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話 越南歷史上的三次重創蒙古大...

越南歷史上的三次重創蒙古大軍

分享

 

 

公元11世紀,一支幾乎征服了全部亞歐大陸的草原鐵騎大軍,他們是手握蘇魯錠長槍長生天之子成吉思汗的後代。他們一生以征服為主要生命的目標,他們在整個亞歐大陸上幾乎是所向無敵,但是,當他們來到亞洲大陸南端的一個小國家時,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敗。使蒙古大軍遭受奇恥大辱的就是越南。一個歷史上不見經傳的小國。

越南在公元939年以前基本由中國政權所控制。在939年,越南的封建主吳權打敗了中原的軍隊,使得越南開始走向獨立,建立了吳朝。之後,越南先後經歷了李朝,陳朝,胡朝等朝代,並且在李朝時期打下了中央集權制度的基礎,在陳朝時期走向了強大。

而將要談到的蒙越戰爭,是指歷史上蒙古(元)對越南陳朝的侵略戰爭。越南對抗蒙元的戰爭共有三次,分別發生在1257年至1258年,1284年至1285年,以及1287年至1288年。在這次戰爭前後,雙方均進行過外交活動。

1257年(丁巳年)8月,歸化寨主何屈傳報稱蒙古派使者前來。9月,陳太宗下戰令,命令左右將帥水陸並進日夜兼程前往邊界集結,並由陳國峻統領。11月,王令傳達到全國,軍民備戰。蒙古軍將領兀良合台從雲南率領三軍侵佔大越國的平厲原地區。陳太宗親行督戰。而陳軍起初較為弱勢,陳王回視親信,只有黎秦勇敢前行,單騎出入敵陣,神情自若。當時有人諫言陳太宗駐驛視戰,黎秦建議先退避為好。陳太宗退避瀘江,但後來仍是不敵強大的蒙古軍,退守天幕江(在今越南興安省),國都升龍失陷。在這危急關頭,陳煚乘船向太尉陳日皎商討對策,陳日皎卻態度沮喪,在船邊用手指點水,然後在船舷寫“入宋”二字,表示不如投靠宋人。陳煚再問太師陳守度,陳守度的答案則是“臣首未至地,陛下無煩他慮”,表示仍願意抵抗,使陳煚重拾戰意。農曆12月24日,陳煚及太子陳晃乘坐樓船,在東步頭擊敗蒙古軍隊。蒙古軍撤退到歸化寨時,又遭寨主何俸召集蠻人襲擊,最終撤出大越。蒙古軍撤退途中,並未劫掠民物,被當地人稱為“佛賊”。敵軍退去後,陳太宗嘉獎了何俸等有功之臣;賜黎秦名“輔陳”,授他為御史大夫,還將昭聖公主(前陳太宗皇后)嫁給他。戰事結束,越南陳氏願意向元朝入貢,但雙方在進貢的數量方面存在爭議。1258年,黎輔陳與周博覽奉使入元,與元朝政府訂下協議,規定越南每三年向元朝進貢一次,並定為常例。[

蒙古軍的第二次入侵1284年—1285年

平灘之會、延洪之會

1282年陰曆八月,元朝右丞相唆都領兵五十萬,預備以徵佔城為借口侵越,十月,陳仁宗來到平灘,在陳舍灣會見王侯百官,共同討論對蒙元的攻守戰略,以及分兵把守的策略等,封仁惠王陳慶余為副都將軍,太尉陳光啟為上相太師。當時,陳仁宗認為懷文侯陳國瓚尚年幼,不許預議。陳國瓚憤然捏碎了手中的橘子。後來,陳國瓚帶領家奴和親屬約千人修繕武器和戰船,並題“破強敵報皇恩”六字於旗上。在之後的與蒙古軍對戰中,陳國瓚身先士卒,表現英勇。

癸未年陰曆七月(西曆1283年),陳王派遣中品黃於令、內書家阮章到元朝。在湖廣見到蒙元的太子阿台、平章阿剌,會各處兵五十萬,計劃第二年進攻大越。1283年陰曆十月,陳仁宗親率王侯,演練水兵、步兵。進封興道王陳國峻為國公,統領全國軍隊,讓他從全國的軍校中選拔人才分別加入相應的軍隊。甲申年陰曆八月(1284年),興道王調集各路王侯的軍隊,在東歩頭閱兵,並決定分兵把守東步頭等戰略要地。十一月,陳聖宗派遣陳甫到元國的荊湖行省,請求蒙元緩兵。十二月(陰曆),陳甫從元國回到越南,再一次帶來元帝派鎮南王脫驩、平章阿里海牙等人領兵,假稱攻佔,實則分道侵越的消息。上皇陳聖宗召集全國父老會於延洪階,並問詢大家的意見。國人都贊同與蒙元一戰。

脫驩、唆都的進兵

二十六日,蒙古軍隊侵犯到永州內旁、鐵略、支棱等關卡,越南陳軍退至萬劫津。陳興道奉命調遣海東、雲茶、巴點等地軍民,選擇勇者為前鋒,過海來到南部。興武王陳巘、明憲王陳蔚、興讓王陳國顙、興智王陳峴率旁河、那岑、茶鄉、安生、龍眼等地的20萬軍隊來到萬劫,由陳興道調遣,以對抗蒙元。陳興道屯兵於北江。1285年陰曆正月六日,蒙元將領烏馬兒帶兵進攻萬劫、普賴山等地,越南軍隊敗退。十二日,蒙元進犯嘉林、武寧、東岸,因抓獲的越南士兵的臂膀上皆墨刺“殺韃”二字,惹怒了蒙軍,殺了更多的越軍士兵,並追兵到東步頭。十三日,越南軍隊再次與蒙軍交戰。二十八日,陳興道安排上相太師陳光啟駐守乂安,抵禦蒙元唆都軍隊的進攻。二月一日,靖國大王陳國康的兒子上位彰憲侯陳鍵、及其僚屬黎崱等投降蒙元。唆都將陳鍵等送往燕京。在麻六寨,蒙元軍隊遭遇諒江土豪阮世祿、阮領等的襲擊。陳興道的家奴阮地爐將陳鍵射殺。黎崱帶著陳鍵的屍體連夜騎馬賓士,將其葬在數十里外的丘溫。上皇聖宗將安姿公主(聖宗最小的妹妹)送予托驩,以爭取禦敵的時間。保義王陳平仲與蒙古軍對戰於拖模洲(今慢櫥洲)。陳平仲被擒後,敵人問他:“想去北方做王嗎?”(《大越史記全書》原文:為北王乎。),陳平仲答:“寧為南鬼、不為北王。”,後來被殺。此時蒙古軍的攻勢咄咄逼人,陳聖宗和陳仁宗駕小舟退避到三峙源。陰曆三月一日,陳聖宗和陳仁宗徒步來到水注,並乘船從南趙江(即水棠縣),過[[大旁海到達清化。上位文昭侯陳弄向托驩投降,既而,昭國王陳益稷、以及范巨地、黎演、鄭隆等人也向蒙元投降。唆都率軍50萬至占城,在烏里州(Ô Lý)(現在的廣治省)與其他蒙元軍會師,並佔據了驩州、愛州(清化—乂安),進駐於西結(約在現在的興安省文江縣東平)。

越南軍的反攻

陰曆四月,陳仁宗命令昭成王、懷文侯陳國瓚、阮蒯帶兵攻打西結,越南軍由陳日燏指揮,在咸子關(現在的興安省文江縣咸子社)擊敗蒙元軍。陳日燏的部隊里有宋朝的遺民,穿著宋朝服飾,帶著弓矢等武器來作戰。上皇擔心各路部隊也許不懂分辨(元軍與宋人部隊),命人教諭大家:“這是陳日燏部隊的韃人,大家要認清楚!”(大概是當時宋人與韃靼人[蒙古與韃靼人也用“韃”的稱呼]的語音衣著在越南人看來比較相似。)蒙元人看見,都驚呼有宋人來幫亡,因此戰敗。南宋滅亡時,那裡的人來投靠越南,陳日燏接納了他們,有一名叫趙忠的,當了他的家將,擊敗蒙元的功勞,陳日燏居多。陰曆三月五日,陳聖宗和陳仁宗在長安府擊敗蒙元軍隊。陰曆五月七日,唆都由清化進軍。十日,陳光啟、陳國瓚、陳聰、阮可臘阮傳率各路民兵在京城、章陽等處擊敗蒙軍。蒙軍潰敗,退至瀘江。十七日,唆都與烏馬兒率軍自海路再次侵犯天幕江,游兵至扶寧縣,本縣輔導子何特與其弟何彰再次擊敗蒙元軍隊。二十日(陰曆),陳聖宗和陳仁宗到大忙步。元總管張顯向越軍投降。當天越軍在西結擊敗蒙古軍,斬敵將唆都。夜半,烏馬兒退過清化江口,越軍追擊,俘獲蒙古軍約五萬人。烏馬兒乘舟逃脫。陳興道率越軍在萬劫擊敗脫驩、李恆所率的蒙元軍。李恆被越軍毒箭射殺。蒙元軍裨將李瓘率余部五萬人保護脫驩並逃離,在撤退過程中,陳興道親自率軍攻脫歡軍,脫歡潰退,至萬劫(位於今海陽省)時,更被陳興道默認的軍隊殲滅一半軍士,在退走路上一直遭遇越軍追擊,其中興武王率越軍追擊李瓘,後者中毒箭而死。蒙古軍最後撤回北方。

蒙古軍的第三次入侵1287年—1288年

雲屯之役

1286年陰曆二、三月間,元世祖敕令尚書省奧魯赤、平章事烏馬兒、大將張文虎調兵五十萬,下令湖廣製造戰船三百艘,打算八月會師於欽州、廉州,並命令江浙、湖廣、江西三行省的軍隊南侵越南,打算送陳益稷回越南,並立他為安南國王。[24][25]陰曆六月,越南陳朝命令王侯宗室開始徵兵。陳仁宗問陳國峻:“今年賊勢何如。”,陳國峻回答:“我國太平日久、民不知兵、是以前年元人入寇、或有降避、賴祖宗威靈、陛下神武、克清胡塵、彼若又來、我士習於攻戰、彼軍憚於遠行、且懲恆、瓘之敗、無有斗心、以臣觀之、破彼必矣。”1287年陰曆二月,蒙元發江淮、江西、湖廣三行省的蒙古、漢南軍,以及雲南兵、海外四州黎兵,分道入侵越南。張文虎等跟隨大軍從海路運糧七十萬石[27]。設置征交趾行尚書省,奧魯赤為平章事,烏馬兒、樊楫總領政事,受鎮南王節制。陳宗問陳國峻:“賊至如何。”,陳回答:“今年賊閑”。二十四日,命令禁軍守衛泠涇關,興德侯瓘將兵逆戰,用毒箭射擊蒙古軍,蒙古軍死傷甚重,退到武高關。二十八日,判首上位仁德侯璇在多某灣與蒙古軍對戰,蒙古軍再次失敗,越南軍俘獲敵軍40人及舟船武器等。陰曆十二月十六日,陳仁宗詔命明字阮識統帥聖翊勇義軍支援陳國峻,守衛大灘口。二十六日,越南軍擊敗蒙古軍。三十日,元太子阿台與烏馬兒會兵三十萬侵犯萬劫,既而順流東下。蒙元水軍侵犯雲屯,陳興道委任仁惠王陳慶余出戰,慶余失利。上皇陳聖宗得知後,派遣中使鎖起慶余回京。慶余對中使說:“以軍憲論、甘受罪譴、願假二三日、以圖後效、歸伏斧櫍未晚。”。陳慶余料到敵軍部隊過後,往往跟隨運船,於是帶領殘餘部隊待敵軍到來。蒙元軍張文虎所率的運船果然隨後而來,慶余率軍攻擊,獲勝,並俘獲大量俘虜、軍糧和武器。上皇聖宗得知後,釋陳慶余前罪。陳王讓俘虜回蒙軍營地報信並告知運船被截獲的消息,之後,蒙軍撤退。

白藤之役

1288年正月,蒙古軍烏馬兒率軍進犯龍興府。八日,越南軍與其會戰於大旁海外,越軍繳獲蒙古軍哨船300艘,首級10顆,蒙古軍士兵多數被淹死。陰曆二月十九日,烏馬兒進犯安興寨。三月八日,蒙元軍會師白藤江,等待張文虎的運糧船。然而,陳國峻已率軍擊敗張文虎。先前,陳國峻讓部下在白藤江植下木樁,並在上面覆蓋叢草。當天漲潮時,越軍主動出擊並假裝失敗而撤退,蒙古軍追擊,水落時,蒙古軍的戰船不能行進,阮蒯率領聖翊勇義軍擊敗蒙古軍,俘獲敵將平章奧魯赤。陳聖宗和陳仁宗也率軍而來,大敗蒙古軍,蒙古士兵多溺死。張文虎率蒙元軍到來的時候,被兩岸的越南軍伏兵擊敗。潮退的很快,張文虎的運糧船遇到越軍事先埋的木樁,傾覆殆盡,士兵也多數溺水而亡,越軍繳獲哨船四百餘艘。內明字杜衡俘獲敵將烏馬兒、昔戾基玉。脫驩和阿台領眾遁歸,思明土官黃詣擒之以獻,陳聖宗和陳仁宗回龍興府。十七日,俘蒙元將領昔戾基玉、元帥烏馬兒、參政岑段、樊楫田,各元帥、萬戶、千戶獻捷於昭陵。

戰爭的結束

據史料記載,第一次侵越的蒙古軍有大約三萬,第二次侵越的蒙古軍有大約五十萬(據《元史》記載,約有三十萬直接參戰),第三次侵越的蒙古軍有大約三十萬。最近的研究者發現,蒙古軍第二次和第三次侵越失敗後,撤退歸國的軍隊有大約十萬人。288年蒙古軍第三次侵越失敗後,元世祖忽必烈仍不希望就此終止對越戰爭。第二年,元帝仍打算向越南派兵,但因時間倉卒而未能繼續。越南陳朝取得勝利後,隨即派出使者入元,請求按前例向元朝朝貢。忽必烈亦無心戀戰,應允和議,雙方便恢復過往的宗藩關係。雖然忽必烈在去世前有意以越南國王不肯來朝為口實,再度興兵侵越,但剛好因他的去世而計劃終止。

如今,越南視抗蒙戰爭為其歷史上對外抗戰最為光輝的一頁。越南陳朝共有三代皇帝經歷了此次戰爭,分別為:陳太宗、陳聖宗和陳仁宗。

(責任編輯:文恩)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