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台湾,如何成为了一座绿色之...

台湾,如何成为了一座绿色之岛

分享

台北的北投图书馆使用太阳能板。(Sean Marc Le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三才讯】去年春天的一个凉夜,在台北市宁夏路夜市,一个网名Peray的当地美食博主向我展示他最喜欢的摊铺,这里的小贩售卖各种食物,比如遮目鱼、碳烧墨鱼和海螺。和亚洲的很多市场一样,宁夏路像个霓虹闪烁的陈列室,充满从附近海域运来的各种不可思议的海鲜。“鱼翅汤在哪里?”我问道。我以为这里没有任何限制。“这里禁止销售鱼翅,”Peray自豪地笑道,“我们喜欢台北的海鲜,但是在岛上你很快就能理解海洋的限制。”

亚洲的环保行动经常被描述为“时断时续”,但是2012年,台湾在亚洲率先禁止销售鱼翅汤,它是中国大陆人特别喜欢的一种食物。这项禁令意在遏制过度捕捞,台湾后来又禁止捕捞海洋哺乳动物(海豹、鲸鱼和海豚),这标志着骄傲的绿色时代的到来,给整个岛屿带来深刻变化。近些年,台湾采取更严格的动物保护措施,新建生态公园,更重视本土文化,并兴建了一条高速铁路,据估计,从2007年这条高铁线路开通起,汽车尾气排放有了大量减少,游客可以乘坐它到达台湾的雨林、碧绿山溪和温泉。这些改变使游客人数迅速上涨——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称,2014年上半年,台湾的国际游客人次增长了26.7%,成为2014年游客人数增长最多的地区。

铁路扩建更好地展示了台湾的生物多样性,或许也带来了更严格的动物保护政策。与桃园机场衔接的捷运线路将于2015年开通,之后会开通与苗栗县、彰化县和云林县相连的新高铁。苗栗县离雪霸国家公园不远,云林县是探索台湾荒野的出发点。这片荒野里有世界上最密集的一些蝴蝶和鸟类聚居地。这里的紫斑蝶是台湾岛的400种蝴蝶之一,因其收藏价值曾被卖往黑市。高速公路曾切断它们古老的迁徙路线,高速路改道后,这种蝴蝶的数量开始回升。台湾黑熊经常被中国的大熊猫盖过风头。今年1月,台湾黑熊保护协会主办了一个关于濒危台湾黑熊的展览。今年5月,台湾林业局为严重濒危的白海豚设立了300平方英里的海岸线保护区。它是台湾的第一个海洋栖息保护地,据说是世界上第一个白海豚保护区。

中国不承认台湾的主权,制造了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中国的污染问题频频成为头条,台湾却开始了负责任的环保行动。中国在使少数民族边缘化,而台湾把本土台湾话重新引入学校。今年4月,台湾的原子能反对者阻止了一个核电站的开发,敦促总统对能源问题进行全民公决,而中国正在建设28个核反应堆。北京的雾霾水平已达危险级别,而台湾公布了一个生态旅游路线网,里面散布着绿色建筑,比如使用太阳能的北投图书馆,带有下沉花园的大安森林公园地铁站,以及一些新的生态公园,比如今年8月开放的九九峰生态艺术园区。

 

大安森林公园地铁站有一个下沉花园。(Sean Marc Le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久之前,台湾的葱翠群山也笼罩在烟雾之下。“1991年,我每年只能看到一两次台湾的内陆山脉,”史蒂文·克鲁克(Steven Crook)说。他是长期定居台湾的一位英国侨民,是《布拉特台湾旅游指南》(Taiwan Bradt Travel Guide)的作者。“现在,我每年能看到几十次。空气质量的改善得益于荒野保护协会和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等非政府组织,它们教育民众,保护栖息地,不断努力确保政府和公司的胡作非为受到处罚。”

台湾的环保运动起源于本土文化。离台北25分钟车程的乌来乡是个水资源保护区,以山间温泉和沿河远足闻名,既可远足、攀登,也可沿碧绿的南势溪游泳。这里的土著泰雅族有8000年历史,他们的生活方式被奉为更加低碳的模式。乌来乡主道上的泰雅婆婆美食店供应泰雅传统美食,大多是蔬菜,比如南瓜饺子、竹筒饭和炒蕨菜。为了迎合不断增长的生态旅游市场,馥兰朵度假酒店最近推出土著表演节目,比如火光闪动的音乐剧《米灵岸》,里面有精心编排的击鼓仪式,传达出土著保护的信息。“最大的变化是台湾人的态度,”克鲁克说,“乡村不再被认为是落后、无趣的,而被视为可以放松、锻炼、了解生态、更好地理解台湾特色的地方。”

(责任编辑:文苑)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