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親身體驗加拿大的民主(圖)...

親身體驗加拿大的民主(圖)

 

“你們去投票了沒有?一定不能讓哈勃再當總理了”郝麗一進門就大聲嚷嚷。郝麗是我在工作中認識的,她自我介紹是個“white witch”,所謂“white witch”就是好的“女巫”。她的工作是用水晶球或者塔羅牌給人算命,算一次40加幣左右。加拿大是一個形形色色的社會,女巫這一類算是自雇,最忙的時候是高中畢業季,有些學校會花錢請她去給學生算前程,一忙就是一天。我還知道另外一個女巫,帶著一隻狗住在一個不通公路的大房子里。

每次郝麗來都帶著她的女兒,一個低眉順眼的高個女孩,這次也不例外。今年的大選大家似乎比以往都更加關注,但她進門就說這個還是讓我覺得意外,因為她每周來一次,一次兩小時,大家每次東拉西扯,從來沒聽她說過政治上的事。

“你投了誰?”我一時好奇,脫口問了一句。問完有點後悔,正確的問法應該是“你介不介意告訴我你投了誰的票?”平常大家都很注意禮貌,直截了當地問這類問題是不合適的。

“綠黨,最不可能當選的那個,我只是不想讓哈勃拿到我的票”,她說。我還是不解,“你不想讓哈勃得到你的票,你不投就行了,為什麼要投給一個不相關的黨派”。她想了想,“我不信任他”。這裡面的因果關係我還是沒弄明白。我轉頭看看她女兒,她誤會了我的意思,只回答說和她媽媽投了一樣的票。

我支持新民主黨,基本上大家都覺得保守黨傾向富人,這次當選的自由黨重心在中產階級,新民主黨主要的支持者來自中低收入,低收入家庭。我老婆選前支持哈勃,因為她覺得哈勃帥。選後支持小禿頭,因為他更帥。

如果你問郝麗為什麼這麼反感哈勃,可能她也說不出太多。選舉的時候各黨派都拿出自己的承諾和候選人,到底是承諾重要還是候選人的個人魅力重要,這個還真不好說。我的體會是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可能更理智一些,但一般人就是看個人感覺。還有就是日子混窮了就希望換個人做做看。

加拿大人和中國人不同,他們從小沒學過“歷史唯物主義”。也沒學過“辯證法”,不知道講道理可以兩頭堵。他們多數是直腸子的簡單人,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以及自己喜歡不喜歡,表現在選舉上就是投票被看成個人的事。這樣的事在中國肯定有人擔心,總怕大家選錯了。但加拿大人相信“人民永遠不會錯”,人民的選擇就是正當的選擇。我認為那些擔心別人選錯的人,無非是希望別人按自己的意願選擇而已。

中國有學者稱“高收入,高福利”不適合中國,其實是有意或者無意忽略了“高稅收”。這三個詞放在一起才是完整的表述。高福利無非是指全民醫療保險,對低收入和失業人員比較好的福利保障,沒有高稅收怎麼做得到。在加拿大,為什麼窮人有福利,很簡單,因為窮人有選票,而且還不少。富人當然有怨言,可是人少選票少啊,呵呵。窮人會不會上了富人花言巧語的當,做出了不利於自己的選擇,比如給富人減稅?可能啊,但是不用擔心哈,過幾年下一次選舉的時候再見。其實黨和黨之間競爭,互相監督,互相“揭發”,哪一個黨都很難欺騙民眾,只能老老實實拿出自己的承諾,硬對硬比拼。

加拿大的民主制度基於社區自治。住在一個社區里的人每家出點錢,雇個人管理公共事務,比如鏟雪,收垃圾,修路等等。省一級由各個社區組成,國家由各個省組成。各級政府的權力基礎在於基層。講個故事。當年中國某執政到訪加拿大,從某海洋省入境。省里非常重視這次訪問,可是省政府所在地的市支持某“獨”,在市政府大樓上掛出了某“獨”的旗幟。某執政的飛機自然不能降落,在空中盤旋。各種外交交涉,可是市政府堅持自己的做法,不肯讓步。省里一點辦法都沒有。市長是市民選的,當然不用看省長的臉色。說來好笑,加拿大有些地方因為居民少,沒有組成社區,這些地方的房子就沒有市鎮收房產稅。有些省省里收一點地產稅,有些省就不收。當然國家和個人的收入所得稅是誰都要交的。

加拿大的政黨要想當選,必須關注基層,關注民生。所以一到選舉季,各種親民,各種握手。另外還要關注民眾的價值觀。美國的大選有個特點,各政黨選前對中國各種批評,表現價值觀上的“政治正確”,選後顧及民生,又加強與中國的經貿關係。這個在加拿大不是熱點,加拿大最重要的外交關係是與美國的關係,但是對中國的環境和勞工權益方面,該說的還是會說。

說中國人不適合民主是不對的,這個問題不存在,因為“人民永遠不會錯”。對自由和平等的追求是人的天性。奴隸對奴隸主的服從是基於恐懼,對飢餓和死忙的恐懼,不是出於他的本性。歷史證明,只要有可能,奴隸就會奮起反抗,擺脫被奴役的地位。不能再用生存權來對抗人權了,那好比用飢餓來恐嚇人民,把自己擺在了什麼地位?另外也不用擔心家族,宗教,民族等因素的影響,因為民主選舉就是最好的教育過程,大家很快會明白,能保護自己利益的只能是自己。

當然中國“話語”有其特殊之處,比如“發展才是硬道理”,“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等等,還有中國有一個龐大的政府供養人群,這些都要求民眾讓渡一部分權利。這些在加拿大是不可能想像的,加拿大一切都圍繞民生和民主,相對比較簡單。所以民主可能不是只有一種形式。英國女王是加拿大的國家元首,但這並不妨礙加拿大成為一個民主國家。中國如果落實了憲法,基層人大代表實現真正的民主選舉,不再搞民主集中制,體現人民的選擇,就是一個很大的進步。當然如果你說中國就是民主選舉,而且是真正的民主制度,我也沒話好說了。中國應該可以算是走在通向民主的路上吧,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