者被移至不妨碍交通的路边;至31日,900多万户断电者已有50%左右恢复供电。最先保证恢复的当然是医院、手机信号塔等公共设施,接下来是受灾严重区域与人口密集区域,再就是容易修复的地区,最后才轮到人口稀少与极难修复的地区。为了不让着急的市民不断催促,供电公司要求大家耐心等候7~10天。但我们每年都要经历各种大小风灾雨灾雪灾,早就知道实际等候的时间往往不到电力公司预期的一半,所以很安静的在家等候。我所在的镇受灾相对轻微,属于容易修复的地区,在断电第三天后就恢复了。

奥巴马作为总统,正处在竞选前夕,但他停止了竞选活动,将全部精力投放到救灾上来。在灾后第二天,他与纽约市长及新泽西州长联系,想来灾区看望受灾者。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拒绝了,理由是纽约的救灾工作正忙得不可开交,他抽不出警力来保护总统安全。共和党任州长的新泽西州则欢迎总统前来,我们看到的那张奥巴马拥住一位悲痛的年长女士安慰的照片,就是在新泽西沿海地区拍摄的。他向受灾居民承诺,联邦政府将向他们提供长期支持。他在灾情中的表现使他在民意调查中的受支持率上升。

美国企业与美国人在灾难时期绝不会发灾难财(少数盗贼除外)。无论是灾前人们预购食品等物质还是灾难中,商店都不会因需求上升而趁机哄抬价格。30日与31日,我儿子外出转悠时,都是外食,虽然只有极少商家开门营业,但价格现与平时一样,没有商店趁机涨价捞一把。30日晚上,他带回来的消息是:东部地区所有的私营大巴公司出动全部车辆免费载客,采取换司机昼夜行驶的方式,从机场、城市向各地长途运送因飞机停飞而滞留的旅客——我们中国人对于在灾难时期,食物、车票价格上涨数倍乃至十几倍的情况都不会感到陌生,我自己当年在深圳就经历过。每逢有自然灾难来临,国人抢购食物成风,矿泉水、面包等食品必然涨价,在中国少有商家会放过这种赚钱机会。

桑迪飓风之强烈,据称是百年未遇——这“百年未遇”并非中国媒体那类带有水份的夸张说法,是货真价实的“百年未遇”,自1888年以来从未停止过交易的华尔街也停止交易两天。但这一场强烈的飓风造成的死亡却不算多,在我写这篇文章时,据说是加勒比海71人,加拿大2人,美国88人;其中美国严重受创的纽约市死亡37人,我所在的新泽西州是14人(大部份是被倒下的大树砸死)。

风灾过去后,我们没有听到发生混乱或目击伤亡却无人救护的情况,民众也不怀疑政府救灾的诚意或有意隐瞒伤亡人数。即便在通讯完全中断的几天里,美国人也大都冷静对待,各自在家度日,间或出门遛狗。这种情形只会发生在一个政府具有高度的服务意识、国民具有很强的自主能力且政府与民众高度互信的社会。 (美国之音)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