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瑞典前皇室总管:讲述欧洲皇...

瑞典前皇室总管:讲述欧洲皇室不老的传说(组图)

分享

多国皇室盛装出席婚礼

【新三才网讯】在瑞典女王储维多利亚与“平民”新郎丹尼尔的婚礼上,西班牙、比利时、荷兰、挪威、摩纳哥、卢森堡等欧洲君主国家的王室成员悉数出席。欧洲王室,是一个处于十字路口的特权阶级,还是名存实亡的平凡血统;这些国家之间,有怎样错综复杂的历史渊源?当时钟转入新的世纪,当欧洲民众对于君主制的争论进入行动层面后,君主立宪制为何依旧数百年不衰,瑞典皇室为何会创造出高达80%的民众支持率?

1、君主立宪制

茜茜公主身着礼服的画像

维多利亚公主

瑞典: 因为这个制度,少了流血多了稳定

在瑞典皇室里,有这么一个职务“Marshal of the Realm”,意译过来相当于“皇室大总管”,这是瑞典皇室运行机构里的最高职务。大总管的办公室需要分管皇室的各个职能部门,从人力到财政、新闻发布等。

作为一个皇室内部人、前皇室大总管Ingemar Eliasson向记者介绍了瑞典的君主立宪制能够存在两百多年的秘密。

Eliasson曾为瑞典政府工作,担任过地方官、国会议员,此后进入宫廷,担任大总管。不久前刚刚结束这个职务的他,作为“非皇室人”,依然表示了力挺君主制的态度。

对于瑞典的君主立宪制政体,Eliasson认为必须结合历史来看其合理性。“首先,瑞典的君主立宪制避免了很多欧洲国家经历的暴力革命道路。”

Eliasson表示,“在上世纪初,尽管执政党希望争取更多的民主,鼓吹共和制,但他们又担心权力的丧失以及民心的丧失,毕竟很多瑞典民众依然支持国王。因此,目前的状况是,即使反对党嘴上说希望废除君主制,但没有实际行动,最多也就是拒绝出席维多利亚公主的婚礼。”

就如Eliasson所言,瑞典中右执政联盟中的4大党派目前均支持现行宪法。“政客们明白,保持宪法的不变同样保证了社会和人心的稳定。或许这是他们的生存法则。所有的因素使得古老的国王和现代的民主相互融合,互不冲突,”Eliasson总结说。

瑞典政客大部分倾向于保持君主的存在,“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皇室的财政划拨会非常慷慨。”Eliasson介绍,“国王和皇宫的财政资金首先需得到议会的批准,且不超过1100万瑞典克朗。其中,一半资金用于维护皇宫,包括城堡、公园、宫内物品等。1100万瑞典克朗每年平摊到每个瑞典人头上为50欧分(不足人民币5元)。”

Eliasson强调,国王本人不领薪水,他还得自己支付所有皇室成员的开销。“这次婚礼的花销,一半来自政府对皇室的特别拨款,剩下的全靠国王自己出钱和皇室运转的常规预算。婚礼能够带来消费的刺激,一些报道说婚礼导致人们对皇室不满情绪的增加,但最终结果我们或许要等上几年才能知晓。”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婚礼

欧洲: 高人一等,毕竟与平等的精神不符

欧洲历史上,除了严守中立的瑞士,近似于君主共和国的威尼斯和热那亚外,君主制其实是各国政治体制的不二选择。如果一个王朝灭亡或者一个国家宣布独立,这在19世纪经常发生,那么,人民就会直截了当地放眼国外,寻找一位新王子登基为王。

媒体给君主立宪制王国带来了极大的危险,舆论的要求和媒体威力的日益壮大令王室成员的曝光率越来越高。但媒体的轰动报道只会完全埋葬皇室们的实际成绩。例如,查尔斯王子的婚姻问题令公众忘记了他的果敢,忘记他在环境保护上所做的大量工作。在政绩被忽略的同时,欧洲对君主立宪制的去留讨论也开始沸沸扬扬。

从现在看,君主制还看不到一点即将从世界上消失的迹象。像英国王室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其本身已成为英国民主制度内一个权力制约的环节,人民还是愿意它保留下去的。但从人类社会发展的长远眼光看,这些所谓高人一等的君主必然要走下王座,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毕竟君王和人类追求自由平等的精神不符。

2、血统纯不纯

瑞典: 退后几百年,“平民”新郎也是贵族

这一次的婚礼从一开始就带有政治色彩,并不是指公主夫妇,实际上,公主选择自己的形体教练,一个普通人作为自己的人生伴侣,而且是真正出于爱情而结婚,这使公主的公众形象大增。

瑞典王储公主举行婚礼前几天,当地系谱专家比阳·恩格斯特朗在她出版的书里,提到丹尼尔其实与瑞典、芬兰贵族的关系源远流长,几个世纪前,他的远亲包括高级王室侍从、国会议员、芬兰的前总统。

恩格斯特朗认为丹尼尔家族拥有很好的品行,“这是一个诚信的家族,甚少犯罪行为。他们只在1817年有人被控酗酒,他的玄孙高祖父曾被投诉忽视对孩子的照顾。”谱系专家如此费尽的追踪丹尼尔的祖先,也是因为皇室历来重视“血统”。

欧洲: 与平民联姻,皇室还是皇室吗

与平民通婚撕开了王室小圈子的一道口子。“平民”的社会血统与王室不同,在以前,他们进入宫廷,很大程度上将导致王室传统的消亡。而现在,王子与“灰姑娘”(或者公主与“青蛙”)结合已经很寻常。

不过,当人民看到他们的王子选择的新娘来自他们的阶级,终有一天,如果王室成员与普通人没有两样的话,人民就会怀疑皇室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

3、皇室交集

瑞典: 刚结婚的女王储是法国后裔

Ingemar Eliasson告诉记者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瑞典曾选择过一位法国平民做国王。那是在十九世纪初期,瑞典王位继承人去世了,当时的国王想选丹麦王子为王储,遭到瑞典贵族的反对,贵族提议让一个法国平民(非王室血统)继位,他曾在法国着名领袖拿破仑的军队中平步青云。这位名叫让-巴蒂斯特·贝纳多特的法国人后来改名为卡尔·约翰,并于1818年加冕国王。

当前的王室就是贝纳多特家族的一支,而贝纳多特家族成员如今遍布丹麦、荷兰、德国、英国和瑞典。此外,现任瑞典王后西尔维亚实际上拥有一半德国血统、一半巴西血统。

如今的瑞典皇室除了人们熟悉的国王古斯塔夫、王后西尔维娅以及王储公主维多利亚、公主玛德琳、王子菲利普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公主王子,其中甚至包括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的曾孙。这次的婚礼,也成了瑞典皇族亲戚大聚会的绝佳机会。

欧洲: 主要的皇室,都是“混血儿”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欧洲只有一个皇帝———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只有他才可以戴皇冠,并享有“陛下”的头衔。皇帝之下是国王,国王只能戴王冠,被称为“殿下”。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自恃羽翼已丰,于是诏告天下,他是“自己国家的皇帝”。随后风起云涌,其他国王竞相仿效,通过残酷的手段开拓出现代的欧洲。

因此,除了最老的王朝———法兰西家族,和最年轻的王朝———塞尔维亚的Karadjordjevic,欧洲主要的皇室都有外国血统。

大部分的皇室成员都没有姓氏,他们为世人所知完全是透过他们头衔———xx国王,xx王子,xx公爵。到终于有必要出现姓氏时,一切已经太迟了。比如,英国皇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不得不“发明”出“温莎”这个姓氏。而希腊、挪威和丹麦家族的王室成员依然没有姓氏。

4、花边新闻

瑞典:女王储婚礼上,有个秘密圈子

媒体此前曝出,皇室成员———包括已经登基的和被废黜的,一直保持着组织族群的传统。表面看来,这个小圈子团结而且封闭,成员在250到300人左右,有自己的习惯、品味、爱好。他们的集体活动是出席婚礼和葬礼,红白二事的场面成为他们展现美丽的绝佳舞台。据悉,在这一次维多利亚女王储的婚礼上,小圈子也一直在撑场面。

英国: 安妮公主爱上卡米拉前夫?

一个是英国公主、一个是贵族军官,年轻时他们相爱却不能相守。 37年后,59岁的她与丈夫关系淡漠、70岁的他丧妻不久,两人在王室活动中重逢,疑似重燃爱火。安妮公主和安德鲁·鲍尔斯的这段罗曼史,却因为安德鲁是安妮公主兄长查尔斯王储妻子卡米拉的前夫,而被蒙上“不伦之恋”的色彩。

有传今年初丧妻的鲍尔斯,不时趁安妮丈夫劳伦斯在伦敦工作期间,到公主的寓所探望。令这段王室不伦之恋愈传愈盛。37年前,风华正茂的安妮公主和鲍尔斯互相倾慕,但后来分手。一些好友透露,原因是安妮公主无法忍受鲍尔斯风流成性。不过,即使双方各自嫁娶,仍一直保持联络,不时传出藕断丝连的传闻。

安妮公主和第一任丈夫菲利普斯以离婚收场,原因就是公主爱上了母亲的侍从武官蒂姆·劳伦斯。1992年安妮公主嫁给劳伦斯,但多年来,这段“女尊男卑”的婚姻一直存有裂痕。

“伦敦最佳情人”,这是年轻时鲍尔斯获得的“美誉”。例如,他曾在有正式女友的情况下和卡米拉约会,而那时卡米拉和查尔斯也处于疑似恋人状态。1973年,和安妮公主婚姻无望的他娶了卡米拉;同年底,安妮公主“赌气”下嫁军官马克·菲利普斯。

来源: 成都商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