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美眾議員公布阿富汗救援行動...

美眾議員公布阿富汗救援行動內幕

分享
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共和黨眾議員馬克偉恩·穆林(Markwayne Mullin)

【新三才首發】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共和黨眾議員馬克偉恩·穆林(Markwayne Mullin)在美國撤離阿富汗的最後關頭包機勇闖阿富汗執行緊急救援任務,但不幸無法成功。他返國後接受《福克斯新聞》訪問,並公布了該次救援任務的內幕。他說他正「試圖做一份拜登總統不會做的工作」。

穆林在9月3日從該地區返回美國後表示,拜登總統在阿富汗危機問題上「手上沾滿鮮血」,民主黨政府一直在向美國人民撒謊。他說白宮和五角大廈對在阿富汗的美國公民所面臨的條件,以及在美軍仍在地面上時美國人可以輕鬆抵達喀布爾機場的說法說謊。

穆林表示當媒體報導了美國在阿富汗的撤離行動後,他原本正在回家路上。「我想說得非常清楚。我不想試圖進入阿富汗。…… [但是]人們開始打電話給我尋求幫助。我們一直接到朋友關切說『你能幫我們的口譯員出去嗎?』──我們就此進行了很多對話。然後我們開始接到那些有美國公民的家人或朋友的人的電話。」他說。

「我只是一名國會議員」

起初,穆林以眾議院議員的身份尋求政府贊助一架飛機,讓20名美國人離開塔利班控制的國家並返回美國,但幾個聯邦機構拒絕了他。「每個人都一直否定我們,然後他們問我會和他們一起去嗎?這些是一級運營商、這些是特種部隊。這些人是合法的。我不是什麼人。我只是一名國會議員。」他說。

最後他還是得到一台包機,然後當他搭機離開美國並最終在喀布爾國際機場上空盤旋了幾個小時之後,任務還是宣告失敗,因為他的著陸請求一再被拒絕。

「每次他們拒絕時,試圖讓我們進去的機構都會再給我們一個新的訊息。他們實際上走進機場塔台說服讓我們降落。我們正在給他們發短信。我們無法交談。我們來回發短信,他們不斷給我們發新的。但他們最終無法讓我們降落阿富汗。」他補充說他懷疑該延誤導致了他正在尋找要幫助的至少一名美國公民的失蹤或死亡。

「不幸的是,我們的一名美國公民和她2歲的兒子,我相信我的護照是她父親的——我們失去了聯繫,因為他們在修道院門,幾個小時後修道院門發生恐攻爆炸事件。從那以後我們就沒有與他們有任何聯繫。我相信這是因為他們被捲入了這件事。所以他們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在這件事上都是在玩弄政治——我不知道是誰讓我們無法降落,但我認為它是100%由國務院指示的。」

穆林繼續否認他和他的團隊隨後決定嘗試前往鄰國塔吉克斯坦的報導——但他證實,在塔吉克斯坦的美國高級外交官也同樣難以合作。「不幸的是,在塔吉克斯坦,大使根本沒有幫助。」他談到約翰·馬克·波默斯海姆(John Mark Pommersheim)大使時說。

穆林說波默斯海姆告訴他,這是一個「敏感」時間,因為俄羅斯普京和中國習近平政府即將在9月造訪塔吉克斯坦。「我說我知道它非常敏感。我不需要你的資產。首先,我是讓你知道我們要來了。我和我也表達了我所說的觀點,而且我們帶著一大筆現金。」穆林回憶道。

他說隨身攜帶的現金是因為他的團隊必須通過16個塔利班檢查站才能從那裡到達喀布爾——而這些武裝分子每人收取高達4,000美元的「稅」。「而且 [波默斯海姆] 說『我不能幫助你。』為什麼?『我被告知不要』──你被告知不要幫助美國公民?華盛頓特區的聯邦政府告訴你當我們沒有試圖要偷運任何人時,不要提供幫助?」

他回憶起他當時告訴波默斯海姆時說:「我們正在努力做拜登總統不會做的工作。」

在塔吉克大使館受到阻礙後,穆林說他開始意識到拜登和他的高級軍事將領——包括Mark Milley和 Kenneth “Frank” McKenzie Jr.都「對美國人民撒謊」。「[他們]說每個想出去的人都可以出去。……那是謊言——這是一個大膽的、百分百的謊言,因為我們正在與這些人一起工作。」他說。

「我有錄音」

穆林說,他有一段錄音證明拜登在上個月就公民和簽證持有者進入當時由美國控制的喀布爾機場的所謂系統能力說謊。他說,一位母親聯繫國務院尋求幫助通過喀布爾的塔利班檢查站,並補充說,這名婦女嘗試了五次,直到那裡的塔利班武裝分子最後一次用槍指著她的頭並嚇壞了她的孩子。

「這位年輕女士和她的四個孩子…我和國務院通了12個小時的電話,試圖讓國務院的人出來[機場]登機口接她。長達12小時的聯絡。」他說。

「告訴他們他們在等我們。告訴他們你的名字。他們知道你會來。她接近塔利班警衛五次,最後一次他們用手槍對準她的頭。」他說,補充說,這名女子最後一次回家後身體不適,再也沒有嘗試去機場。

「我們是美國政府,我們正在與塔利班談判讓美國公民離開,然後美國總統將走到麥克風前說每個想要離開的美國人都離開了?我有一份有50個想要離開但還沒有離開的人員清單。我有一份清單,列出了50個我們已經從喀布爾跑出來並安置在阿富汗周圍安全屋中的人,我向你保證他們想要離開。」他說。

「當我說他的手上沾滿鮮血時,那是指拜登總統的手嗎?我的意思是,那是指我心中的一切。」他說。「這是他的錯。我不會去那裡——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失敗,我什至不會考慮去。我不會把我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我不會把我的孩子和我的妻子經歷了我不會讓任何人經歷的。」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