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名校 日本上智大学:通识教育可帮...

日本上智大学:通识教育可帮助日本面对21世纪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通识教育(liberal arts),又译为文科教育、人文教育、通才教育、博雅教育、素质教育,已逐渐形成高等教育的共识。

多年前,日本的高等教育面临各方面的检讨和重估时,日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通识学院(国际教养学部Faculty of Liberal Arts)院长Richard Alan Gardner曾经撰文在《朝日新闻》上表示:通识教育可帮助日本面对21世纪的未来。摘要如下:

最近几年愈来愈多人关注,日本的大学是否应该采行北美模式,开展更多的通识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有人认为,这样更能够让学生具备能力去面对日益国际化,多元文化和不断变化的世界所带来的挑战。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讨论,但是它可能有造成误解和混淆的风险。主要原因在于,日本过去没有清楚地把所谓的「通识」翻译过来。此外,在日本传统上也欠缺通识教育可以提供参考。有关于「通识」这个术语,通常被翻译成日语的kyoyo(教养),意味着文化、教育,或精炼。「通识教师」译为kyoyo gakubu(教养学部),而「博雅教育」 在最近几年译为kyoyo kyoiku(教养教育)。

要澄清其中潜藏的混淆,最好的方法是提出一个简短的解释,给未来将会受教的学生(及家长),说明通识教师(这是罕见的)与传统教师的差异。我以身为通识学院院长的惯常作法。

在大多数情况下,日本学生并不是考上一所大学,而是一个科系(例如,外语学院的德语系),一旦考上之后,就不容易转系。因此,应考生必须在他17岁左右时,有效地决定好进入大学后想主修什么科系。

此后,学生必须要耗上80%的时间在主修科系的功课上。因此,也就很少有时间再学习其他的东西了。整体来看,只有这剩余的20%时间是花在和通识教育有关的课程。在这个意义上说,所谓的kyoyo教育,或通识,所指的并不是一个学习的项目,而只是主修科系在的附属,或是更专业科目的学习。

其实,通识学院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学生进入该学院后,除了要学习核心课程外,也要学习各种学科导论约一年半左右之后,才选择自己的主修科系。而该学生的课程中,大约只有40%是和他主修的专业有关,他可以用大约三分之一的课程,自由选修其他的专业科目。「通识教育」指的不是指主修科目以外的课程,而是对整个课程而言。

日本学生的家长,通常是父亲,有时会问,在通识学院是否有足够的「专业化」。 我觉得,这是一个对通识教育误解的实例。在一些日本人的印象中,通识学院的目的似乎是在生产「有文化的」或「精炼过的」的学生,很健谈,但没有任何专业知识。

在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所谓的专业是,该生至少有40%的课程与主修有关,而其专业的程度是要求该生有良好的学习成绩,能进入世界最负盛名的研究所。

一个通识教育的好处是,它给学生的主修或科系打下坚实的基础,但也要求他们把对主修的态度上运用在其它学科的学习上。让学生自己把不同知识领域的学科互相关联,激发学生的灵活性,创造性,与继续学习的能力。

通识课程还允许学生有某种程度的自由,去构建自己的学习课程。例如,学生可以主修商业和经济外,选择中文和其他学科作为副修。这样的毕业生,将具备充分的能力去面对21世纪的日本和世界所面临的挑战。

1. 在日本,高等教育的通识教育模式已有很多种。但是,在采用这种模式会有两种风险:
2. 一种风险,是简单地篡改了现有的模式,只是针对更细致的专业科系,增加一些「通识」课程。这样子,其实变化不大。
3. 另一种风险是采用「散漫的」通识,允许学科的学习,让学生可以自由地选修许多的课程,但却没有在特定学科上打下坚实的基础。传统的通识模式是较佳的选择。

 

出处︰上智大学网站
责任编辑︰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