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中國外交官斷喝巴黎佬(組圖...

中國外交官斷喝巴黎佬(組圖)

分享
李鴻章訪問法國時參加的觀炮典禮

在法國巴黎的外交官歷史裡面,曾經記錄這樣一件震驚全巴黎的事情,巴黎一位被稱為東亞病夫晚晴的中國外交官,站在街頭痛斥一巴黎人為“巴黎佬”。

事情發生在19世紀末,當時大清國派駐法國的外交官員中有一位參贊名叫陳季同。陳外交官一日路過巴黎大歌劇院廣場,突然一輛馬車迎面疾馳而來,陳季同躲閃不及被撞翻到。

按理說,駕車人應向陳季同道歉,但那人一見是個黃皮膚的中國人,頓時氣焰囂張,非但不下車賠禮,反而對中國人破口大罵。你丫眼睛瞎了,傻呵呵的站在這裡找死啊。

19世紀末大清國派駐法國的參贊陳季同

陳季同毫無懼色,挺身凜斥肇事者:“滾開!巴黎佬!”中國外交官用的“巴黎佬”一詞,法文是“parigot”。中國外交官敢用“parigot”一詞回敬洋人的事件,傾刻見諸各家報端,從巴黎大歌劇院廣場傳遍全城。這成為中國人維護民族尊嚴的一段佳話。

這位來自中國的陳外交官一聲怒吼,不但喊出作為中國人的尊嚴。而且回敬的也是恰到好處。他沒有聯絡幾個兄弟鄉族衝上揪着人家打,也沒有使用中國鄉間俚語,一頓葷的素的唾沫亂飛,也不是找張小紙張寫個聲明抗議。而是撣撣身上的塵土,義正言辭的。使用熟練法語法國首都巴黎罵俗稱花都罵。這一文明的罵法也罵到了全巴黎媒體的尊敬,罵的得體。且受到法國主流媒體的承認。主流社會的關注。這樣的中國外交官令人尊敬。要知道在那個時代,不要說外交官,那些豎著辮子的中國人,出沒在歐美日本京都的大街上,常常要被帶着禮貌,穿着燕尾紳士們的恥笑。再加中國國家內憂外患,大清國外交官,站在洋人面前如此得體有尊嚴不容易.那要職業水平和膽識。陳外交官做的好,當初的滿清腐敗王朝,躲在使館朝廷裡面,帶着一群貪官污吏哈巴狗開開會,時而曲意逢迎洋人,時而鼓動義和團愛國憤青搞封建迷信亂殺折騰一氣。所以大清洋務運動改革開放很好但還是滅亡了。我的評價那些齷齪的外交官欺負國人很有氣勢,架子十足,是該喊的時候不喊,不該喊的時候亂喊.縮頭烏龜。

另外一個小故事,在美國華盛頓市有一座純白大理石建築,華盛頓紀念塔,美國首都的標誌性建築。尖塔聳立,高555英尺,拾階而上,要走898級,乘電梯就快多了,塔壁鑲嵌有鑄文或石刻,共190方。

在建碑過程中,美國政府向全世界廣徵紀念物。美國傳教士丁韙良得知中國官員徐繼畲著有《瀛寰志略》,詳細地介紹了美國的立國史、政治制度,特別介紹了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的功績。於是,找來上等石碑,將這段經典文字刻在上面。 1853年,漢字石碑“漂洋過海”到達美國,贈送給了美國華盛頓紀念館。

漢語正文如下:

“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僭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幾於天下為公,駸駸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迥與諸國異。余嘗見其畫像,氣貌雄毅絕倫,嗚呼,可不謂人傑矣哉!米利堅,合眾國以為國,幅員萬里,不設王侯之號,不循世及之規,公器付之公論,創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華盛頓為稱首哉!” ,時間在咸豐三年六月初七,即公元1853年7月12日

徐繼畲不僅把華盛頓類比為中國古代天下為公的聖賢,還歌頌了美國選舉制度(創為推舉之法),歌頌了美國民主制度(公器付之公論),如“選才識出眾者居於京城,參議國政”,他還歌頌了美國的三權分立,讚美美國是天下為公的共和國,讚美美國是自由民主之國,之後他被清朝革職。

徐繼畲

徐繼畲被罷職10年後,復職為外交官,1862年,美國總統特別委託國務卿,請一位藝術家繪製一幅華盛頓像,遠涉重洋,命美國駐華公使蒲安臣將畫像贈送給徐繼畲。贈像儀式隆重舉行,七十老翁徐繼畲已不管大清皇帝高興不高興,他從蒲安臣手中接過華盛頓畫像,致以這樣的答辭:

“面對這幅精美畫像,我屢屢端詳,華盛頓栩栩如生,如在目前,欣悅之情,難以言說……華盛頓是全人類的典範和導師,其賢德乃連接古代聖賢和未來偉人之間的紐帶,他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徐繼畲這位中國外交官也不吝惜對美國英雄讚美,美國自由之國的讚美。也是一個典範。那時候中國處於列強侵略時代,徐外交官當然知道,而他之所以稱讚,是正視人家優越於當時中國制度,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的地方,他也知道是那種好的制度使得美國強盛的,這在腐敗殘酷官宦謊言暴力橫行的滿清中國是需要勇氣.徐外交官正視現實,不是為滿清中國的腐敗沒落狡辯,組織打手眼線壓制言論,而是自己公然站出來讚美美國制度和開國國父,可謂是一中國開化清流的典範。 但是滿清還是亡國了,因為他們不接受不改變腐朽的制度。慈禧太后說,什麼都可以變,祖宗的家法不可以變,變就天下大亂,一百年,一萬年也不變。

以史為鑒知興替,以人為鑒知得失.陳季同和徐繼畲都是中國人,也都是當時滿清中國外交官員.我總結為國家,為民族,為道義和良知,中國官員,中國人該喊兩嗓子就要喊兩嗓子,該讚美人家幾嗓子就讚美人家幾嗓子,該支持人家幾嗓子就支持幾嗓子,不趨炎附勢,不研究研究,也不煙酒煙酒。也不人云亦云隨大流、那才是偉大光榮正確有個性的中國人,而不是裝腔作勢的就是自由民主博愛的法蘭西國人都討厭巴黎佬。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