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新三才精华回顾」台湾年轻...

「新三才精华回顾」台湾年轻人注意了!

分享

花莲天祥的晶华, 花莲市的中信(已改为翰品酒店)、 统帅、王子(整修中)等饭店已都被大陆企业买走了。

大荣.新竹货运已被中国人买走….

大陆老板评台湾上班族:空有人情味,却无竞争力。一股大陆势力正快速崛起,短短5年,「大陆人管台湾人」正在增加,这些高阶经理人的共同点是凶悍、聪明、主动出击,不撂倒对方不罢休,就如同犬中之王—— 藏獒一般。

三月中旬,台湾区照明灯具输出业同业公会召开每季一度的理监事会议,现场将近二十位台湾照明灯具业的领导者,

前台湾飞利浦(Philips)照明事业部门总经理张沁,在会场与大家谈笑风生。外商经理人自信俐落的穿着打扮、一口标准的国语,与同业熟络的关系……,从旁观察,左看右看,张沁都是个台湾人,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张沁竟是出身上海的大陆人。

张沁在大陆受过完整大学教育,留学美国,如今虽然手持美国护照,其实仍是不折不扣的大陆人。他去年高升为中国飞利浦策略总监,却仍保有台湾区照明灯具输出同业公会理事头衔,每季固定来台参与理监事会议。这位在台湾飞利浦任职时向总部提出「不必给我年度目标,我会自订目标,而且标准会更高」的大陆人,如今不仅隔海管理台湾人,还为台湾照明行业积极扮演向政府提出建言的角色。

像张沁这样身在台湾,位居企业高阶,却鲜少被注意到的大陆经理人还有多少?

五年前,《商业周刊》曾经以前台湾通用(GM)总裁刘小稚做为封面故事,制作了「第一位大陆总经理抢滩台湾」的专题报导,当时,本刊曾点出一个趋势,大陆菁英的高阶管理能力,已经被国际大公司认可,而且开始活跃于亚洲舞台。五年后,本刊发现,在这段期间内,台湾法令已于2003年开放跨国企业申请大陆人士来台工作。根据入出境管理局的统计,三年下来,已有将近三千位大陆人士获准来台,虽然该法尚未能适用于台资企业,但很显然,大陆高阶经理人的确已开始在台湾工作职场上粉墨登场;无论在台湾本地或者前进整个大中华地区,甚至亚太地区,台湾人都避免不了要面对大陆老板或主管。

现象一:在台国际企业大量拔擢大陆经理人 :

五年前,刘小稚只是大陆总经理抢滩台湾的单一个案;如今,台湾飞利浦照明事业部门总经理张沁、美商UT斯达康电信(UTStarcom)台湾区总经理叶舟、奇异(GE)企业金融事业部台湾区总裁陈剑锋、泰商卜蜂台湾研发副总王宁、肯德基(KFC)台湾开发部副总监虞国伟、纽约人寿业务长黄晓东等大陆高阶经理人,都相继在台湾职场上崭露头角。

现象二: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在台设立分公司 :

近五年来,包括中国最大电脑公司联想电脑、中国最大家电公司海尔电器、中国最大通讯公司华为科技,以及北大方正与中兴通讯等中国企业,陆续来台成立分公司。形成人在台湾,却是领大陆老板薪水的情况屡见不鲜,当中如联想电脑,甚至直接任命大陆经理人亲自坐镇台湾,统筹联想在台湾每年达二十亿美元的采购。

现象三:大陆人跃为国际企业亚太区负责人 :

英特尔(Intel)去年首度拔擢大陆人杨旭为亚太区最高主管,英特尔内部称这项新人事案为「撞破英特尔的天花板」;英特尔的最大对手超微(AMD),更早在前年即指派郭可尊为超微大中华区最高负责人,掌管范围涵盖台湾,往后郭可尊并成为超微第一位来自大陆的全球副总裁。英特尔或超微并非特例,包括知名美国软体公司Autodesk、高盛证券与IBM等,都已做出相同的人事命令。

现象四:台资企业也开始出现大陆经理人 :

国内IC设计公司晨星半导体总经理杨伟毅出身厦门,去年创造出每股税后盈余高达三十元的惊人纪录;第一次吃便当经验在台湾的温州人林峰,以不到六年的时间,成为国内最大便当连锁店悟饕池上饭包执行长。

德州仪器亚太区总裁程天纵在2003年接受《商业周刊》访问时曾说:「台湾经理人在中国的价值会越来越低,因为大陆经理人迟早会跟上来,」当时,程天纵断言,「台湾的优势还有,但大概也只剩五年吧!」当时这个说法被认为是否有点夸张?如今看来,大陆经理人甚至花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已弥平和台籍经理人之间的差距。

「台湾人管大陆人」早已是旧印象了,而且,就算你不去大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过来,不论是在高科技业、金融业或台湾人最熟悉不过的在地餐饮服务业,甚至是你不会想到的养猪业,一股大陆势力正快速崛起。

这群在大陆出生,至少在大陆完成大学教育的经理人,有别于台湾「岛国文化」经理人,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异质文化?他们的经验为何被认为能够打造台湾市场?为何有台湾企业愿意付钱雇用大陆高阶经理人来管理台湾人?

比台湾人渴望胜利,苦过、熬过,千万人中拼了命要出头 。专为国际企业提供中高阶主管人才仲介的经纬智库公司(MGR)总经理许书扬指出,相对于台湾,大陆人长期处于物资缺乏、机会难得,穷惯了的环境当中,再加上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环境动荡,大陆人相当珍惜且把握任何机会。

尤其,「大陆人是每百万人才有一个能冒出头,极度竞争下的生长背景,让他们愿意不计任何代价去争取任何机会,那怕只有一点。」 麦肯锡大中华区金融机构咨询主管计葵生(Greg Gibb)说,「在麦肯锡要成为董事,必须通过长达七年、阵亡率高达八三%的菁英淘汰赛,台湾人大多熬不住苦,通常到第四年即放弃,大陆人却行。」所以麦肯锡进入大陆的时间虽然比台湾晚,目前却有四位大陆董事,台湾只有一位。

来自青康藏高原,经历过文革,拥有德 国 博士学位的刘小稚就曾指出,「我没有一个成果是白给的,因为我是困境下的survivor(生存者)」,因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工作,往死里干。」 卜蜂种猪经营管理事业处副总经理王宁,高中毕业后,也是在青海乡下劳动,负责在半山腰上种西瓜。半山腰的太阳较大,要利用石头保住土壤的日晒温度,他一整天做的事情,就是到河床边捡拾鹅卵石、搬到车上,再把满车的鹅卵石推到半山卸下、铺在土上,然后继续捡鹅卵石,再推车上山。

冬季严寒,这群劳动者被要求在三个月内缴交两百公斤的水肥。每天,王宁尾随在藏胞的后面,只要看到藏胞撩起长袍往地上一蹲,准备如厕,王宁就赶紧凑上前去,忍着臭,用容器承接最新鲜的粪便。 整整有一年,他吃不到肉,三餐都以面食及叶菜度日……「上山下乡那么苦都熬得过来,还有什么好怕的?」王宁八年在台湾冲刺事业,返乡探亲的次数不到五次,建立了台湾最大的养猪事业。 苦过、熬得过、拼了命要出头,对胜利的定义跟台湾人不一样,这是大陆高阶经理人将越来越被重用的主因。

比台湾人乐在竞争,九犬出一獒,重重淘汰激发斗志,去年甫上市,就创造销售十万本热潮的大陆小说《藏獒》(杨志军著)书中对于藏獒这种传奇巨犬的描述,用在这群大陆经理人的身上,似乎恰如其分。 藏獒产于西藏和青海,皮毛长而厚重,耐寒冷,能在冰雪中安然入睡。牠性格刚毅,力大凶猛。「真正的藏獒像黑熊一样强壮,像豹子一样敏捷,像猎人一样聪明。」这是西元一二七五年马可‧波罗游记对藏獒的描述。 「九犬出一獒,一獒抵三狼」。《藏獒》书中提到,几千年来,藏獒能够成为「犬中之王」,是因其长期处于恶劣环境下的「物竞天择」:留强不留弱、留大不留小、留美不留丑。藏獒被形容像是一头「雪山上的狮子」,充满了傲气与竞争性。

牠们不屑与比自己矮小的狗打斗,终极目标就是打败獒王。而藏獒与藏獒之间的相搏,不只是打斗,更像是生死存亡的战斗,直打到当中一只的半个脖子,嵌进了另一只张开的大嘴中,鲜血从牙缝里流了下来,无法动弹才会罢休。 这群大陆高阶经理人,就像生活在西藏青康藏高原上的獒犬一般,也是大陆众多菁英竞争下脱颖而出的产物。吃苦,对他们来说如家常便饭,而且因为曾经熬过无数竞争才终能出头,这群大陆高阶经理人的共同特色是乐在竞争、遇见挑战更兴奋。 美商UT斯达康台湾区总经理叶舟就是典型的例子。

五年前,来自温州、三十三岁的叶舟主动向UT斯达康总部提出到台湾打天下的申请,当时的他,已是UT斯达康中国区无线产品事业部总经理,在中国掀起一股浪潮的「小灵通」手机就是由叶舟发明并取名的,不过,叶舟却只为了让「小灵通」手机跨出中国市场,即只身来到台湾。 比台湾人手段强悍,有三成把握就进攻,把对手逼到绝路 。

对于潜在市场量不到中国十分之一,竞争程度却是十倍的台湾,他的反应竟然是,「我简直是乐坏了,满脑子只想着要是能拿下,我就是神。」 甚至,虽然他只是UT斯达康台湾区总经理,过去五年却在总部未下达任何指示之下,不顾身分,把手脚伸进韩国、菲律宾与土耳其等市场,最远还曾到过巴布亚新几内亚,叶舟积极的攻城略地,也让他在去年顺理成章成为UT斯达康的亚太区副总裁。

因为乐在竞争,他们都很「敢」,也充满了把对手「逼到绝路」的狠劲。就如中国首富国美电器集团主席黄光裕,在攻进头号对手苏宁电器大本营-南京的战役中,黄光裕将工作人员分散到所有卖场,全天候观察对手动态,当人员回报苏宁打八折,他就打七折;苏宁再降到五折,他二话不说以三折因应。

最常挂在黄光裕口中的是,「我敢将利润全部送出去,送几年我都不怕,我敢白卖,看你能不能活下来!」黄光裕接受本刊专访时即指出,「我不愿意花上三个月,将计画书字斟句酌的修改到完美再去执行,只要事情有三成把握,我们就马上干,在干的过程中不断去调整。」 比台湾人愿意吃苦,正面迎击危机,把坏帐变成赚钱生意 。多数的台湾人宁可安于现状,没有十足把握的更好机会,多半会选择按兵不动,这群大陆的经理人却如生存在难得放晴的青康藏高原上藏獒一般,总是在将肚子填饱后立刻出发寻找下一个栖息地,藏獒相当清楚,没有捷足先登的后果将是饿死在冰天雪地当中,相对的,「只要能拿下,整个天下就是我的。」奇异(GE)企业金融事业部台湾区总裁陈剑锋如此说道。 这种不安现状、要抢先机、要打江山的性格,正是现在台湾企业安于多年顺风之后,遇见经济逆风时需要的人才。

2000年底,《经济学人》一篇台湾即将发生金融风暴的报导,吸引住当时任职奇异企业金融事业部日本区经理陈剑锋的目光,半个月后,已被奇异总部拔擢为金融事业部捷克区总裁的陈剑锋来到台湾考察,原本只是一个星期的行程,却因为奇异总部一通电话响起,留在台北。 面对大环境被看坏的危机,这位大陆人展现了当时台湾金融圈从未出现过的性格,就是不怕。他不像银行家对坏帐避之不及,他迎向坏帐;他不像创投家花钱买梦想,他自称是买梦魇。 不到两年的时间,陈剑锋以现金低价收购银行不良债权,包装、重整、再出售赚取利润,当时才三十一岁的陈剑锋大胆走在潮流前端,让奇异成为2004年取得最多银行不良债权的资产管理公司。

相对于大陆高阶经理人的藏獒性格,被称作一碰就烂的台湾「草莓族」,却是截然不同。悟饕池上饭包执行长林峰今年三十三岁,是台湾俗称的六年级生。在他眼中,台湾年轻人真的「像草莓一样,那么难栽种,还要养在温室,太热不行、太冷会死、太湿活不成。」 林峰是个台湾女婿,他还记得第一次在加拿大见到岳父时,岳父对他的妻子说:「爸妈再辛苦,也要让你们吃得好、穿得暖。」他感到不可思议,却不知道这是台湾普遍的现象。 林峰还发现,每个来悟饕池上应征的年轻人,最在意的不只是薪水,而是一个月能休多少天假,当他告诉应征者,「我每天工作超过十四个小时,因为待在闷热厨房,每天要带三套换洗衣服后,超过一半的人都打退堂鼓。」

台湾肯德基开发部副总监虞国伟来台湾半年时间,最不能接受的是台湾员工告诉他:「能做最好,不做也没损失。」

而在台湾已生活五年的叶舟,最纳闷台湾的一点是,「台湾的冬天最低温度至少有十度,却连只小狗都得穿衣服。」

叶舟发现,台湾员工和大陆人的最大不同处是,「台湾员工能够follow the rule,却从来不会question the rule。」他说,「以和为贵」是台湾人的特质,或许正因为如此,台湾人被认为是最有人情味的国家,结果却是:争得到的,是大家都有能力拿下的;没争到的,是根本没花心力去拿的。 这群大陆领导者眼中的台湾「草莓」现象,其实也正是他们今天在台湾能大展拳脚的原因,因为今日台湾企业正缺少能用藏獒精神打仗的人。 藏獒精神,是受得住恶劣环境,斗争也绝不退缩;在这群大陆在台湾的高阶经理人身上,许多人会看到,他们对于胜利的定义,绝不是小赢,而且为赢得胜利,更是不惜付出代价。 当有那么一天,你的上头来了一位藏獒老板时,你也要有心理准备:在他们旗下做事,必然要面临重新定义胜利的震撼教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