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邴吉救護皇孫不圖報(圖)

邴吉救護皇孫不圖報(圖)

分享

 
邴吉,又作丙吉,字少卿,西漢魯國北海人,曾官廷尉監,光武省右監。漢昭帝時曾任大將軍長史。漢宣帝時代魏相為丞相。邴吉為人寬厚,不自誇。任相以後,尚寬大,好禮讓,屬下有罪或者不稱職,就讓他們休長假離職,不加以懲治,後人沿用而成為定製。
 
邴吉拒詔救皇孫
漢武帝末年,發生了所謂“巫蠱案件”,邴吉冒着生命危險保住了皇曾孫(漢宣帝)。
 
巫蠱之禍
征和二年(公元前91),丞相公孫賀之子公孫敬聲被人告發為巫蠱咒武帝,與陽石公主有奸,賀父子下獄死,諸邑公主與陽石公主、衛青之子長平侯衛伉皆坐誅。
 
武帝命寵臣江充為使者治巫蠱,江充與太子劉據有隙,便藉機陷害太子,江充心狠手辣,他與案道侯韓說、宦官蘇文等四人,到處發掘木頭人,並且還用燒紅了的鐵器鉗人、烙人,強迫人們招供。不管是誰,只要被江充扣上“詛咒皇帝”的罪名,就不能活命。旬日之內,誅殺數萬人。
 
在這場慘案中,丞相公孫賀一家,還有陽石公主、諸邑公主,長平侯衛伉都被殺了。江充見漢武帝居然可以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下毒手,就更加放心大膽地幹起來。他讓巫師對漢武帝說:“皇宮裡有人詛咒皇上,蠱氣很重,若不把那些木頭人挖出來,皇上的病就好不了。”
 
於是,漢武帝就委派江充帶着一大批人到皇宮裡來發掘桐木人。他們先從跟漢武帝疏遠的後宮開始,一直搜查到衛皇后和太子劉據的住室,屋裡屋外都給掘遍了,都沒找到一塊木頭。
 
為了陷害太子劉據,江充趁別人不注意,把事先準備好的桐木人拿出來,大肆宣揚說:“在太子宮裡挖掘出來的桐木人最多,還發現了太子書寫的帛書,上面寫着詛咒皇上的話。我們應該辦他的死罪。” 
 
最後太子劉據上吊自殺。太子有三子一女,全部因巫蠱之亂而遇害,只留下一位孫子劉詢,又稱劉病已,後為漢宣帝。
 
太子劉據的姬妾中,有位魯國美女史氏,封為良娣,生子劉進,劉進生子劉病已,稱“皇曾孫”。劉病已生下才幾個月,就趕上巫蠱案。太子劉據和他的三個兒子、一個女兒、以及所有姬妾,全部被殺,只剩下幾個月的嬰兒劉病已,被收押在郡邸獄(大鴻肺所轄監獄)。
 
邴吉知道太子劉據冤枉,又可憐嬰兒劉病已身世悲慘,特地挑選性情謹慎忠厚的女犯渭城(今陝西咸陽)人胡組、淮陽(今河南淮陽)人郭征卿,命她們輪流乳養,移住到地勢較高、較於燥的囚房。他每天都親自前往探視,不準虐待劉病已,劉病已因此才得以保全。
 
後元二年(前87 )武帝患病,望氣者說長安監獄有天子氣,武帝十分震恐,詔令:“長安監獄中的所有囚犯,無論定案與否,不管輕罪重罪,一律處死。”郭稚深夜來到郡邸獄執行命令。邴吉拒絕開門,對郭稚說:“天子以好生為最大的德澤,任何一個沒有死罪的人,都不應該妄殺,何況還有陛下的親曾孫呢?” 
 
僵持到天亮,邴吉不肯讓步,郭稚沒能進入監獄,氣沖沖地回到宮中,向武帝控告邴吉阻止執行詔命。
 
這時武帝已突然覺悟,說:“這真是天意 ”於是大赦天下,所有獄中罪犯,一律免死。可是長安所有監獄已經一片伏屍,只有郡邸獄中的囚犯依賴邴吉而得以倖存。邴吉一語,活了許多人。
 
不久,邴吉吩咐郡邸獄守承(監獄長),皇曾孫劉病已不應再留在監獄裡,打算把劉病已和胡組移交給京兆尹,京兆尹不肯接受,胡組只好又把劉病已抱回監獄照看。後來,胡組服刑期滿,要出獄回家。可是劉病己思念奶娘,日夜啼哭。邴吉就個人出錢,雇請胡組留下來繼續養育劉病已。幾個月之後,才讓胡組回家。稍後,宮廷管財務的人報告邴吉:“皇曾孫劉病已的伙食費用,沒有命令發給,無法繼續供應.”邴吉就從自已的傣祿里分出一部分糧食和肉.供給劉病已。
 
劉病已體弱多病,有幾次都差一點病死,邴吉督責養育他的乳母,細心照顧醫藥,才得以痊癒。邴吉覺得劉病已就這樣留在獄中,終究不是辦法。經過仔細調查,打聽到劉病已的祖母史良娣的母親貞君(姓不詳)和良娣的哥哥史恭還在故鄉,就雇了一輛小車,把劉病已送到史家撫養。外曾祖母貞君已經年邁,見到女兒的遺苗孤苦無依,又悲又喜,便打起精神,親自用心撫養。
 
武帝駕崩時,遺詔命將曾孫劉病已交給掖庭令(宮廷事務總管)收養,上報宗正並列入宗室屬籍中,此時皇曾孫劉病已的宗室地位才得到法律上的承認。掖庭令張賀,曾做過太子劉據的賓客,很受倚重,追念舊恩,又哀傷劉病已的身世,對他照顧得十分周到。張賀用自己的錢供劉病己零用、讀書,劉病已發憤好學,勤勉有成。
 
智薦新君穩固國本
漢昭帝元平元年(前74 )四月,昭帝病逝,無子。霍光等大臣迎立昌邑王劉賀(武帝之孫)。劉賀六月即位,飲酒作樂,胡作非為,在位二十七日,被霍光等廢黜。已升任光祿大夫給事中(掌管議論政事)的邴吉,上書給霍光迎立孝武皇帝曾孫劉病已。
 
霍光召集大臣共同商討皇位繼承人選,霍光提名劉病已,群臣自然同意.於是霍光等聯名上奏上官太后:“孝武皇帝的曾孫劉病已,今年十八歲。曾經學過《 詩經》 、《 論語》 、《 孝經》 ,節儉樸實,慈祥仁愛,待人寬厚。可以作為孝昭皇帝(劉弗陵)的繼承人,侍奉祖宗祭廟,相信他會像對待兒女一樣對待人民。我們冒着死罪,呈上奏章。”上官太后下詔批准。
 
同年七月二十五日,劉病已在百官擁戴下即皇帝位,是為宣帝。
 
劉病已經歷九死一生,從一個地位卑微的平民,忽然間龍飛九五,如果沒有邴吉冒險相救和鼎力推薦,在劉病已的苦難人生中,就沒有這一幕喜劇場景。
 
邴吉在推薦劉病已做皇位繼承人的問題上,他清楚地看到,當時所有在位的諸王,沒有一個適合皇嗣人選。這些在蜜罐中泡大的金枝玉葉,都有令人不齒的醜行。一朝經蛇咬,十年怕並繩。如果再遇上一個昌邑王劉賀那樣的不肖之徒,事情就更麻煩了。所以,霍光才愉快地接受了邴吉的建議。
 
功高不伐恩不圖報
邴吉為人敦厚,從不誇耀自己。即使劉詢登上皇帝寶座,邴吉也從未提過救助保護劉病已的事,以致朝廷大臣中沒有人知道他的傳奇功勞。
 
元康二年(前64 ) ,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有位宮婢則上書說撫育過皇帝,說邴吉全都知情。宣帝把上書交給掖庭令查辦,掖庭令帶着“則”,一起到御史府晉見邴吉,請他作證。邴吉還認識“則”,對她說:“你因為撫育皇曾孫不盡心,還被我處罰過呢,你有什麼功勞?只有渭城人胡組、淮陽人郭征卿才真正有恩於皇上。” 於是,掖庭令和邴吉分別奏報胡組等當年養育宣帝的情況。
 
宣帝聞報,十分驚喜,下詔尋訪胡組和郭征卿。二人早已去世,子孫尚在,都受到重賞。赦免宮婢“則”的刑罰,恢復平民身份,賞賜十萬錢。
 
宣帝親自查問往事,才知道邴吉對自己有救命和撫養大恩,而他卻他從未向任何人提及。對邴吉有功不自誇、施恩不圖報的美德,宣帝非常欽敬。
 
元康三年(前63 ),宣帝下詔給丞相魏相,封邴吉為博陽侯,食邑一千三百戶。就在要封邴吉時,他患了重病,宣帝擔心邴吉一病不起。太子太傅夏侯勝安慰宣帝說:“他不會死。我聽說有陰德的人,一定會享受施恩的樂趣,報答還會延及子孫。如今邴吉雖然病勢嚴重,但沒有得到報答,他患的不是要命的病。”後來邴吉的病果然痊癒了。
 
邴吉上書堅決推辭宣帝對他的封賜,說自己不應當以曾撫養皇上的空名接受賞賜。宣帝答覆他說:“我封賞您,並不是你僅有撫養我的空名,你確實有救助我的功績,而你上書要交還博陽侯印,雖然體現了你施恩不圖報的心意,卻會讓人誤會我知恩不報,務必接受我對你的封賞。現在天下太平,希望你專心養精怡神,少考慮些間題,看醫生吃藥,儘快恢復健康。”五年之後邴吉代魏相為丞相。
 
邴吉救護、撫養宣帝,後來又擁立他登上帝位,但他功高不傲,施恩不求報,沒有把它當作撈取權勢的政治資本。邴吉不僅自己生榮死哀,子孫也得享富貴。有功不自誇而人誇,施恩不圖報而獲報,這既是中國傳統的美德。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